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救星

毒蜘蛛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过去,步步紧逼,在他们退无可退的时候,天空中远远传来一个声音,道:“她是我冷梅山庄的客人,阁下还是高抬贵手的好。”说完一个白影落下,直挺地站在了他们面前。

此人一身白衣,却并不单调,衣着上绣着淡粉色的梅花,不高调,也不张扬,腰间佩戴着绿色的玉坠作为点缀,整个装扮既清爽又赏心悦目,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气质清冷,神色淡然。

冷乐和阿梦像看见救星似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由刚才的担忧害怕,转为了振奋,开心地异口同声,道:“庄主!”

毒蜘蛛初时有些诧异,随后妩媚地笑了笑,心中已有答案,看来,这位就是冷梅山庄的庄主,冷云轻。

她笑盈盈地朝冷云轻走去,越走越近,眼见都要碰着冷云轻了,可他竟然一点儿闪躲的意思都没有,章雪儿见此情景,都不敢呼吸了,阿梦急的想上前阻止,却被冷云轻伸手拦了下来,毒蜘蛛见状,笑道:“你就不怕我碰着你?我可是浑身都是剧毒啊,你不害怕?”

冷云轻笑道:“在下眼盲,姑娘的笑容或许可怖,可是对一个瞎子来说却是全无用处的。”

章雪儿愣了一瞬,他竟然是个瞎子?而且竟然如此坦荡的说出自己的弱点?还是在一个敌人面前,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毒蜘蛛也愣了,她不知道冷云轻是个瞎子,恐怕也没人能看得出来!

只听冷云轻继续说道:“其实你并非全身剧毒,只是你会隐藏,会把毒藏在你身上,等到你想出的时候再出,你不过是个使毒的高手罢了。”

此话一出,毒蜘蛛脸上的笑容立刻便僵住了,她的这点儿伎俩,竟然被一个瞎子轻易的识破了?要知道江湖中人没人知道她的毒从哪里来,都以为她的身体就是有毒的碰不得,可这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竟然什么都知道?

冷云轻笑道:“你还要带她走吗?”这句话说得轻松平常,可是在这冰天雪地里,却自带几分重量。

毒蜘蛛咽了咽口水,道:“当然。”这当然二字说的颇有些用力,显然是想挽回自己的面子,同时也给自己打打气。

接着毒蜘蛛又道:“你很聪明,看穿了我的计谋,不过,我也不是没有真功夫的,你若要留她,那咱们就得过过招了!”说完,她的眼神露出了杀气。

冷云轻微微一笑,道:“也好,我也有一段日子没有跟人切磋过了,武艺要想精进,还是须得与人过招才是。”

如此淡然!毒蜘蛛不禁有些心慌了。

毒蜘蛛嘴角微微一扬,眼神更为锋利,她看着冷云轻,道:“早就听说过冷梅山庄的萧灵剑法,看来今日我也可以见识见识了。”

冷云轻摇了摇头,道:“我不打算用剑,今日你是见不到了。”

毒蜘蛛听后,有些愤怒,道:“冷云轻,你竟然这么看不起我。”

冷云轻又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喜欢用剑杀人。”

毒蜘蛛大笑了几声,道:“那太可惜了,这杀人的滋味可太好了,庄主竟然不喜欢。”

冷云轻听到这话,露出了几分嫌弃,皱了皱眉,道:“我一生喜欢研习剑法,对手中这柄剑更是极为珍重,何况这剑是友人所赠,我不曾离身,更不愿他的好意沾染上污秽,这是对他的侮辱。”

一字一句说的极有诚意又有耐心,让人听了不禁信服,更不愿再为难他。

可这番话在毒蜘蛛听来,却另有一番滋味,他这是觉得,她不配用这把剑对付她!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毒蜘蛛怒火上升,便不再客气了,道:“冷云轻,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一定要帮这个女人。”

冷云轻点了点头,道:“是。”

毒蜘蛛道:“好,那你就下地狱去吧!”

说完毒蜘蛛便纵身一跃,挥动着披风,只见那披风里竟飞出一只红黑相间的蜘蛛,这蜘蛛的眼中更闪烁着异光,仿佛有灵力似的,笔直的朝冷云轻飞去,章雪儿不禁有些担心,他是个瞎子,能看到吗?

可就在一瞬间,冷云轻往后退了一步,直接拔出身后冷乐手中握着的剑,一剑将这蜘蛛劈成了两半,那蜘蛛落在雪地里,脚还在微微动弹,身体里的毒液片刻就浸染了雪地。

冷云轻对着身后三人,道:“上马车。”说完三人便跳上了马车,冷云轻也伫立在马车的木桩之上。

随后,冷云轻淡淡说道:“这蜘蛛的毒液也有剧毒,若是沾上,回天乏术。”

毒蜘蛛冷笑一声,道:“哼,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这个瞎子。”说完,她极为不甘心的看着地上蜘蛛的尸体,又再一次纵身朝冷云轻跃去,只是在离他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她收回了手,脚下射出了毒箭。

她这一招乃是声东击西,所有人看了,都以为她的招数在上半身,便会集中注意力去抵挡她的招数,可是在准备好的时候,她却微微侧身,将机关从下半身使出来,令人防不胜防,想要阻挡也来不及了。

可是这冷云轻却极为从容,仿佛早就预料到似的,只纵身一跃,便将这机关躲了过去。

毒蜘蛛眼见招数被破解,怒火更甚,接连使出了四五招,却都被冷云轻轻轻松松躲过,一个使尽了浑身解数,一个却丝毫不费吹灰之力,这场对决,实力悬殊太大。

毒蜘蛛愤愤的看着那丝毫没有变得狼狈的身姿,既不服气可又无可奈何,只听冷云轻淡淡说了一句:“时候不早了,得罪了。”

正当毒蜘蛛还在消化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只见冷云轻一转身,将身后钉在木桩上的毒箭挑了出来,直直的朝毒蜘蛛射去。

毒蜘蛛见状,立刻闪身一躲,本满心欢喜躲过了这毒箭,却不想下一秒钟,觉得肩上一痛,立刻倒在了地上,她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肩头已经中箭了,还是刚刚自己射出去的毒箭。

毒蜘蛛颤颤巍巍站起了身,捂着伤口,一步步往前走着,边走边说道:“冷梅山庄的庄主,果然名不虚传,深不可测。”

冷云轻谦逊的点了点头,随后将手中的剑射了出去,毒蜘蛛本以为这剑是取她性命的,正在震惊之时,那剑笔直的落在了她的身前,随后听到冷云轻说道:“小心,蜘蛛的毒侵染了雪地,若染上恐怕你自己也解不了。”

毒蜘蛛不敢置信,他射出这剑竟然是为了提醒她?她低头看到前方的雪地的确不是雪白的,而是淡淡的绿色,想来是刚刚的蜘蛛毒液慢慢向周围扩散了,自己受了伤,没有注意脚下,差一点,就要命丧黄泉了。

毒蜘蛛看着冷云轻,彻底无话可说了,她按着自己的肩膀,不敢妄然取下肩头的毒箭,转身便消失在了雪地之中。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