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数万年前,魔神出世创立了魔教。魔教中人在魔神的带领下为非作歹、残害苍生。使得九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为了拯救这世间百姓,不让魔神继续危害人间。佛教的佛子耗尽毕生修为将其制服,后又将其灵魂分为七份分别镇压在这九州各处之后。魔教失去了头领,从此一蹶不振。但百足之虫,虽死犹僵。魔教中人一直在为复活魔神而做各种努力。

为了防止魔神再次被复活,佛子圆寂之前留下遗言。他说自己死后会留下七颗舍利。需要让自己的七名徒弟分别带着舍利镇守在这七处,以防止魔神的灵魂冲破封印再度复活。而当这七颗舍利消耗殆尽之后便会有新的佛子转世降生,重新封印住魔神。

……

“你此次与我离去之后,切不可再沾染半点人世间的情欲。否则,这世间将万劫不复!”

“弟子明白。就算是为了她,我也要守护好这万里河山!”

“唉,痴儿……”

……

入手而温的黄玉,雕琢而成的向阳花簪正是林琪暖最喜欢的模样。簪子的背面也刻着包含两人名字的几个小字,向阳而暖。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不!我不信!这不可能!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肯定是在逗我玩!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他肯定还在等我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阿暖,你,不要太难过了。这簪子是阳儿让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他说原本是准备订亲的时候亲手给你带上,可……”

看着女儿悲痛欲绝的样子,林诚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我要去找他!我不信他回不来了!他明明说过出去给我买点心的!只是买个点心而已!怎么可能就碰到妖兽?又怎么可能……”

见推不动哥哥,林琪暖也失去了最后一点力气。她哭得太伤心以至于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一黑就要跌倒在地。

在林琪轩接住自己的妹妹之前,斜刺里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将就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林琪暖接住搂在怀里。

“阿仁,你……”

林琪轩望着这双手的主人,神色有点复杂。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我不会趁人之危。”

丢下这句话,李修仁转身将林琪暖送回房间。

“我也没说你会怎么样啊……”

听了李修仁的话,林琪轩摸了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爹。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其实林琪轩对于自己爹的说法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就不说是不是碰见妖兽了,若真的是大师兄出了意外,自己爹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见瞒不过自己的儿子,不过本来也没打算瞒他,需要隐瞒的只有自己的女儿一人。

“你大师兄他确实没死,但是他今后也不可能再回来。他有他的原因,所以你以后还是当他不在世了的好。”

林诚叹了口气,把能说的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是大师兄他找到家人了?他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家里也肯定不一般吧?”

林琪轩听了林诚的话满脸的诧异。

林诚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林琪轩的问题。

“爹,您这光点头是个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大师兄找到家人了,还是他家里不一般呐?”

林琪轩不满意林诚的回答,继续追问。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轩儿,不要再问了。若是能说的话你爹他一定会说的。既然不能告诉你,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在李修仁的帮助下安顿好自己的女儿,冷月麒来到了林诚跟林琪轩所在的厅堂内。

只要见着她便会知道林琪暖那月牙般的眼睛遗传自哪里了。只可惜她的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看到妻子,林诚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原本就嘴笨的他既要骗过自己的女儿又要应付儿子的追问到底有多难。

虽然冷月麒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但从林诚所说的话来推论,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轩儿,以后我们若是还能碰上你大师兄那就是缘分未尽,若是碰不上也不要强求什么。阳儿能够找到他的归所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是。”

冷月麒上前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大师兄能够找到他的家人我当然替他开心,但我这不是担心阿暖么……”

望着冷月麒,林琪轩满眼的担忧。

“阿暖自小与大师兄青梅竹马,除了爹跟娘,可以说连我这个哥哥在她心中都没有大师兄的份量来得重。更何况早已说好等下个月阿暖及笄的时候就给他们订亲的,这突然大师兄就不在人世了,就算阿暖的性子再怎么开朗也受不了啊。”

听了儿子的话,林诚叹了口气。

“若有其它的办法,爹我也不会用这个说法了。只可惜阿暖与阳儿今生再无半点可能,与其让你妹妹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还不如直接断了她的念想来的痛快。”

“爹,大师兄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何他与阿暖就没有一点可能了?难不成大师兄家里是大家世族修仙之人不成?可就算是那样,虽然我们家无门无派的,但是以我们的资质今后进入仙门里修行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啊?既然都可以修仙,那为何就不能在一起?就算大师兄家里势利,可大师兄他自己呢?自小他都是把阿暖捧在手中放在心尖上的疼如骨子里的。我不信他找到家人了就能这么轻易的舍弃他与阿暖之间的感情!”

林琪轩越想越不能理解。

“唉......”

林诚又叹了一口气。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今后在你大师兄还未跟你们相认之前你们还是认为他不在人世了吧。”

说完他便叹着气往林琪暖的房间走去。不看着女儿,自己还真怕她一下子想不开跑出去找她大师兄了。

林琪轩还想再问,但被冷月麒拉住了。

“算了轩儿,你爹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这件事还是过段时间再问吧。”

见爹娘都这样,林琪轩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冷月麒的身后一起往妹妹的房间去了。

此时林琪暖的房间里。

“师兄......师兄!师兄你别走!不要丢下我!”

月牙般的眼睛此时紧闭着,眼泪不停的从眼角落下。

珍珠般的眼泪仿佛砸在了李修仁的心上,让他的心又酸又涩。

李修仁正守在林琪暖的床前。白玉一般无暇的脸上满是对林琪暖的心疼。他伸出手想抚平林琪暖紧皱着的眉头,但在将要触碰到她时还是停住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干净的帕子,轻柔的为林琪暖擦去眼角的泪水。

“师兄,你在哪?师兄......”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就在她的手即将要落到床上时,李修仁还是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柔嫩又带点肉感手儿此时格外的冰凉。被李修仁温热的手握住后便紧紧的抓住这唯一的热源怎么也不肯放手。

“师兄......”

抓住手之后林琪暖便渐渐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虽还是会时不时的流泪,但也没有之前那么悲伤了。

待林琪暖平静下来之后,李修仁才慢慢将自己的手从林琪暖手里抽了出来。

可刚收回自己的手,林琪暖便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哭喊,眼见着就醒了过来。

原本李修仁想继续握着林琪暖的手,可此时林诚、冷月麒与林琪轩也来到了林琪暖的房间,他便只能作罢。

“爹!娘!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师兄他,他竟然不在人世了!”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暖儿,你做的不是梦,是真的......”

冷月麒叹了口气走上前揽过女儿的让她靠在自己怀中。

“娘,你说什么......我不信,我......”

一边否认,林琪暖的眼泪就一边簌簌的落下。

“哭吧,好好哭一场。哭出来就会好受些的。”

冷月麒轻声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望着爹娘哥哥与二师兄看向自己的目光,林琪暖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趴在冷月麒的怀里狠狠的大哭了一场。

少女单纯的初恋,想要彻底的放下是很难的。林琪暖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将自己的师兄放入心底最深的位置。虽然想起他来还是会觉得有些淡淡的心痛,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痛彻心扉了。而如今林琪暖已经十八岁了,正是一个少女最青春最美丽的年华。无需过多的妆扮,年轻就是她最好资本。

“爹,娘,我们回来了。”

带着剩下的祭品,林琪暖跟李修仁相继进入了堂屋。

这天是师兄的三周年忌日(以林诚所说的死讯那天算起)。一大早林琪暖就带着早已准备好了的祭品准备要去师兄遇难的地方祭拜。

原本林琪轩是要陪着妹妹一起去的。但是在李修仁的眼神攻击下他还是把这个机会让了出来。

林诚跟冷月麒早已等在屋内。

“暖儿,你过来,爹娘有话要跟你说。”

待林琪暖放下手中的东西,冷月麒向女儿招了招手。

“娘,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林琪暖走到冷月麒与林诚的面前有些疑惑的望着他们。

“呃咳。是这样的暖儿,今年你已经十八了,而你师兄走了也已经满三年了。所以我跟你娘想……”

望着女儿那双与妻子一模一样的眼睛,后面的话林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嗯,爹,你们想说什么?”

望着自己爹那欲言又止还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林琪暖更加的疑惑了。

拉过女儿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又摸了摸女儿柔软的长发,冷月麒这才开了口。

“暖儿,爹跟娘想让你帮我们实现一个诺言。这个诺言是爹娘在生你们之前就与别人约定好了的,现如今只有你才能实现它。”

“娘,你们到底想说的是什么呀?”

“这件事其实与你二师兄也有关。”

“到底是什么呀?怎么跟二师兄也有关系了?”

听到冷月麒的话,林琪暖又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李修仁。只见他那白玉一般的脸上竟罕见的透露出了一丝红晕。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比起以往的他来说整个人要生动的多了。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向来没什么表情的二师兄竟然也会有羞涩的眼神?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见徒弟不让自己说,冷月麒的表情也变得有点玩味了。

“嗯,我确定。”

李修仁忍着羞涩点点头。

“娘,你跟二师兄在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林琪暖看看自己的娘又看看反常的二师兄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随着声音由远及近,林琪轩从门外走了进来。

“哥?难道你知道娘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吗?难不成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在说啥?”

望着自己哥哥看着自己那怪怪的眼神,这种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他们还不是想说你跟二师兄......”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不好!护山阵被破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