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齐王(九)

还没走出东市,王妧发现六安已经跟上了她的脚步。

“你都听到了?”王妧问。六安知道她问的是她和赵玄的对话,遂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我之所以帮齐王,是因为他不该死。”这是她第一次向六安解释她的做法,她觉得她也许不该像赵玄那样践踏身边人的心。

六安听了,好半天才轻轻动了动嘴角。他垂首道:“可惜他并不知道。”

此时天色尚早。

赵玄说林菁不是他的人,他既已表明了四个丫环和他自己的身份,没有什么理由要在林菁的身份上欺骗她。但即便如此,王妧依然打算按照原来的计划,去见一见林菁。

一路走回齐王府,费了不少时间。齐王出门去了,王妧猜也猜得到他去了哪里。

取了马车前往永平侯府,王妧终于找到一点空隙时间闭目养神,有个念头不知怎的萦上她心间。当时在颖江上,王姗最终连同她所在的游船被一把火烧成灰烬。王妧想着,将来她死了,也要烧成灰才好。

这样胡思乱想着,她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声哭喊吵醒。掀开车帘,王妧发现马车正停在永平侯府的侧门边上。而啼哭吵闹的人是个衣着素朴的女子,齐王不知所措地站在她面前,任由女子拉扯他的衣摆。

齐王看见王妧,眼中一亮,随即又无奈地垮下肩膀,等着王妧走上前去。

“她是菁儿的丫环。”齐王说道,他一脸的懊恼,丫环小荷抽抽噎噎的样子更令他心焦不已,又说,“菁儿担心本王,今天病情又加重了,本王担心她撑不到皇上改变心意的时候了。你现在帮本王想个法子,只要能让菁儿在最短的时间内嫁给本王,本王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齐王一叶障目,真的是什么也不顾了。

王妧想到六安所说,齐王并不知道她想让他看清楚潜伏在他身边的危险,他只是一厢情愿地亲信那些想谋害他的人。

“你身边的四个丫环,包括可人在内,都是宫中端王的人。如果将来发现林菁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样清白无辜,你现在仍想和她成亲吗?”王妧语气平静。齐王想争辩,王妧却已经从他的神情看出了他的想法。

她阻止他开口,继续说道:“你去向永平侯言明,想求娶林菁,如果他不愿意,你就告诉他,端王也到了成亲的年纪,很快就会在京中闺秀里择选一位端王妃。”

齐王并不十分明了:“这样就成了?”

“永平侯也可能随便把女儿嫁给别人,你肯吗?”

“当然不肯。”

“是啊,你就摆出齐王府要和永平侯府结仇的姿态来,就成了。”

齐王恍然道:“侯爷同意,皇上就没有理由拒绝本王了!”

王妧点点头,转身便对六安说:“我累了,回去吧。”

齐王仍在原地,柔声安慰小荷。谁都没有注意到,小荷把头低低垂着,眼神却像尖钩似得紧紧盯着王妧离开的背影。

三天后,王妧收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齐王终于得偿所愿,系统也把这次的任务归为成功的一次。

无咎在这三天中念叨了她无数次“不可懈怠”,王妧一声不吭,找来六安没日没夜地练习木刀招式。

期间,碧螺进了两次城,第一次回来时抑制不住欣喜地告诉王妧,刘丞相告老还乡,刘大公子在镇察司大牢中候审!隔天她去了城中长寿坊的菩提寺里烧香,还给王妧和六安各求了一道平安符。

“闷都要闷死我了。”无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咱们今天去哪儿?”

王妧要去黄三针处拿毒药的来历,可以说那是她拿三十天的寿命换来的,就算赵玄的身份已经揭开,她也要去做个了结。

长街上人潮熙攘,王妧探帘看去,上百个家丁打扮的男子排成两列,他们各抱着一个栽种着几枝花苞的花盆往北面走去。行人指点议论,拥着队伍前行,正好挡住了王妧的去路。

一个身穿深色短褐的精瘦男子走在长队的一侧,王妧看时,那人正好回过头来呼喝落在后面的家丁。

王妧焦急地掀开门帘,探出半个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短褐男子。

六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那人。

“那天在游船上,我见过他。”如果是不相干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围观者不仅有漫步的路人,也有车马小轿,他们边走边猜,那是谁家的阵仗。王妧的马车追随其后并不显眼。

进了北面太平坊,人群涌进坊间长街。占了大半条街的长公主府在望,王妧下了马车,静静地看着那个人指挥着家丁进了长公主府的侧门。

“是巧合吗?”王妧自言自语。瑞安长公主,王太后唯一嫡出的女儿,和王妧手里复仇的线索产生了关联。

王妧不由得握紧了拳头。难道燕国公是因为这一点才劝她放弃报仇?

“妧表姐?”

王妧忽听见有人在叫她,而且只有一个人会这么称呼她。她侧身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那是江家舅舅最小的女儿,江玉。

“许多日子未见,妧表姐似乎又长高了呢。”江玉步履轻快地向她走来。她虽比王妧小了两个月,却长得比王妧高挑,每次两人单独相见,江玉总拿这一点来说事。

王妧待她并不亲热,江玉却毫不在意。她自顾自说道:“天凉了,赏好花的地方也少了,瑞安长公主可真厉害,在这种时节开一个这么大的赏花宴。”

王妧知道江玉所言的意图。王姗在时,江玉也如此向王姗讨要她中意的宴席请帖。

换了平时,王妧可能不去理会江玉,可今天不一样。

“赏花宴的请帖,要怎么弄到?”

江玉见王妧没有冷脸拒绝她,像得到了意外之喜,她忙说道:“这次赏花宴十分盛大,几乎所有公爵侯府都受邀了,三品以上官员和他们的家眷也都可以参加。”

“江家也得了请帖,你还需要我帮忙?”

江玉把眉头皱了,忿忿不平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祖父不去赴的宴,哪里许我们去?你不会因为我祖父不许,就不帮我了吧?”

“你的麻烦你自己解决。”王妧神色未改,不过她又补充了一句,“宴会那天,来国公府找我。”

“后天!说定了!”江玉雀跃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