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愿(下)

“这里是操场,早晚都有很多同学或者老师来这里锻炼身体;那边是田径场,每年一度的运动会就会在这里举行;这个是餐厅,里面的鱼香肉丝和烤羊腿不错,那边那个最高的建筑,是学校最大的餐厅,里面可以买到本地的许多特产......”

男子一边提着沐恩若的行李,一边介绍着学校里的一草一木。秋日的阳光不温不火,落在眼前的男子身上,沐恩若只觉时光美好。

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后,终于来到了宿舍楼下。

“办张校园电话卡吗,学妹?现在是开学季,优惠很大的,只需要199就能实现全网电话畅通。”男子放下手中的包裹,从兜里掏出一沓看似非常逼真的“校园电话卡”,上面还模模糊糊地印着华大的校徽。

“啊,不用了,谢谢学长。”沐恩若连忙摆手表示拒绝。

男子见沐恩若不买账,继续推销,“真的很方便的!不管你是给家里打长途电话,还是给男朋友开视频通话,这张电话卡都能保证你畅通无阻的。”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沐恩若提起包裹试图离开,可眼前的男子见势不妙,一把抓住包裹,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别呀学妹,你看我都帮你提了一路行李了,你就不能买一张卡吗?就当是帮帮我!“

沐恩若气的小脸通红,心想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居然强买强卖,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

刚从餐厅吃饭回来的易泷,嘴里叼着根草莓味棒棒糖,正为再次成功申请了新生军训教官而乐开了花——军训期间,教官是可以得到工资的,一路哼着小曲儿边走边跳。

路过女生宿舍时,忽听得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在大声吵嚷着。

从小就爱看热闹的易泷听到这里,脑袋便不由自主地转了过去:只见一个小脸通红的女生正仰着脸和一个比她高出整整一头的男生正面对峙着。

原以为二人是情侣关系,或许正在为一件小事闹得不愉快,易泷还自嘲似的心想,混了二十年了,连个女生的手都没摸着。

刚要继续往前走,只听一句“你再这样我就报警啦?”

易泷把棒棒糖棍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走到两人跟前,一下挡在女生面前,形成了易泷和男子正面对峙的新局面。

“干嘛呢干嘛呢,欺负女生算什么好汉!”易泷瞪大了眼睛,下巴微微上扬,对面前的男子大声吼着。

男子见势不妙,赶忙收起手中的电话卡,灰溜溜地逃走了。

沐恩若心里一慌,又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场景!不知这次的英雄是真是假,沐恩若说了一声谢谢之后便赶忙想要离开。

易泷第一次见到得到别人的帮助以后这么冷漠的小姑娘,顿时来了兴趣,开口问道,“要帮忙吗,学妹?”

沐恩若赶忙摇摇头,“我自己能行。谢谢你的好意。”

说完便吃力地把行李箱和包裹一件一件运到电梯里,按下了通往八楼的电梯键。

电梯门缓缓关上,易泷不经意间的一个回眸,对上了沐恩若的一双杏眼。两人的目光虽然只有短短的交汇,却让易泷觉得,此刻即是天堂。

从来不相信一眼万年的他,忽然在这一刻就觉得他的心仿佛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他看着那个要强的小姑娘,独自一人带着那么多行李,站在通往宿舍的电梯上时,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去年他刚上大二,被班长安排去迎新,他的任务本来是负责让新生登记、发放新生校服的,可是后来,有一个社交NB症的新生叫他去帮她搬行李。他两眼震惊地望着班长,谁知班长呵呵一笑,竟然答应了!他再次用震惊的眼神看向班长,班长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晚上请你吃海底捞!”

一听这话,他顿时就来劲了。不知不觉,去年的迎新日他从一个文工变成了苦力,本就不是很白的脸庞还晒黑了几分,再加上他那精致的五官,那种自然的帅气又多了几分。

本以为今年的新生也会像去年一样,因为自己拥有一张帅气的脸庞就急不可耐地靠近搭讪,可是显然,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对自己并没有一丝非分之想。可自己却对这个小姑娘起了兴趣。

沐恩若看着电梯外面的男子迟迟不肯离去,并且一直盯着自己看,她好怕下一秒那个男人就冲进电梯,强迫自己买他的什么产品。

于是她一只手在电梯开关键上不停地按,直到电梯门牢牢地关上她才松了口气。

“叮咚!”

八楼很快就到了,沐恩若把行李一点一点地拖到宿舍,和新室友打完招呼以后,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黄昏笼罩着落日,落日散发着余晖。星星点点,透过窗户,散落在沐恩若的床头。

恩若是被舍友柳琪枚叫醒的。

“晚上有迎新晚会呢!我们的军训教官都会去给我们作报告,听说有个叫易泷的教官长得还不错,据说是这一批教官中最帅的!”

柳琪枚是个妥妥的小花痴,此刻正一脸期待着晚上能遇到她心目中的教官男神。

沐恩若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坐起身来,认真听舍友们谈话。

“一起去吧,恩若,说不定有好多帅哥呢!”

柳琪枚再次向沐恩若发出邀请。

“嗯好,我也想去认识一下新同学。”

七点半整,迎新晚会上——

先是一整排身着迷彩服、系着宽腰带、戴着迷彩帽的教官在台上统一敬礼、走齐步、踢正步,惹得台下女生发出阵阵尖叫声。

接下来就是教官们挨个做自我介绍了。

轮到易泷的时候,他一上台就引起台下的女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他用手示意没有必要那么夸张,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表示尊重。这一笑就又一次让台下陷入了躁动,人群又一次沸腾起来。

沐恩若此刻正与陆鸣瑜微信聊天,询问他在哪里上大学。可是对方吞吞吐吐,不肯说出自己的大学名称。正当沐恩若想要一个电话打过去时,旁边的柳琪枚用胳膊肘戳了戳她,“看,恩若,那个就是易泷教官!”

恩若循声望去,依稀觉得台上的人有些眼熟,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