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世

苍澜大陆,凌天城,云家。

天空昏暗,像即将要垂坠下来的黑色幕布,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云家后门处,一黑色劲装女子正面色冷然的吩咐着些什么。女子一头乌发高束起来,仅用黑色发带固定,身上无一丝多余装饰之物,显得十分利落。

“去吧。”

“是,九小姐。”

几人迅速的从后门离开,动作严谨,没有丝毫慌乱之色。

被称作九小姐的便是云家嫡系排名第九的小姐,名云九。只是虽占着九小姐的名头,却没有享受这名头所附带的待遇。

云九偏了一下头,双目凝重。看了眼左肩之上的一只黑色乌鸦,轻声道:“血鸦,我们先去大哥那里。”

血鸦点了点头,身体瞬间化为光点,没入云九的手臂之中。

见血鸦已经回了体内,云九便一路疾行,向内院走去。

内院,云九没有来过几次,一般都是交重要任务时才会进内院。一般与大哥云璟有事,也是云璟去外院找她。

云九心里想着事情,便低着头,一路快行。哪知刚一到转弯处就看见一块粉色衣角,脚步一顿,却还是与来人差点迎面撞上。

云九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

对面女子也堪堪站稳,抬头便看见云九,眼里鄙夷之色尽显。那女子扫了一眼云九的肩膀,似笑非笑道:“倒是知道进内院要把那恶心的东西收回。”

“让开。”

“你当你是谁,敢与我这么说话,我是嫡系的大小姐,与你这种泥巴般的存在……”话未说完,云天骄却闭了口。狐疑的看着云九问道:“你进内院做什么?”

云九也不与她废话,直接道:“大哥找我。”

云天娇冷哼一声,快步越过云九,向前走去。

云九抬步向前走去,速度更是加快了些许。

云天娇却是停下脚步,眼里一片冷意的看着云九的背影。良久之后,云天娇双手掐印,肩膀之上瞬间现出一火色小鸟。火色小鸟尾羽极长,其身上羽毛红光流转,煞是美丽。那眼里更是一片傲然之色。

“火羽,我们去找爷爷。”

内院之中景色不是外院可比,更别提那住所。云九所住地方也不过是一处小院,统共也就三间屋子,院子之中更是杂草称霸,简陋至极。于眼前这个地方一比更是显得凄惨。只是云九善于整理,那小小院子倒是也别有一番风景。

云九并未细看风景,眼里不断搜寻那熟悉的院落。

“呼,终于到了。”

云九看着院门上那玄奥繁复的符印,嘴角微微翘起,抬起右手便是快速的点了几下。

吱呀一声,院门大开。

院子里十分安静,主人不在院内。云九只好坐在院子的石桌旁等着云璟回来。顺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块残缺的玉璧把玩。玉璧色泽通透,璧面之上应该刻着某种符印,可惜玉璧只有原玉璧的四分之一,玉璧残缺,符印也是残缺,细看也看不出什么。

这是这次云九出战的战利品,玉璧平淡无奇,但是符印却是她和云璟都感兴趣的东西,想着,便带过来准备给云璟看看。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

想到此,云九眼神微凛,眼里杀意尽显。右手攥着的玉璧也不知不觉将手割破,鲜血透过指缝滴落下来,手里却是一轻。云九张开右手,愕然看着沾染鲜血的掌心……

玉璧不见了!

正当云九有些怔愣的同时,一道细微的声音突然冲着云九而来。

多年的生死瞬间,云九的身体自然做出了反应,一个下蹲,在地上滚落一圈之后,眼睛看向刚刚所坐的位置。一枚红色晶状细针正插在那石桌上。

云九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晶针突然爆裂开来,那石桌在自己眼前四分五裂。

“大哥,怎么突然拿我试起你的血魄针了?”云九面色微白,眼里有一丝挣扎之色。

回应她的却是呼啸而来的三根血魄针。

云九眉头一皱,当下便是召出血鸦。

“大哥?!”

血魄针的数量开始逐量增加,云九眼里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这根本不是以往的切磋之意,而是想要她的命!

“血鸦!”

黑色的乌鸦瞬间化为一个乌黑匕首,黑色雾气缭绕于上,柄上血色的圆珠显的诡异骇人。

“叮!”

匕首与血魄针相碰撞,轻微的细响,随之带来的却是猛烈的爆发。

几次来回之后,那施针之人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云九喘着粗气,身上干净整齐的黑衫变得破破烂烂,那破烂处的伤痕更是惨不忍睹。

“小九。”

轻微的叹息声响起。

云九身躯一震,猛然抬头道:“为什么!”

“小九,你我境界的差距,就算是你那惊艳的手法也是无法逾越的。今日,你是出不了这门了。”

“呵,就算我能逃出去,在这凌云城也一样没有我的活路,所以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大哥,为什么是你?”

“小九,若有来世,不要再入云家的门。”

云九再次冷笑一声,将血鸦唤回了体内。摇晃着身躯,尽量让自己不要倒下。

“当年若不是你,我早死了,如今也只是将命还你而已,拿去吧。”

细微的声响传入云九的耳中,一枚与先前有些许差别的血魄针悄然而至,准确的击中云九的心脉之处。击中的同时,云九身体突然覆盖上了一层红色晶体,而后在瞬息之间,那红色晶体碎成粉末,飘洒而下。

“小九,若有来世,我定护你周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