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风起〗

小孩的事了了,大人则开始新一轮的唇枪舌战。

大约是敏华先头揪她老子胡须的壮举太过深入人心,以至大家记忆犹新,话里头总有那么点讽刺意味,众官员与家眷的视线与数落让上官夫人的头压得越来越低,上官诚的脸色亦然如故。

“林大人,听说你又纳了房貌美小妾,真是老当益壮呐。”

“哪里哪里,咱可比能与上官尚书相比,快六十的人也能生出个金疙瘩来。哈哈~”

“我看是铁疙瘩吧,小的怎么能跟真正的龙子凤女相比。”

“是,不过这脾气当真少见,听说上官这个百年老家族家教真的很严格啊。”

“这真是把女儿宠到骨子里头,在陛下面前都敢放肆呢。”

“那些无稽之谈,明明是个娇滴滴的小丫头片子,偏生说得有鼻子有眼,你们看她可比山魈鬼怪难伺候多了,连老父的胡子也敢拔。”

敏华巴不得他们多编点她娇蛮的任性面,总好过编排她是妖物鬼怪抓去用火烧死。和司空萧两人,绕在司空高附近,缠着这位将军讲打战的故事。

宴会进行中,上官锦华带着脸色黑臭的周承熙匆匆而来。

上官锦华行礼跪倒,呈上一张纸笺,道:“陛下,这份契定对七殿下极不公平,若照此办理,七殿下落冠之前都不能离开太庙。小臣认为七殿下年尚幼,罪不至此,请求陛下宽恕作废。”

众人的目光刷刷地转向仍穿着泥衣在玩耍的上官敏华,暗道怪哉,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件抄书惩罚事件,怎么从上官神童口里讲来很复杂似的?

皇帝让人把字据拿来,再看一遍,没有发现问题,道:“此话怎讲?”

上官锦华他计算的结果呈给皇帝,道:“虽然第十五天以后的数字未曾算出,但此等惩罚量已超出预期,请陛下恩准宽恕七殿下。”

皇帝终于明白文字中的陷阱与想法上的误区,他坐在上位,神情莫测,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手指头夹着字据,沉吟道:“子悠,你可知这份契约是何人与熙儿所立?”

上官锦华摇头:“小臣不知。”

皇帝低低冷哼了一声,道:“上官敏华,你可知欺君?!”

“敏华又没骗人。”敏华紧紧抓着司空高的袍边,心里其实有点点慌,她忽然想起这个地方没有人权不是法治社会,说不定这个不讲理的皇帝认为自己英明神武也被一个小孩子骗倒,恼羞成怒就把她推出去给喀嚓啰。

这时,司空高轻轻地握了握敏华的手,安慰这个小孩后,站起来对皇帝说道:“陛下,请息怒。下官以为上官小姐并没有犯下欺君之罪,满朝大臣都可以作证:她与七殿下约定,只要殿下反悔,此约定可以随时做废。契约最后一条也有写明,想来上官伴读过于担忧七殿下被人欺骗,没有细看条款才有这个误会。”

皇帝唔了一声,道:“熙儿,你的决定呢?”

“儿臣宁可抄书,也绝不向这个小骗子道歉!”

皇帝激赏地看了一眼周承熙,转头冷冷地看向在场文武,眼神冰冷犀利,又问道:“上官敏华,这个法子谁教你的?”

天下父母无不护短,皇帝要找人开刀,给他儿子出气了。敏华暗叫险。她低着头道:“自己想的。”

“哦,看来我朝又要出一个女神童了,哼!”皇帝猛地一拍桌子,猛喝道:“还不从实招来,这等奇淫之术你一个三岁小娃从何学来?莫不真是山中精怪变的?”

这一拍一问让敏华心惊肉跳,皇帝本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铡刀与火刑柱!她哇哇地哭起来,叫道:“敏华不是妖怪,不是妖怪。。。”

司空高轻拍她的后背,软语轻问道:“不哭不哭,敏华是个乖孩子,来,告诉叔叔,你从哪里学来这算法?”

敏华抽抽嗒嗒地答道:“昨儿夫子教、教九九表,夫子说数字一直加会越变越大,敏华、敏华想让七殿下多抄一点,就想了这个法子,哇。。。敏华不是妖怪,敏华再也不敢了。。。哇哇。。。。”

“陛下,请三思。”全场竟只有一个司空高与皇帝唱反调,司空萧急得扑通一声跪倒,也为上官敏华求情。敏华心寒了:难道强出这一次头便是此等结局?

皇帝不动声色道:“请国师大人。”

其实不用秦关月到场,所有从乐院的学子都可以作证:敏华确实在最近学了九九表。但是,皇帝想教训人,下面的人谁又会那么不识相?

秦关月来了之后,接过字据看了看,口中喃喃自语,右手指不停地跳动,在帝座台前连踱七步,忽然面露喜色,道:“敢问陛下,不知是哪一位高人想出这个点子,此人真正聪明之极,原来七尺小儿的简单循环算术也可解国之难题,真正大开眼界。臣建议陛下应倾尽国之力将此奇材留在本朝为吾皇效力。”

如果不是皇帝的脸色太过难看,某些臣属的面孔太过扭曲,敏华很想笑出声。事情真在向戏剧化发展不是吗?

皇帝惊疑地问道:“此话怎讲?”

“陛下,照此法,我国向南梁借粮的事必定成功。臣建议立即修书给万里将军,请他派人到南梁如此云云,不怕那不讲信用的大角皇不中计。

二十人足以,显出陛下宽厚仁德一面。一人二袋,二人四袋,三人八袋。。。一袋等于二担米,二十人可以给我国带回二百零九万七千一百五十二担米,陛下,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厚道点,把零头给南梁去掉?”

户部尚书傻眼了,不顾臣仪跳出来问道:“国师大人,您是否算错?二十人也能要回两百万担米,那我国上下可以三年免征赋税,西北的军粮、中河下游的赈灾米粮。。。统统都有着落了。”

秦关月不乐道:“任尚书可是在质疑本国师的算术之能?”

“非也非也。”户部尚书乐颠颠地归队了,两眼直冒银星泡泡。

此时,皇帝脸上半点怒色也无,他笑道:“卿家的算术之能愈发精进了,就依爱卿的意思,着上书省八百里加急给万里将军去信。”

几个大臣不待皇帝催促,匆匆离场编排文件去了,难得能骗倒那个无耻的南梁惠安帝,难得可以不出一分力就白得二百万担米面诶。。。

秦关月淡淡然,不倨傲也不持功,继续向皇帝恭身,他问道:“对了,陛下,您找微臣来什么事?”

皇帝似此时才想起仍跪着的上官锦华与上官敏华,道:“起身吧,上官敏华立此等大功,恕尔戏弄皇子无罪,着上官锦华即日起上书房行走加一等侍笔。”

“谢主隆恩。”

司空萧立即上前把敏华扶起来,一个劲地说好险,小脑袋差点就要掉了呢。上官敏华则紧紧抓着司空高宽厚带粗茧的手掌,这个人今日之举如何叫人不心生感激?

敏华毫不客气地伸出小手,要求道:“将军哥哥,抱抱。”

秦关月和司空高相视一眼,苦笑道:“果真是孩子,刚才吓得哇哇大哭,此刻便笑了,浑然不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司空高将敏华抱在肩头,轻声道:“天威难测,你教出来的孩子总是这般胆色过人。”

“这孩子注定不凡。”秦关月留下这一句,再次匆匆离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