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纪瀚奕!你疯了吗!

“刺啦……”衣料被粗鲁的撕开。

苏澜只觉得腿上一凉,感觉到不对劲。

纪瀚奕整个人都朝着她扑去,她心里一惊,猛一下推开了他。

“纪瀚奕!你疯了吗!”

“你不是想要试试多大吗?怎么?怕了?”

他冷厉的语气,嘲讽的表情,像一把利剑刺入她的心里,麻利无情!

苏澜嗤笑了一声,颤抖的手下意识的诉说着她内心的害怕,还是忍俊不禁的搭在了他的脖颈处,妩媚至极的贴近他的耳畔,轻言细语。

“怕?我只在在想,等会你用情至深的时候,是喊我苏澜的名字,还是苏樱?”

她看着她额头上爆起的青筋,觉得自己今天可真了不起,还把着万年冰块脸给惹怒了。

不过她也不觉得奇怪,每次只要是有关苏樱的问题,他都会这样,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

苏樱,是温柔有教养的淑女,怎么会说出这么粗鄙的字眼?

纪瀚奕对她满眼的嫌弃和憎恶,立马将她挽在他脖颈的手擒住,死死拽了下来。

“你给我闭嘴!苏澜!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他眸子一禀,冷冽至极。

身份?

好一个身份,就是这个纪家少奶奶的身份,囚禁着她几乎就要埋没了她!

“呵……”

苏澜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微笑,“纪先生,麻烦你说这句话的之前先看看你自己。”

幽暗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大手瞬间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眸中的恨意好似下一秒要把她掐死!

“不要顶着和苏樱一样的脸在外面勾引男人,苏澜,你真让人觉得恶心!”

他的话如寒冬里一桶冷水从头而降,将她整个人都冻住,冷彻心扉!

紧接着他嫌弃的甩开了她,头也不回的迈开步子离开了厕所。

回到了别墅里,已经是凌晨。

苏澜打开了门,是依旧平常的漆黑。

却在下一秒,从沙发上点起的一丝光亮让她感觉到了害怕!

她猛的打开了灯,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纪瀚奕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你怎么会来?”

说完她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的对自己的嘲讽的话是什么。

“别忘了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我回趟家很稀奇?”他冰块般的表情,却带着几分戏虐的语气。

家?

结婚几年来,他从不踏进这座房子,莫不是因为酒吧的事情……

苏澜还有些忌惮,站在门口,不敢轻举妄动,门依旧打开着,微笑着,“纪总,需要我替你联系司机吗?”

“这么急着我走,你忘了你该做的本分?”

他的话让苏澜一头雾水,只觉得他嘲讽的话语下却深不可测。

“我的本分?”她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反问着,眼眸机灵的一转,接着说道:“那我就不打扰纪总在这好好休息了,我看还需要去打电话给那个女学生过来伺候你。”

他嘴角却噙着一抹莫名的笑,但狭长的眸里是骇人的光。

苏澜拿起包,准备从沙发边绕过上楼,纪瀚奕却突然起身朝着她逼近!

她心中有些慌乱,却故作镇定的假装没事。

他一手抓住了苏澜的手腕,就将她往沙发里一带。

苏澜被他这猛的一下,惊慌的跌入沙发,他顺势压了下来。

纪瀚奕低下头望着苏澜,语气淡然:“想逃?”

她不出声,他又道:“是不是该算清楚今晚的账?”

纪瀚奕的语气始终淡定漠然,但他低沉的声音却让人不寒而栗。

苏澜皱了皱眉,望着他那张微微上扬,一抹浅浅的弧度的薄唇,接着再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他低下头,冰冷的唇瓣紧贴着她的唇,丝丝寒意。

他的呼吸中充斥着酒精味,霸道强势的吻,深深地吮吸着她,好似要把她吞没掉!

苏澜想推开,她越是抗拒,他越是逼近!丝毫不给她退路。

三年,这是第一次他毫无理性的举动,那一举一动中宣泄着他这三年的隐忍和愤怒。

苏澜感到了害怕,十分的抗拒,但他的举动却不曾停下。

她鼓足勇气,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唇,咫尺的距离,能感受到他因疼痛蹙起了眉,紧接着嘴里蔓延开的血腥味。

他猩红冷冽的眼眸带着一丝冷怒地看着她,凉薄的唇慢慢的离开。

“怎么?我弄得你很不爽?你不是在酒吧这么急不可耐,现在装矜持会不会太晚?”

纪瀚奕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如一支利箭直撮她的敏感部位。

他的举动是她根本没有想到的!让她浑身一怔。

苏澜稍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会有如此轻浮的举动!

纪瀚奕故意一抹讥笑,他的手指动了动,毫不留情的嘲讽道:“都湿了,真是贱,这么想要?”

苏澜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脸上的表情始终温文尔雅的笑着,没有丝毫的改变。

她用力咬了咬牙,故作轻松的道:“纪总是不是忘了?”

“恩?”

“还不如一根火腿肠,有什么值得我想的?”

话刚落下,她的脸颊已经开始泛红。

面前的男人却因为这句,瞬间被点燃,怒起。

他腾出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脖颈,让她喘不过气,冷声道:“苏澜,你放心,我会好好满足你,好好看清楚我是不是火腿肠!”

下一秒,他放开了手,顺流而下,撕开了她胸膛的衣服,雪白的肌肤显露了出来。

苏澜还没有反应过来,纪瀚奕如一只恶狼般,扑了上来,埋头一口咬了下去,疼得她忍不住的呻吟了声,接着在她身上索取了个遍。

他用他的舌尖不停的挑拨着她内心的欲望,撩人不已。

苏澜差一点沦陷进这吃人的温柔乡里,瞬间清醒了起来,用力的推开了他,假装淡定的说道:“纪总,你不如早点回去了,说不定还有人等着你呢。”

他暗幽的眸子里有一团火,看着面前似她的脸庞,一直隐忍着什么。

苏澜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纪瀚奕立马擒住了她的腰,不再有任何前戏,直接分开了她的腿进去。

“纪瀚奕!”苏澜咬牙大喊着,他却不管不顾,加快了速度,疼得她眼角逼出了热泪。

“我是苏澜,不是苏樱!”她最后喊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她以为这样能让他停止下来,结果换来的是无休止的动作!更粗鲁了几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