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转机(下)

沐霖轻手轻脚地进屋,然后又轻手轻脚地掩上房门,从旁边拿了一把椅子继而坐在女儿对面。

沐恩若似是察觉有人,轻轻抬起泛红的小脸,眼角还挂着几滴泪花,揉了揉哭红的眼睛,轻轻叫了声,“爸爸。”

沐霖从未见过女儿如此悲伤难过,即使之前被父亲沐老爷子一直歧视,也没见女儿轻而易举就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沐霖瞪大了眼睛,问女儿事情的经过,额头间的皱纹被他这么一弄显得更加深刻。

恩若先平复了一下情绪,继而用略带抽泣的哭腔把事情完完整整、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父亲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灰棕色的眼睛后面让人无法察觉他到底在想什么。

话毕,父亲问她,“你怎么想的?”

“我不想复读...压力太大了,我怕,我承受不住......”

恩若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怕父亲也像爷爷一样回绝地太过彻底,她又赶忙补充道,

“爸爸,我大学可以自己勤工俭学的,我...我可以少吃一点,生活费可以少一点,我,我也可以不买化妆品,不吃零食的......”沐恩若这次的声音稍大了些,忧伤的眼神中夹杂着担心、恐惧,还有一丝坚决。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父亲伸出饱经沧桑的手,覆上了女儿的头,随即嘴角露出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笑。

父亲从自己的房间出去以后,沐恩若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她使用了那个所谓的“完美方案”,她不想骗取同情,但是她现在的确需要打动父亲,她厌恶圈套,但是这次她必须这么做。因为她太想要离开这个家了,她对这个家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留恋。

父亲懦弱,只知道一味地顺从父母;母亲没有地位,更谈不上参与家中的大事小事;爷爷是一家之主,但是他只喜欢弟弟,在他眼里,她沐恩若就是这个家的“累赘”,越尽早甩掉越好;奶奶和母亲一样,都毫无地位可言。

只要上了大学,我的命运就可以自己把握了。

沐恩若这样想着。她不确定自己的“苦情戏”是否成功奏效,还是在阅人无数的父亲眼里就像个笑话。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上大学,她甘愿承受这一切。

看着楼下收垃圾的阿姨又一次把垃圾一个不落地全都收走,她想,要是人的烦恼也能像清除垃圾那样简单就好了。

晚饭时刻又到了,弟弟已经吃饱跑去一边自顾自地玩耍去了,她的餐碗里静静躺着弟弟为她留的三个灌汤包。

菜已经都上完了,可是餐桌上只有母亲、奶奶还有她沐恩若,不见父亲和爷爷的身影,只能看见书房的门紧闭着。

家教第八条:长辈不上桌谁也不允许动筷子。

沐恩若的肚子早就已经咕咕叫了,可是爷爷和爸爸还在书房没有上桌,奶奶和母亲不敢动筷子,她更不敢。

奶奶把桌上的菜热了又热,将近半小时后,爷爷和爸爸终于从书房出来了。

两个人都一脸严肃,上了桌以后又都变得和睦起来,父亲为爷爷夹菜,面带笑容,丝毫看不出两人刚才的谈话是否愉快。

或许这就是家教的威力吧。沐恩若心想。因为家教第七条便是子辈需要在饭桌上为父母亲夹菜,并且不准把任何情绪带到饭桌上。

今夜全家人谁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沐恩若不知道是否自己的苦肉计奏效了,也不敢去询问父亲。

每晚九点,是沐家人准时入睡的时间。可今晚的沐恩若却了无睡意,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皮卡丘玩偶,久久不能入睡。

忽听得开关门的声响,恩若以为是母亲——这是她和母亲惯用的交流方式。她蹑手蹑脚地起身,手握门把手,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声音惊扰任何人。

待她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探出头向客厅张望时,却发现父亲沐霖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一手夹着香烟——在她印象里,父亲是从来不抽烟的,一手拿着手机不断地下滑翻看,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紧接着,父亲像是发现什么重要线索一样,连忙把手中的香烟掐灭,从沙发上匆忙起身,拿着手机就去了阳台。

月色如水,父亲正背对沐恩若,似是在和什么人通着电话。

“王哥,哎是我,我是老沐。这不是女儿考上华大了么,学费有点不够,你看能不能......”

父亲近乎企求的语气深深刺痛了沐恩若的心,这一刻,她知道,父亲确实劝服爷爷要让自己继续上大学了。可是她并没有一种如释重负感,反而多了几分负罪感。

因为她,父亲不得不低声下气向别人求情,也因为她,让父亲在不惑的年纪平添了几条皱纹。

这一刻,她发现父亲的背影是如此的沧桑,仿佛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站在那里。

她悄悄回到房间,尽管仰面朝上,可两行热泪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这样的坚持是否值得,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自私了,害得全家人都跟着受苦?

看着手机上萌萌发来的“成功了吗?”,一时间她竟忘了回复。

三分钟之后,萌萌打来电话,又问了一遍那个问题。沐恩若哭着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叙述给她听,对面沉默了一分钟,继而回复,

“除了你自己,再没有别的人肯为你考虑了。沐恩若,你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几句话虽简短,但铿锵有力,的的确确把沐恩若震慑住了。

一边是最重要的一次命运转折机会,一边是家人的幸福,两者就像两个小人儿,在沐恩若脑海中不停地打架,无休止地打架......

沐恩若一边哭一边紧紧抱着皮卡丘玩偶,哭着哭着,她就进入了梦乡。在这里,没有学业,也没有家庭,只有她和秦萌萌,还有陆鸣瑜,三人一齐手拉手,奔赴光明的未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