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震耳欲聋的佛号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也成功的将冷月麟的鞭子给反弹了回去。

这是佛吼!

清净寺来人了!

林琪暖被冷月麒抱在怀中看不到后面的来人。而挡在两人面前的李修仁听到声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几人身后缓缓走来了几个和尚。为首的老和尚身披袈裟,长得慈眉善目。走在他身后的几个和尚则都是穿着灰色的僧袍。左边的那个拿着锡杖,右边的那个则端着木鱼。最后还有两个双手合十低头不停念经的年轻和尚。

“大师,我们被这魔教妖女追杀,求您救救我们吧!”

看到来人,林琪轩连忙求救。

“阿弥陀佛,施主莫要担心,贫僧自是前来帮助你们的。”

随着老和尚安抚的话语,他身后拿着锡杖与端着木鱼的两个和尚直接走到李修仁与冷月麟中间,怒目对着她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死和尚!这是我们魔教内务!你莫要多管闲事!”

原先算准了不会惊动这些和尚的,但此时看到来人冷月麟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与冷月麒说那么多。若是这些和尚插手,她今日就不能亲手杀了冷月麒这个贱人了。

“你胡扯!我们就是无门无派的普通人!什么时候成了你魔教的人了!”

林琪轩连忙否认冷月麟的说法。若是让她按上魔教众人的名头,说不定这些清净寺的大师们还真的就不会管这里的事了。

李修仁也连忙想要拿出自己的信物好证明他们真的不是魔教众人。可还没等他拿出来,冷月麟又说出了一个让他无法反驳的话。

“哈哈哈哈!普通人?魔教的前圣女什么时候成了普通人了?老和尚,你看看那贱人身上的印记就知道她是不是我们魔教中人了!我这是在替我们魔教清理门户!什么时候你们这些和尚也要来插手我们魔教的事了?怎么,是想开战吗?”

冷月麟的一番话成功的让挡在李修仁面前的两个和尚犹豫了起来。他们回头看了老和尚一眼。

此时老和尚身后两个低头念经的和尚仿佛也被冷月麟的一番话给惊住了一般停止了念经。其中一个甚至忍不住飞快的抬头向这边看了一眼。

李修仁听了冷月麟的话也忍不住看向老和尚,不知他会做怎样的决定。

“我,承认我是魔教的人。可这几个孩子都是无辜的。我可以承受我该有的惩罚,可求求大师您救救这几个孩子,他们跟魔教绝无半点关系!”

得到一丝喘息机会的冷月麒将林琪暖推到李修仁怀里,自己则是跪趴在地上哀求着。鲜血很快染红了地面,而她的生机也几乎要流失殆尽。

老和尚沉吟了半天,正当他要开口时。一股强大威压从天而降,随着这股威压一个黑色的身影踩在飞剑上缓缓降落。

“魔,魔尊大人!”

来人正是魔教教主,魔尊。

看到来人,冷月麟惊慌起来。也不知魔尊是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关于圣物的事他有没有听到。

“月麒,我终于找到你了呢。”

魔尊没有理会冷月麟。雌雄莫辩的脸上带着些许温柔的神色看着地上的冷月麒。

“师,父......”

望着魔尊看向自己的眼神,冷月麒的心沉到了谷底。她知道今日在场所有的人都逃不了了,除了她自己......

“来吧,跟我回去。”

魔尊似是看不到现在的情形一般,只朝冷月麒伸出了手。

看到魔尊的样子,冷月麟心里又妒又恨。果然就算冷月麒叛逃出去,魔尊只要见了她还是一样的心软。

“我,是不会与你回去的......”

自知今日不能得以善终,冷月麒暗自下定了决心。随即她又面向老和尚。

“大师,我自知自己不配得到您的救助,只盼望我死后您能庇佑这几个孩子。”

说完,留恋的看了几个孩子一眼后冷月麒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爬起身跑向一直对自己伸着手的魔尊。

“麒儿,你终于肯回到为师身边了。”

魔尊就像是没有听到冷月麒的话一般仍旧是温柔将跑向自己的她搂进怀里。

从听到自己娘那些话起,林琪暖的心就一直提着,在看到冷月麒那反常的举动后瞬间就知道了她要干什么。林琪暖拼命的想上前去拉住自己的娘让她不要做傻事,可身后的李修仁此时却搂着她努力的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李修仁也明白了冷月麒要干什么,可他无力阻止,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林琪暖带离危险之地。

林琪轩也看懂了冷月麒的眼神,想起爹娘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此时的他也只能流着泪帮着李修仁一起将拼命挣扎的林琪暖拉向老和尚的身后。

看到林琪暖她们到了老和尚身后,冷月麒稍微安了点心。随后她努力的笑着对一脸温柔看着自己要带自己离开的魔尊轻声的说了句。

“师父,我们一起死吧......”

话音刚落,冷月麒也如同林诚一般自爆了元神。

看到冷月麒的笑,魔尊刚想要说什么,便看到了冷月麒身上发出的光。他只来得及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冷月麒便在她的怀里自爆了。

原本作为爆炸的中心,魔尊所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可奈何他是化神中期的修为,身上又有高阶的防御灵符。冷月麒金丹初期的自爆元神对于他来说也只是受到了些许的伤害,受重伤致死是不可能了的。

自冷月麒身体开始发光起,老和尚也明白了她想做什么。叹息一声,解下自己身上的袈裟抛向空中。袈裟迎风而长,很快便成了一堵墙。

这袈裟是一件防御法器,可以将老和尚一行人还有林琪暖三人全都保护在内。

伸出舌头将嘴角流出的血迹舔掉,魔尊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眼神变得冰冷。

“既然麒儿已经不在了,那么你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花瓣般娇嫩的嘴唇里吐出的却是让人心寒的话语。

伸手凝聚出自己的剑,魔尊单手持剑直接朝老和尚这边劈出了一剑。

简简单单的招式,却包含着难以匹敌的力量,让人心生绝望。

老和尚见魔尊出手就是杀招,急忙召集两个拿着法器的弟子一起结阵防御。

可老和尚只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两个弟子也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对上化神期修为的魔尊完全抵挡不住。

眼见着防御阵就要破碎,老和尚急忙放出求救的信号希望寺里赶紧来人。

看到老和尚的动作魔尊也不以为意,仍旧操控着剑继续往下劈。

犹如猫逗弄老鼠一般。

躲在魔尊身后躲过了冷月麒自爆的冷月麟看着必死的老和尚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算自己没能亲手杀了冷月麒这个贱人,她费尽心力保护的三个小崽子也没能逃过一死!真是苍天助我!

自知今日难逃一死,老和尚从怀里掏出保命的法器递给身后的一名弟子。刚要张口嘱咐些什么,自东边又传来一股巨大的威压飞速的向这边袭来。

来人降落到老和尚他们面前,挥剑抵挡住了魔尊的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