018 嗣子

从黄三针的住所出来,王妧看到有个女子坐在对街一户人家后门的石级上吃着零嘴、有意无意地向她看来。她打量了那女子一眼,随后便上了马车。

马车上,王妧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赵玄身边的那个手下名叫谢希,她身后的这处宅邸也归一个名叫谢希的人所有,这两个谢希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黄三针调查得知,毒药中含有一味只有在南沼才能采到的名叫凤尾的毒草,其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果然不是什么有用的线索,王妧暗下决定,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登黄三针的门。至于王姗的病,黄三针没有多说,王妧只能说服自己,执着于此毫无意义。

回到行宫,碧螺已提着灯笼等候在东苑的垂花门下。接了王妧往清风阁走,一路她絮絮说起,她在行宫的马场结识了一对驯马的夫妇。

“小时候我也学过,后来进了丞相府,出入便靠两条腿。今天我才记起来,骑马是这样畅快。”

王妧看着她的笑脸,觉得她们一路穿过的树石园景也显得不那么阴冷了。回到清风阁,入目一片灯火通明,她唇角微动,伸出手来,轻轻推门而入。

…………………………………………

燕国公白天无事不会留在府里,王妧今天回国公府的目的也不是见燕国公。

国公府的总管名叫朱贤,他的父亲也曾跟随王妧的祖父出生入死。自从江氏过世,燕国公就把管家的权力交到朱贤手上,足见他对朱贤的信任。

“贤叔。”王妧来到花厅,果然见到了正在处理事务的朱贤。

朱贤放下手中的簿册,站起身绕过桌案。他留着两撇八字胡,笑起来抖了一抖。

“姑娘,总算肯回来了?”

王妧轻轻摇了摇头。

朱贤脸上有一瞬的失落,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他招呼王妧到一旁的对椅,分别坐下,才又开口:“可是在外边遇到了什么麻烦?”

“没事。”王妧轻轻呼了一口气,“我想去瑞安长公主的赏花宴。”

朱贤有些惊讶,这不像是王妧会做的事。他斟酌着说:“长公主府几天前送了请帖来,可是,我们国公府不宜和长公主府私交过密,这种宴请一般都是推了的。”

“我就去这一次。”王妧说道。燕国公有他的考量,她会尽力保持两府之间的关系不变。

“姑娘误会了,我刚才说的,只是想让姑娘知道两家的关系。姑娘想做什么,我怎么敢置喙。”朱贤忙说。

王妧知道他一向恪尽职守,所以听到他话里有几分“见外”的意味,她也没有介怀。

话虽如此,朱贤却显得忧心忡忡。很多安排好的事因为王姗的去世而起了变化,燕国公却不让王妧接手去做。难道住在西厢的那个毛头小子会是比王妧更好的人选吗?

“有件事,姑娘应当知道。”朱贤脸色凝重,“国公爷准备从王家宗族里过继一个嗣子,虽然事情还没有定下,但是国公爷已经让那个人住进府里了。”

见王妧神色如常,朱贤继续说道:“姑娘要不要见一见他?”

“不。”王妧拒绝道。

当夜,王妧便留在府里。等明日一早,再去长公主府。

她的住处仍像她离开前那样整洁。丫环们来了又走,不变的只有她一直是这个住所的主人。现在连她也变了。

“啊!这个杯子真有趣!”无咎所指的是正屋桌上一套玲珑瓷茶具。

王妧拿起一只茶杯,她的手指与杯子上半透明的孔洞相映生辉。以前她喜好这些,搜罗了不少。

“它让我想起了我以前最喜欢的一个酒壶。我走哪儿都带着它。”无咎开始自说自话,“后来,有一次我用它喝了很多酒,然后做了一件非常坏的事。再后来,我就把它扔了。坏事总会让人记得更久。”

沉默片刻,他像是才回过神来:“咦?我刚才想说什么?对了,我扔掉那个酒壶,从那以后,滴酒不沾。”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妧忽然反问了一句,她感觉无咎想告诉她些什么,如果不这样直截了当地问他,他还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说到重点上。

“你真是一点也不懂得交谈的乐趣。”无咎啧声说道。

丫环沉香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打断了他们。

“四公子听说姑娘回府了,想来看看姑娘。奴婢请他在花厅稍候,姑娘要见他吗?”

王妧略一思索,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那个同宗兄弟?”

沉香答是。

王妧原本就不想见对方,刚要吩咐沉香把人打发走,却听到无咎的声音。

“你先下去等着。”王妧的决心被无咎动摇了,她让沉香先离开。

“我为什么要见他?你告诉我那个酒壶的事,不是想让我放下过去的生活?”王妧说着,微恼地走进左手边的开间,侧身在圆桌边的鼓凳上坐下,“你不知道,既然我爹已经决定过继嗣子,无论那个人是谁,我的存在只会让事情变得尴尬。”

无咎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难道不是吗?”王妧又站了起来,显得心绪不平。

“我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些事,但我知道你有多少个夜里没睡好,整夜在数床沿的流苏。上次,你累得在马车上睡着了,上上次,你因为那个叫流云的女人说了几句话,就发脾气,还有,拿刀子突袭你身边那个叫六安的,如果他反应慢一点你们俩至少有一个要见血。”

王妧没有说话,但她脸上的表情并不如她预想的镇定自若。

“你心里郁结太多事了,把它们置之不理可不代表你放下了。你心里的坎,走不过去,它就永远在那里。”

王妧闭上双眼,呼吸间并不平稳。

“你会活得比你想象的长久,你信吗?”无咎等她终于睁开眼睛才说,“我是不会看错的。”

王妧轻哼,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你现在还在借用我的眼睛,别得意忘形了。”

无咎咕哝应了一声:“等等,你要去哪?”

“去见那个你说非见不可的人。”

“这就对了。”

“闭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