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考验

后山之中,青山绿水,竹林环绕,一群身着青衣之人站立林中,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只是这木棍全身乌黑,上面雕刻着奇奇怪怪的符号,看着跟普通的木棍不一样。

只见众人站立在青石板之外,左顾右盼,却无一人敢上前一步,面面相觑,不敢动弹。

其中一个面目清秀,身形修长的少男开口道:“明夷师兄,这石板大小不一,形状不同,该怎么过去?”

众人之中站着一蓝衣男子,看着端庄淡然,与其他人的焦躁气质截然不同,面对小师弟的问话,他紧闭双唇,一言不发。

身旁另一个少男一边打望着明夷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附和道:“对啊,这跟我们在课堂上学到的五行八卦之术不一样,要是走错了,触发机关可怎么办?”

听到可能会触发机关,众人显得更紧张了,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明夷眼睛往身后微微一瞥,眉间似露出些许不满,正准备开口,林中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道:“前怕狼后怕虎,这也不敢那也不敢,什么时候我们黎派的弟子这么胆小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袭红衣,身形清瘦的女子站立在面前,腰间挂着一个镂空的铁球,铁球里面似乎还装着什么东西,颇为精致。

这姑娘一身红衣倒是醒目的很,模样也算清秀,娇俏中带着些不屑,可爱中透露几分顽皮,众弟子本来还有些许不满,可看到她,却一声也不敢吭,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明夷的脸色也由刚才的严肃,变得柔和了许多,微笑着走到她身旁,道:“你整日不见踪影,一现身就这么严厉?像个母老虎似的,他们都怕了你。”

黎兑嘴角一翘,不满道:“大师兄,是你太仁慈了些,这么简单的五行八卦之术,他们一个个都不敢过,也不知道这两年坐在课堂里学了些什么。”

明夷道:“他们的课都是我在上,你这意思就是我教的太差了呗?”

黎兑立刻解释道:“师兄,你明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明夷欣慰的一笑,转身对着这帮小弟子,道:“好了,你们也别埋怨这埋怨那了,今天这青石板路,你们是必须得过的,触发机关算什么,又不会取你们性命,看好了这路,平时怎么教你们的,怎么过。”

只见这林中有一大片青石板铺成的道路,这些青石板大小不一,有连在一起的,也有断开的,排列不一,从中间向四面八方延伸,宛如一个八卦,而这青石板,就是黎派对他们弟子的考验。

林中一片沉寂,明夷见众人都不做声,微微叹了口气,道:“黎复,你学的时间最长,你先来吧。”

随着明夷的话,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黎复身上,只见人群中一个长相普通,眼睛细长,皮肤黝黑的人站了出来,模样跟个愣头青似的,看着就不像聪明的人。

黎兑眉目间也露出了微微的嫌弃,要知道这青衣穿在身上可是很衬人的,也符合他们黎派特有的气质,可穿在他身上,却显得……好土。

黎兑从未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只是每每看到他,心里都有些膈应,莫名就冒出了这种想法。

黎复心里有些犯怵,但碍于他是最年长的,又好面子,最终憨厚地点了点头,道:“好。”

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石板路前,观望了半晌,却迟迟不肯迈出一步,后面那些小弟子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一旁的黎兑更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双手抱在胸前,紧皱着眉头,心道:看来这人不可貌相也并非是对的,相由心生还有点道理,笨的人长得也笨。

又等了一炷香时间,黎复似是终于打望好了,战战兢兢的迈出了第一步,只见他朝着自己的左前方迈出了第一步,站稳了之后,另一只脚也迈了上来,双脚踏在石板路上,没有触发机关,他微微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提起了呼吸,接连走了三四步,路程过半,平安无事,他也渐渐自信起来,朝着正前方踏出去,刚踏出一步,林中不知哪里射来一只竹箭,他闪避不及,被射中小腿,一只脚踏在前,一只脚踩在后,竹箭射中右腿,失去平衡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上。

他捂住小腿,却发现没有一滴血流出来,疼痛也不及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掀起裤腿一看,只有些许的淤青,再一看原来这竹箭被削平了,还绑上了厚厚的一层棉花,打在身上不会受伤,他揉了揉,站起身来,脸颊绯红,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丢了脸,心情也更加忐忑了,站在石板中间,不知该往哪里走。

这入了八卦阵,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来路已经产生了变化,若沿着来路往回走,已然行不通,可要往前走,也没那么容易,他站在中间,额头已浸满了汗珠。

黎兑扶额摇头低声道:“真想给他一脚,这么简单的阵法也要破这么久。”

明夷柔声说道:“你倒是聪明,这阵法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可他们都是第一次实打实地接触,难免差了些。”

黎兑道:“师兄,你对他们倒是宽容得很。”

明夷笑道:“我要是像你这般急性子,黎派的弟子早都被你吓跑了。这八卦阵法本就难学,又急需天赋,普通人数十载也只能参透其中一二,他们本就资质普通,又何必提出过高的要求?”

黎兑道:“可这也太差了,两年了连这么基本的阵法都破不了,实在太笨了。”

明夷道:“你啊,就是没什么耐心,否则师傅早就让你来授课了。”

黎兑立刻拒绝道:“别,我要是给他们授课,我得气死,我可没有师兄你这般的好脾气。”

明夷耐心开导道:“你可知道为什么师父要收他们做弟子?”

黎兑道:“咱们黎派需要人呗,人丁兴旺,才能有传承,才能光大门派。”

明夷知道,他这小师妹虽然顽皮,可心中却还是懂几分道理,他继续开导道:“这乱世之中能有一安身之所实为不易,若能有一个安身之处,又可以习得一技之长,于他们而言已是难得,就拿黎复来说,他确实资质愚钝,即便终其一生不眠不休,也无法掌握这五行八卦之精髓,可总比他在陈府做一个普通下人,终日被使唤来去,凭着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要好得多吧,他还好胜在踏实老实,为人没有什么坏心思,也算是为我们黎派壮大人数增添一份力量吧。”

黎兑自然知道父亲的心思,摇着头叹气道:“只盼着别给我们黎派丢脸就好。”

明夷道:“你放心,咱们黎派有你,有你哥,还有师父,怎么也不会丢脸的。”

黎兑笑道:“多谢师兄的赞扬,咱们黎派有你在,才能继续壮大啊,你是我们的门面,也是我们的顶梁柱。”

明夷被夸的直摇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