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愿(上)

一早起来,父亲就满面笑容地通知女儿:她可以如愿去上大学了!

沐恩若虽不知父亲哪里求来的钱可以有底气送她去上学,但是她听到这个消息时,仍旧喜极而泣,开心得像个孩子。开心之际,她并没有忘记感恩,“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说了许多煽情的话。父女两人相拥着哭泣了好一会儿。

得知这个消息后,沐恩若迅速打电话给闺蜜秦萌萌和发小陆鸣瑜,“煦暖咖啡厅,我有要事!”

咖啡厅内——

“可以啊,若若!看来我平常对你的一些教导还是有用的!”秦萌萌听了这个消息后,一只手拍着沐恩若的肩膀,仿佛是一位老者正在谆谆教导晚辈。

“恭喜,恩若!”陆鸣瑜听后并没有像秦萌萌那样激动,但是从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还是打心眼里替恩若开心的。

随后,秦萌萌提出要一起逛街购置大学必备物品的主意,陆鸣瑜却说“网上那么多平台,随便找一个购置不就好了。”

秦萌萌嗔怪道,“你懂什么?我和若若马上就要分隔两地了,这是我们开学以前为数不多的一次相处啦!”

陆鸣瑜挠挠头,似懂非懂地说,“好吧,是我见识浅薄了。那,需要我陪吗?”

说第二句话的时候,陆鸣瑜有意识地望向沐恩若,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不用啦,我们自己就好。”秦萌萌自顾自地回复,“对啦,鸣瑜,你考到哪里呀?”

陆鸣瑜又一次习惯性地挠挠头,“啊我...还不知道呢!”说完他迅速低下了头,似是有意闪躲。不过两个天真的女孩子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享受在一起的时间吧!”陆鸣瑜说完便与她们二人告别,叫了一辆回陆家的出租车。一路上,陆鸣瑜的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

他看着手机上的录取通知,心里乐开了花。虽说以他的分数,完全可以在C城找一所不错的211院校,可是他当初报志愿时,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和沐恩若一样的城市——A城,但以他的分数不足以考入A城最好的华大,只能考取其他的一本院校。

尽管如此,他还是丝毫不后悔——他早就已经倾心于沐恩若了。如今她独自一人去距家千百公里的A城上学,他又怎能不陪着她?万一若若在外受欺负,抑或是被别的坏男人盯上了怎么办?这一切都是需要谨慎的。

若若说自己十八岁之前不考虑谈恋爱,那他就等她十八岁生日那天跟她表白,这样两个人就能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而且还不用异地。

陆鸣瑜这样想着想着,居然笑出声来。

------------------

接下来的日子里,沐恩若整日沉浸在对大学的憧憬中。她加了学校了迎新群,还有许许多多社团的纳新群。

即便可以去上学,恩若还是觉得需要做些兼职来减轻家里的负担。于是她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兼职,无论是餐厅里的洗碗工,商场里的临时售货员,还是大大小小的家教与码字员。只要有较为可观的收入,她都尽可能地去尝试。

她不想让爷爷以为,她对沐家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是个应该早点嫁人的“赔钱货”。

两个月以后,她如愿坐上了去往A城华大的飞机。按沐家家规来讲,这次应该是父亲沐霖和沐老爷子一起陪同,可由于爷爷生病了,只好让母亲林静一同跟随。

从没坐过飞机的沐恩若,第一次乘坐如此庞大的交通工具,未免有些激动。但很快这种激动就化为了一种厌恶——飞机的隆隆声让她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耳鸣,耳膜好像在向外扩张,好像马上就要胀破一样。

幸而A、C两城的距离不足以让飞机飞行太长的时间,两个小时后,飞机安全着陆,沐恩若的耳鸣状况也恢复了许多。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正是秋高气爽的时日,开学这天天空湛蓝深远,碧空如洗,秋风阵阵吹来,吹起衣袂,吹起发丝。

华大是全国顶尖高校,当别的院校都允许父母进校为孩子收拾床铺、打理东西时,华大却一枝独秀,秉持“让孩子独立”的观念,拒绝任何除学生以外的人员进入校园。

看到身材瘦削的若若独自一人拉着行李箱、费力地提着两个比行李箱还要大的包裹踽踽进入学校大门时,父亲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可母亲的泪水如决堤一般,不由自主地无声流淌。

作别了父母,终于如愿来到期盼已久的大学校园,天真的沐恩若还以为大学和之前的学校一样,都是于学生而言最安全的地方。

刚入校园,就有热心的学长前来搭讪,“学妹,要不要学长来帮忙啊?”沐恩若看此人一脸油腻,满脸堆肉,心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学生,于是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用,谢谢!”

正当她打算离开眼前这个油腻男时,没料到那人竟一把抓住她的包裹带,继续无礼而又威胁地说道,“还是让学长来帮你吧,学妹!”说完就要抢她手里的包裹。

沐恩若紧紧抓住不松手,嘴上还大喊着,“快来人呐,抢钱啦!”

这是秦萌萌在入学的前一晚教给她的——如果有面相不善的学长硬要帮你提东西,你就大喊“抢钱啦!”这样就会有人注意到你啦!

油腻男觉得自己快要胜券在握时,肥硕的身体却一把被人推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又高又瘦的小伙子,正当他想要起身反击时,他看到了对手耳后的蜘蛛纹身——他趔趄地后退了几步,知道这人不好惹,淬了一口“真晦气”,便悻悻地离开了。

沐恩若被“英雄救美”,自然是感激地不得了,连忙低着头道谢。男人轻松地提起沐恩若的包裹,拉起她的行李箱,便轻声说,“他们就是那种整日不务正业的学生,你别往心里去。这样吧,我送你回宿舍,也好免了那类人对你再次骚扰。”

抬起头后,沐恩若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男子的俊俏脸庞,连“谢谢”都忘了说,只说一句“好的”便跟着眼前的男子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