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说话不算数

郎京墨:“……”

“你连精怪与妖怪都分不清楚?”

他的语气有一丝震惊。

“精怪和妖怪不都是一样的吗?”苏倾撇了撇嘴,神情还略有不屑。

郎京墨:“……”他再次无语。

“妖怪和精怪的区别都不知道?灾魅瞳选人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呵呵……”

“看招!”

就这会儿的功夫,苏倾成功挣脱郎京墨的束缚,再次朝他出手。

好在郎京墨的反应是极快,迅速躲开了苏倾的攻击。

而苏倾这一举,也彻底惹怒了他!

……

“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苏倾就被郎京墨直接拎了起来,随即被绑在了一棵树上。

“问你什么,你答什么。”郎京墨冷硬道,他本来是想好好说话的,可苏倾明显不会好好说话,动不动就动手。

苏倾依然很有骨气,她倔强地偏过了头,表示反抗。

她就不说!

“不说的话,那我走了。”话落,郎京墨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就走。

“等等!”见郎京墨真要走了,苏倾顿时就急了。

她一个人留在森林深处,还失去了活动能力,若有别的妖怪来,那就只能任妖宰割了!

“想清楚了?”郎京墨转过身来,似笑非笑。

苏倾点了点头。

答就答呗,反正也不会少块肉,好汉不吃眼前亏!

“那就先说说你手上那个手镯是哪来的?”郎京墨随口问道,只是看这手镯是不凡之物,不是寻常人能得到的,故有此一问。

“不知道,是我师父给的。”苏倾当下以为自己的手镯被惦念了,便下意识想摸下自己的手镯,才想起自己现在被绑着呢,也摸不到。

郎京墨挑了挑眉,并未发觉面前女人的小动作,继续问道:“你的灾魅瞳是先天带的?”

“不然呢?还能后得不成?”苏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不知道,不代表不能。”郎京墨神情一冷,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

苏倾却嗤笑一声,“若不是天生的,谁没事要这晦气的东西?”

“你觉得它晦气,有些人却求之不得。”郎京墨淡淡道。

“谁要就拿走呗,反正我也不稀罕。”程安槿撇了撇嘴,她因这东西不知遭了多少罪,就连爹娘都觉得自己是不祥的人,五岁就将自己弃于山野了。

郎京墨:“……”

他忍不住再打量了苏倾一眼,只是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智障似的。

“你以为,就是单纯地拿走这么简单吗?”

就苏倾这个态度,他本是不屑于理会这样的人的,可想到自己母亲的遭遇,还是强忍着厌恶之情提醒了一句。

不过,怎么灾魅瞳这一次的宿主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能有多复杂?你是不是也想要?你要你也拿走吧!做个瞎子总比天天被不是人的东西惦记好。”苏倾却丝毫没有领情,她想到自己从小因灾魅瞳遭受的不幸,语气很是恶劣。

郎京墨:“……”

这女人竟如此不识好歹?他的耐心顿时消耗殆尽。

意念一动,竟直接凭空消失在了这片森林中。

怎么回事?

人呢?

“喂!”

“喂喂?”

郎京墨忽然消失不见,苏倾顿时就急了,开始对着空气喊道:“我不是都回答了吗?你倒是先给我松绑了再走啊!你这妖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万一等会儿再来个妖怪,她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