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为难

这个黎复,以前是陈府的一个下人,叫阿福,在一次采买的途中,碰到了黎兑的爹,也就是现在黎派的掌门人黎涣,那个时候黎涣初来镇上,遇到了小偷,被偷去了钱包,这阿福好心提醒了他,他才寻回了钱包,又一路跟着黎复顺利找到了目的地。

两人一路上闲聊,黎涣知道了黎复的身世,上有两位老人,身体都不怎么好,还有个弟弟,还未长大,一家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极为拮据,黎涣听后心中不忍,难免生出几分同情的心思,便提议收他做黎派的弟子,正好他们黎派一直以来都因为五行八卦之术晦涩难习,弟子紧缺,多他一个也好,不至于整个门派空空落落的。

黎复不用再做下人的活,还能学到本事,自然是开心的,两人一拍即合,黎涣到了镇上便向陈府赎了他的身,然后收下他做弟子,重新取名一个‘复’字,一来这‘复’跟‘福’二字读音相近,二来在八卦里,有复这一卦象,其中有一解读,乃是出入无疾,朋来无咎。这也算是一种美好的祝福。

黎兑和明夷正交谈的愉快,‘嗖’的一声又听到竹箭射出,定睛一看,黎复又走错了,黎兑深深叹了一口气,同情似的拍了拍明夷的肩膀。

这个时候,林中一个声音有些粗哑的女子站了出来,这女子个头挺高,不过行为举止倒一点不淑女,反而有几分粗鲁,扯着嗓子指着石板路,道:“左三,走左三!”

黎复站了起来,按着这个女子说的,走了左三,紧接着又听她说道:“右三,西南方位,出阵。”

黎复按照她说的,一步一步,顺利出阵,众人见了,都不禁松了口气。

黎复朝着帮他的归妹,开心地点了点头。

只听明夷对着众弟子说道:“这阵法与刚才有变,不过出阵的方法跟刚才是一样的,你们只需要稍加推理,便可顺利出阵,下一个谁来?”

听到明夷的这话,刚刚还松了口气的众弟子,又紧张了起来。

只见刚才那位女子勇敢的站了出来,道:“我来。”说完便朝着青石板走去。

黎兑倒是有几分意外,道:“这个女弟子,虽然资质平平,不过跟这群愚钝的人相比,竟也算出色了,至少胆量比他们强。”

明夷柔声道:“你可不可以对我们为数不多的女弟子,宽容一些?她在课堂上的成绩可是不错的。”

黎兑嘟着嘴,道:“我说的是事实嘛,她平日跟黎复接触的多,我有些印象的,她的行为举止没什么女孩子样儿的,不过她倒是挺有自信,也许觉得自己的五行八卦之术学的挺好的,殊不知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太差!”

明夷面对黎兑的这番毒舌,无奈地摇了摇头,黎兑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她的相貌普通,还透着一股子土味,行为粗俗,声音沙哑……”

没等黎兑数落完,明夷便打断了她,道:“你怎么还对别人评头论足了起来?按你说的,他们身上一点优点都没有?不以外表评判他人,这道理你怎就学不会?再说了,归妹平日学习刻苦,上课认真,我看啊,你太挑剔了,合着人家过这八卦阵也不对,不过也不对,到底怎么样才能令你满意?”

黎兑头微微一扬,冷哼一声,随后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道:“我看这八卦阵太简单了,要增加些难度才行。”说完她便将手中的石子用力一弹,只见那石子落在青石板边缘,催动了机关,刚刚还连在一起的青石板,瞬间就从中间断开了。

而归妹,正兴致勃勃满心欢喜着马上要过这八卦阵了,突如其来眼前的路变了,随着这一变化,破解之法也改变了,跟刚才的极为不同,她明明还有一步就可以出阵了!可此时这最后的卦象,由刚才的‘既济’变为了‘未济’,也就是说,由成变为了不成,她得想法子重新推算新的路径才行。

她站在那里,怎么也推算不出出路,着急的额头都沁出了汗珠。

黎兑露出满意的笑容,道:“我说她定过不了。”

明夷道:“还不是你故意为难人家。”

黎兑道:“我这是提高她的难度,帮她训练呢!”

还未等明夷说话,只见竹林中射出一支竹箭,原来是归妹着急了,想要硬出这阵法,纵身往前跃了好几步,那竹箭射中他的左肩,她知道不会受伤,便硬着头皮闯了出去,这才稳稳落在黎复身边,却也是脸颊绯红,有几分不好意思。

明夷道:“你这般喜欢为难人又刁钻的性子,我看谁敢娶你呀,以后怕是要当个又老又没人要的刻薄老婆婆”

黎兑皱眉不满道:“师兄,你挤兑我!我也就在你面前说说,我在外人面前可不敢这般大胆胡说,否则会被我娘凶的!”

明夷道:“你也知道是胡说八道?我看师娘也没见的把你凶的不敢说话,你还是这般口无遮拦,当心日后闯祸,结下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梁子,得罪君子尚可,得罪小人可麻烦。”

黎兑道:“怕什么,只要把自己做好,又哪里怕别人说?像我哥还有师兄这般厉害,纵使我再挑剔,也说不出什么来,自己心里敞亮了,又何惧人言!”

明夷道:“你心胸倒是开阔,看你几日后去招摇山还似这般调皮否。”

话音刚落,远处气喘吁吁跑来一个小弟子,站在黎兑面前,道:“小姐,远处看到你的红衣,就知道定是你,夫人在找你呢,你快去吧。”

黎兑浑身一紧,道:“找我?找我做什么?”随后默默嘀咕道,“我最近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那小弟子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些生气,说整日见不到您人影,丝毫……没有女子模样,成天野在外面……”

这要是换了别人,被这么样说,早已是羞愧难当,可黎兑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又没有犯事,整日关在屋子里干嘛?”

明夷在一旁微微一笑,道:“好了,师娘找你就快去吧,你再继续待在我这儿啊,看到待会儿这些小弟子,怕是会被气死。”

黎兑看了那群稚嫩又唯唯诺诺的小弟子一眼,略带失落,不情不愿地跟着这小弟子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