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玉清真人

可是一直到苏倾嗓子都喊哑了,郎京墨也没有再次出现。

郎京墨自己反应过来时,已经是日落黄昏,他想到苏倾的特殊体质,犹豫片刻后还是折了回去。

折回去后,正好见一仙风道骨的老头,看上去是个道士,将苏倾救了下来。

“师父,您再来迟点,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徒儿我了。”苏倾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撇嘴吐槽。

这仙风道骨的老头,就是她的师父。

她五岁被父母抛弃后,幸好玉清真人路过救了她,之后便是玉清真人独自抚养她长大……

她和玉清真人,名为师徒,却更甚父女。

“我哪知道你及笄后第一单生意就能把自己弄成这样?能找到你就不错了!”玉清真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我哪想得到啊!”苏倾撇了撇嘴,“小命都差点没了,也真是倒霉。”

玉清真人摸着自己的白胡须,安抚道:“好了好了,我们先回客栈吧。”

他带着苏倾一直都是四海为家,每隔一两月,就会去一个下一个地方,现在是在陈阳县的一家小客栈暂住。

在回去的路上,苏倾顺带将今日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

“你可能真是误会人家了……”玉清真人听完,沉默了良久。

“啊?”苏倾一脸困惑。

玉清真人缓缓解释道:“请上仙请来的不是上仙,就是精怪,而吸收日月精华化为人形的称为精怪,杀生吸收人类精气化为人形的称为妖怪,两者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都怪您以前没给我讲过这些,才造成了今日的误会。”苏倾撇了撇嘴,自己还真误会人家了?

“那个狼精也够小气的,就这样就把我绑在树上自己走了,真是可恶!”

玉清真人扯了扯嘴角,“要我说人家已经算是大气的了,你自己对人家倒打一耙,还说人家小气。”

这要不是他徒儿,他都懒得管!

苏倾闻言腮帮子顿时鼓起老高,“师父!您到底是哪边的啊!我可是您的亲亲徒弟,可您竟然帮一个精怪说话!”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态度是差了些,可她面子上就是过不去嘛!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说正经的。”玉清真人颇为无奈,他若是再纠结,那今晚怕是都没得安宁了。

这个徒弟说磨人是真磨人,但这些年来,也让他的平淡的生活多了一抹鲜活的色彩。

“那对猪妖姐妹花提到的主人,大概就是狼精口中对灾魅瞳求之不得的人。”

“这样看来的话,咱们得更加小心些。”

苏倾闻言满脸不以为然,“无所谓,谁想要就尽管来取好了,我双手扣下送给他们。”

若不是因为灾魅瞳,她也不至于从小被爹娘抛弃,虽然也因此认识了师父,可也无法阻止她对灾魅瞳的厌恶与痛恨。

“要真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就好了!”玉清真人恨铁不成钢,但他更多的是心疼。

他知道,苏倾只是将自己这十几年的遭遇都怪在了灾魅瞳上。

“这些年我带你云游四海,也是想四处打听关于灾魅瞳的一切,早在你八岁的时候我就打听到了一件关于它的事,不过当时你太小了,便没有先告诉你。”玉清真人顿了顿就继续说了起来。

“过几个月你也要及笄了,也是时候告诉你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