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齐王(八)

四个丫环尽数退下,屋子里只剩下王妧与他二人。

他一扫烦躁,在隔着王妧一只茶几的位置坐下:“终于可以和你好好说说话了。”

“镇察司的人没把你怎么样?”王妧屏气凝神,齐王说皇上让镇察司去查下毒的事,想来已经查到他头上了。

“他们怎么敢呢。”他笑了笑,单手支在茶几上,“你呢?知道我是谁了吗?”

王妧看着他,摇了摇头。

他脸上的笑意僵住了,说出的话酝酿着怒气:“你就只在意赵鲽那个小子,我真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时,已经换上了轻松的语调。

“不过,我原谅你。听好了,我是当今端王赵玄,你未来的夫婿。”他说完把眉一挑,等着看王妧的反应。

“端王?”王妧语气中满是不信,“我倒是听说,宫中那位端王可不能随意出宫。”更准确的说法是,端王被软禁在宫中。

赵玄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是啊,不过,过几天我就不是端王了。”一枚玉佩被他从腰间摘下,白玉雕成龙蟠祥云的纹样,中间镂刻着一个“玄”字。

他拿着玉佩在王妧面前晃了晃,让她想起皇上也有一个相似的。赵玄的身份昭然若揭。

“你是端王。”王妧并不十分震惊,“那你就更不可能是谁的未婚夫婿了。”端王夺位不成,传闻还有疯癫的癔症,京中有女儿的勋贵之家避之唯恐不及。

赵玄啧声摇头道:“你知道,你和她长得很像。”

他突然提起王姗,王妧的脸色沉了下来。

“她死了也好,这个世上就没有人可以得到她了。”他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我也要离开京城了,但在那之前,让皇兄给你我赐婚也不是难事。”

“我想,你恐怕弄错了一件事。”王妧神色冷淡得似乎在说别人的事,“皇上或许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不得不放你离开京城,你手下那些人,也个个对你言听计从。但是我,绝对不会因为顾全大局之类的狗屁理由而对你俯首。”

然而,她的言语用词还是泄露出她内心的愤怒。

赵玄忽然收敛了笑容,他换成双手托腮的姿势,定定地看着王妧,仿佛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赵鲽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你这样帮他?”

王妧不解为何赵玄突然改变了话题,她甚至不确定刚才他是否只是在扰乱她的思绪。

“我不帮他,他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她反问道。赵玄和齐王到底有什么恩怨?

“你想让我收手?”

王妧看到他坐正了姿势,显出他在认真考虑的样子。

她即使没有开口,赵玄也知道她的回答是什么,然而,事情并不是他收手了就能得到解决的。

“行,我可以收手,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赵玄侧过脸来看她,“你也不许再管他。”

王妧细想了想,她到现在还无法确定一件事:“永平侯外室所生之女,也是你安排的?”如果赵玄所说的收手,并不包括让林菁收手呢?

“什么永平侯的外室女,我见都没见过。”赵玄说着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更别说安排她去做什么了。”

“如果她真的不是你的人,我就不再插手齐王的事。”王妧所说的重点在林菁身上。

赵玄颇满意地点点头。

王妧也站起身,她本没预料到陷害齐王的人会这么轻易收手,不过,既然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她也不会和对方过不去。

“希望你遵守承诺,放过齐王。”她已准备抽身离开。

赵玄却“呵呵”地笑起来:“别急,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那个蠢货。我有更好玩的事要和你说。”

王妧皱了皱眉,赵玄对待齐王的态度可谓是毫不在意。

“咱们一起干掉周充怎么样?”赵玄眼里闪着莫名晦暗的光芒,“每次看到他那张脸,我就想把他……”

他停下话头,慢慢向她走近:“镇国公府当初落难的时候,燕国公府是第一个落井下石的。他现在忙着在皇上面前卖弄,等到他站稳脚跟,燕国公府绝对会落得一个比镇国公府更惨烈百倍的下场。”

“你想谈燕国公府的前程命运,应该去找我爹才是。”王妧不多分辩,“那是我爹和镇国公的恩怨。”

赵玄愣了愣,费了些功夫才明白过来。眼前那张和王姗相似的脸,却掩盖着一颗不同的心。

他忽然觉得意兴阑珊,回到位置上坐下。

“罢了,你走吧。”

王妧令他捉摸不透,他的反应也同样让王妧感到费解。

下了楼,王妧在院子里四处转了转,并没有人出来阻拦她。只是,等她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撞见了昨天跟着赵玄的那个男子。他见了王妧也是一脸意外。

“姑娘怎么会在这?”对方先开口问道。

“端王请我来此。”王妧奇怪他竟不知道。

他若有所思,一会儿才惊觉他这样拦着人又不说话并不合适,忙道:“小人谢希,敢问,公子找姑娘来,所为何事?”

王妧听他这么问,不禁对他的身份产生了疑惑。赵玄确实对他的身边的人毫不留情,包括对待眼前的这个名叫谢希的男子,但谢希对赵玄却并不如那四个丫环般恭敬,他的言行中似乎带着看管赵玄的意味。赵玄为什么要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

可她并不打算多管闲事,便说:“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他。”

谢希目送王妧走出院子,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沉思,随后有个小厮跑过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他听完,快步往赵玄所在的二楼赶去。

屋中一地狼藉。赵玄坐在一堆碎瓷片旁边,他右手拿着一块沾了猩红的雪白瓷片,左臂一片鲜血淋漓。他对谢希视而不见,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遐思里。

“我好难过,又好开心。”

“因为刚才那位姑娘?”

赵玄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自顾问道:“我能带她走吗?”

谢希没有犹豫地否定了:“不能。”

“我会让我义父杀了你的。”

谢希无动于衷地看着赵玄。仆从领着大夫进来。等他们扶赵玄坐回椅子上,大夫便开始处理赵玄手上的伤口。

屋中再不闻人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