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笑的比哭难看

秦峰冷冷的看着牛哥,身形未动,轻轻抬手扣住牛哥的手腕,双眼微眯:“刚才,你就是用这只手碰我妹妹的吧?”

秦峰的声音,在牛哥的耳中,已经不能算是人声了,仿佛是地狱恶魔传来的声音,震颤着他的心灵。

而牛哥带来的一众小弟,浑身瘫软的看着宛如魔王一般的秦峰,大气都不敢出。

“咔……”

下一秒,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牛哥的手臂被秦峰硬生生拧断,骨刺刺穿皮肤,鲜血滴落。

叮当……

短刀掉落在地面,令在场所有人内心一颤。

秦枫俯瞰躺在地上惨叫的牛哥,向前迈出一步。

“秦峰哥,还是算了吧!”张沁熙有些害怕,牛哥是什么身份,她是知道的,在这冰城中,也算是一名狠角色,要不然,寻常人也开不起来那么大的借贷公司,惹了他们,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能算了!他欺负谁都行,就是不能欺负你!”

秦峰的双眼散发着滔天的寒意,就连这房间内的温度,瞬间都因此而骤降了一些。

此时,秦峰的思想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很是玄妙的境地,他的心中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有的,就是好好折磨一下这个牛哥!

秦峰这次回来,已经没有亲人了!

曾几何时,能够支撑秦峰的,就是他的前女友李芳芳了,可是,现如今连李芳芳都背叛了自己。

大千世界中,能够算得上自己亲人的,也就只有张沁熙了!

张沁熙,是张柱的妹妹,更是他秦峰的妹妹!

谁欺负她,不死也得给我脱层皮!

哪怕之前范文和李芳芳那对狗男女践踏他的尊严,秦峰都没有如此的愤怒,但想要践踏自己妹妹的尊严,那就不行!

践踏之前,要先问问自己的拳头允许不允许!

“哥,我怕。”

正是张沁熙的这一句话,令秦峰的眼神恢复了些许的清明,与此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

牛哥的眼珠转了转,他何尝看不出来张沁熙在秦峰心中的地位?立马开口道:“张沁熙,对不起,我错了,你求求你哥哥放过我,只要你哥哥肯放过我,你欠我的钱,愿意拖到什么时候,就拖到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再骚扰你,怎么样?”

“你说真的?”

“真的,我发誓!只要你们今天放过我,那笔钱不还了都行!”

牛哥都快哭出来了,他是爱钱不假,但是,那是在他有命花的前提下。

“秦峰哥……”

“呼!”秦峰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你欠他钱?”

“嗯!”张沁熙点点头。

“欠了多少?”

“之前为了给我父亲动手术,借了他们公司二十五万,手术的费用实在太贵了,我哥哥汇给我们的钱,都交了手术费也不够,我迫不得已,只好找借贷公司,可是谁知道,这才过去了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涨到了三十万。”

秦峰瞥了牛哥一眼,“是这样吗?”

“大哥……什么钱不钱的,不重要,不用还了,只要您放过我。”

秦峰拉开了行李袋,里面那一片耀眼的红色,令人炫目。

他掏出了两万,放入自己的口袋中,跟着,便将行李袋扔在了牛哥的身上,“今天你们受的伤,完全是因为你们自作孽的结果,怨不得别人!我们兄妹不是欠钱不还的无赖,欠你们的钱,还给你们了!里面刚好有三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数钱吧!”

秦峰的面色有些怪异,因为,这三十万,是张柱的丧葬费!

另外那两万,是他这五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钱。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动这三十万的,可是,他离开所属驻地,并不是通过正常的手续,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退伍补偿。

牛哥深深的看了秦峰一眼,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数钱?老子一只手的手指都被你掰断了,还怎么数钱?用脚趾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生命很美好,他还想继续活下去。

“不用数,不用数!大哥您说笑了!”牛哥对着一众已经看傻了的马仔咆哮道:“还他么等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扶着老子走?”

“啊?啊!对对对!”

众马仔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牛哥和那一袋子钱,慌张逃跑。

看那样子就知道,他们深怕自己跑的慢了,秦峰再改变主意。

众人走后,张沁熙恭敬的对着秦峰说道:“秦峰哥,谢谢你!”

秦峰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张沁熙应该感谢自己什么,他只是用张柱的丧葬费,帮他的妹妹还了高利贷,仅此而已。

可是,张沁熙明显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秦峰。

“秦峰哥!”

“嗯?”

“我哥哥他……还好吧?”

张沁熙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毫不留情的插在了秦峰的心口之上。

秦峰试着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你父亲接受手术,怎么样?他现在还好吗?”

之前,秦峰也有听说过,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他还不信,现在,他信了。

张沁熙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秦峰哥,你为什么要转移话题?是不是我哥哥他出了什么事情?”

说着,张沁熙那双会说话的灵动大眼睛,就湿润了起来,看那样子,似乎随时都可能大哭一场。

秦峰连忙说道:“没,你哥哥很好。”

“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

“那她这个月为什么没有按照我们的约定,给我打电话?”

“因为,他去执行任务了,在非洲,你知道的,那里没有信号。”

迫不得已,秦峰只能信口雌黄,他实在是不想让眼前的这个女孩,再伤心难过了。

“哈哈!太好了!”

到底是年轻天真的姑娘,听到秦峰的话,张沁熙终于又再次笑了起来。

和之前礼貌性的微笑不同,这一次,她笑得如释重负,笑得洒脱。

“对了,秦峰哥,你这次是休了探亲假回冰城的吧?等你回到驻地,见到我哥哥以后,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家里的事情哦,好不好?”

秦峰神色一怔,一时忘了回应。

“秦峰哥,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哥哥家里的事情,我不想让他担心,如果他问起,你就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

秦峰茫然的点了点头,“好!”

“嗯嗯,秦峰哥最好了!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当然,秦峰哥骗谁都不会骗你。”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秦峰咧开嘴角,强行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知道,他现在一定笑的比哭都难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