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云烟〗

隔日,带头捉弄人的小霸王不在,弱者联盟阵营的女生男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阳光笑容。一窝蜂似地围在司空萧那儿,要他讲讲那个武艺超群战功显赫的西南大将军的英勇故事。

“正德元年,时值当今圣主新政,南蛮子举国来犯。当时,朝中大局有秦夫子,皇帝陛下命大哥率部镇守骆州抗敌。那南蛮子惠安帝欺大哥年轻,盈夜偷袭,大哥不及防备,不得不连夜撤军,南梁惠安帝得了好处紧追不放。

一路上边防军畏敌兵强马状气势汹汹,均不敢对抗,举城投降。那南蛮军直破三关大城,强渡晋河,南都鞍城岌岌可危。皇帝陛下十五道金牌命大哥全力退敌,不可再撤退一步,若不然,就要诛司空家九族。”

听到极危之外,敏华不由得竖起耳朵,暗道那人绝计不会这般不济事,其中必有古怪。

只听得司空萧继续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命西南军停在鞍城前的落霞山,不再撤退,在军前立下血誓后,命人烧去晋河上下游所有船只与桥梁,与南蛮大军在落霞山展开殊死大战。

这一战杀敌十万,俘敌五万,我军仅折损五千人马,便把丢失十座城池全拿了回来,不仅如此,此后五年,南梁惠安帝不敢再兴兵越过骆州一尺。你们道这其中为何?”

其他孩子们猜不出,敏华也不猜不出个中缘由:区区一座落霞山怎么可能杀敌十万?

司空萧见敏华也被大哥的英勇吸引,越发得意,道:“原来大哥早已知会各地驻军,隐藏实力,把南蛮军放进城来,那南梁惠安帝贪功贪胜,孤军深入晋河腹地。

大哥一声令下,先锋军配合驻军,不动声色地切断南蛮军的粮草大军,然后会同其它四路西南大军把南蛮军围了个结实,与鞍城驻军一道隔着晋河只管用火箭射杀南蛮军。

那些南蛮没船也没有桥,过不了晋河,只得从落霞山逃走,却被大哥占了先机,在山中布下天罗地网,让那南蛮子有来无会,再不敢小觑我们大周朝。”

原来如此,拿半个大周朝做诱饵,西南大军化整为零,关门打狗。这是何等的决断与魄力!非得御驾亲征才说得通,这正德元年的战事,好不古怪。是了,当时那不可捉摸的皇帝也才十六,文有秦关月,武有司空高,君臣一心,才能定下这险中之险的计策。

只可惜,再深厚的友情在皇权面前都要落幕,看看今日拘锁深宫的秦关月,再想想那个十年才得回一趟帝都的司空高,一切如镜花水月般不可追回。

“敏华妹妹,你在想什么?”

敏华托腮,无意识答道:“想皇帝、夫子、将军三人,当年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空余叹息。”

司空萧奇了,靠近她的小桌问道:“敏华妹妹,你说什么?谁叹息谁?”

此时,秦关月在门口轻咳一声,手持一册走进来,敏华心下一凛,暗道自己不小心。轻瞟了前方一眼,唯愿此人什么也没有听到。

秦关月并无多言,连多看敏华一眼也没有,他拿出前朝九九表继续教他们背诵。课后,敏华拿了东西正待叫上侍卫离开,见弱者联盟一幼女走过来,热热切切地邀请自己去玩。

这位叫清眉的小朋友拽住敏华的袖子不放,不答应都不行。敏华暗道自己跟这中山郡王的女儿不熟吧?

正奇怪着,见她对司空萧招手,耳朵儿有点儿微红,听她羞答答地道:“青山哥哥,今日咱们去你家练字,可好?”

敏华暗笑,好一对青梅竹马。那恶徒不在,这等小女儿姿态也出来了。

司空萧面似有难色,看了看敏华,再看看郡王之女,踌躇不定。见敏华疑惑,司空萧连忙道:“清眉妹妹,你又不是不知我家禁令。”

他话还未说完,清眉便道:“不怕,天一黑就走,那时候你大哥还未回府呢。”

“府上也没有好点心招待你们。”

“清眉早让侍女备下了。”

敏华忍笑忍得辛苦,一个满心不愿,一个死缠烂打,真正有趣得紧。

司空萧为难了一阵,忽然道:“敏华妹妹可去?”

关我什么事,敏华正要拒绝,岂知清眉比她这个正主儿还急,道:“敏华妹妹自然去的,她刚应了我。还有他们大家都去。”一呼和者应,七八个孩子浩浩荡荡向将军府赶去。

皇帝赐的司空将军府,在东大街街尾,占地辽阔,气派非凡,两尊米高石狮子张扬地立在褚红色大门前,尽显一国镇守大将的盛大排场。

踏进石槛后,满院萧条,不见名花高树,院门、桌椅简陋不说,上面的油漆早已脱落光光,裂开的缝隙里落满灰尘。

连守门兵也是个缺胳膊的佝偻老人,拿扫帚清扫院子的歪牙裂嘴还少半边面孔,端茶倒水的说是仆人里最体面的,少了一只眼睛,黑乎乎的眼眶黑洞和满头火烧的伤疤,吓坏了其他养尊处优的小姐公子。

整个将军府真的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剩一个空壳。

更不妙的是今日司空高早早便下朝,呆在府上一日未出。众世子郡女尖叫把残障人士吓跑的时候,也把这位不苟言笑的将军大人给叫了过来。

他从门外进来,那么高大,那么威武,敏华见了心肝儿又开始砰砰跳得厉害,恍如新见。

这人面上也未显出喜怒,坚毅的下巴上留着淡淡的青茬,眼中精光四射,对诸人微微一笑,直言不讳下逐客令:“舍下不宜招待各位,请回吧。青山,送你的同窗回去。”

其他人像得了赦令,在侍从的帮助下,眨眼消失在将军府。怅然若失的敏华未带侍女,便由司空萧陪着,慢慢走出大厅,便是能多呆在那人视线中一刻也好。

绕过假山小园时,敏华指着不远处柳树下的灰衣人,道:“他在做什么?”

司空萧拉着敏华的手,看向正在劳作的男子,满眼钦佩,道:“他是白叔叔,在编箩筐。敏华妹妹,你别看白叔叔现在没了腿,很久以前,他是大哥麾下最肯拼命的勇士,给西南大军立过汗马功劳,今日我讲的落霞山战事,白叔叔就是断敌粮草的先锋军官。”

敏华暗暗点头,又指着另一人道:“那人呢?”

“他是韩叔叔,是大哥的传令官,最善骑术,给大哥挡过两次箭,现在眼睛没了。不过,他的鼻子可灵了,十里外的花香他也能闻得出。”

除却这俩行动不便的让敏华见到,这府上的人早已扔了手中活儿,闪躲在暗处。敏华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心下对报恩一事有了主意,辞别司空萧后,回府一夜无话。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