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转机(上)

煦暖咖啡厅——

“萌萌你...找我来有什么急事吗?”被暴雨浇成落汤鸡的沐恩若气喘吁吁地问秦萌萌。

秦萌萌还没说话,一旁的陆鸣瑜看不下去了,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沐恩若身上,“没打车吗?怎么淋湿了?”

然后一边给沐恩若递热饮,一边心疼地皱眉。

“雨太大了,不好打车。萌萌一说有急事找我,我就自己赶过来了。你呢,阿鸣,你怎么也在这?”

“我也是被她匆匆忙忙叫过来的。”陆鸣瑜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两人的目光一齐聚集到眼前这个竖着两个低低的丸子头的女孩身上。

“我...考上了海大。凌寒考上了南大。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丸子头女孩说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沐恩若和陆鸣瑜都知道这个“他”是谁。于是三人一齐沉默起来。

他高中曾经给萌萌表白过三次,可她都以要好好学习拒绝了。萌萌心想,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还怕撑不过这三年?

原本她打算,如果毕业之后他再表白,她就马上答应他,并且和他一起商量报考同一所大学。

可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就在距离毕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候,凌寒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了,而且两人还去拍了暧昧的写真照。

看到写真照的那一刻,秦萌萌一下子瘫软在了床上,抱着沐恩若就是一通痛哭流涕,呼天喊地。

沐恩若连忙安慰她道,“别担心,万一你们考到同一所城市呢。或许你还有机会的!”

听到这里秦萌萌停下了哭泣,一脸真挚地看着恩若,“真的吗?”说完还冒出两个鼻涕泡来。

秦萌萌用了一个晚上翻看凌寒的朋友圈,把他曾经记录下想去的城市都一一记了下来,并且报了一堆符合分数的大学。

本想着碰碰运气,哪怕和凌寒在一个城市也好。可是现在......

秦萌萌低头啜泣,小小的肩膀微微颤抖,两个丸子头也颤颤巍巍,轻轻抖动。

陆鸣瑜和沐恩若两人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安慰她,只好劝她说,世界上的好男人千千万万,大学里的优质男性更是数不胜数。

“好好学习,不为别的,只为找一个好老公!”

这是沐恩若的至理名言。

花了好长时间才把秦萌萌从悲伤的边缘拉回来,上一秒还面露喜色的沐恩若,转眼间又泪眼汪汪了。

她把今天发生的事完完整整地讲给面前两个朋友听,陆鸣瑜还没听完就吵着要去沐家见沐叔叔。

“这事我爸还不知道呢!不过晚上下班以后,爷爷应该会和他商量的吧!”沐恩若抬头望着窗外,红色预警的暴风雨已然没有了刚才的气势,雨滴渐渐小下来,风声也逐渐消散。看着地上经过暴风雨洗礼的满地树叶,沐恩若陷入了沉思。

秦萌萌这时看不下去了,“若若,这种时候你可不能示弱啊!归根结底,最终决定权还是在沐叔叔,爷爷奶奶再怎么看不惯你,也改变不了沐叔叔的决定!所以你不能坐以待毙,而是去求情。”

沐恩若收回停留在窗外的目光,转而移到好闺蜜萌萌身上,“求情?”恩若冷笑了一声,“只怕我越求情他们越觉得我卑微低下吧!从小到大我求了多少次情了?可没有哪一次是顺了我的意愿。”

“这不一样!沐爷爷现在已经年过七十了,你们家训不是有一条,说什么...老人年逾七十不再干涉家中大事吗?”

“啊!”沐恩若大叫一声,发觉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在看他们时,她马上做了个抱歉的表情,然后小声地说,“好像是哦!”

“你这样......”

三人悄咪咪地拟定了一个完美方案,如今,就等沐霖下班回家了!

傍晚时分,经过红色预警暴风雨的冲刷,整个C城仍处于一片狼藉中。沐霖一整天都待在车间里,为甲方做橱柜与展台,偌大的车间里就只有他和他的徒弟小德子。车间虽通明,但可以说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也就是说,沐霖完全不知道现在C城的大街上有多凌乱。

拍拍身上的灰尘,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沐霖准备开着那辆已经陪伴自己多年的旧车回家了。

当初人们挤破头都要定居的C城,如今真的成为自己的栖身之所,反而觉得没有当初想的那么好了。

沐霖哗的一声拉开车间的大门,外面的景色无疑不叫他大吃了一惊:他最心爱的垂柳树枝条四散,遍地都是被暴风雨吹落的杨树叶,围着垂柳摆的一圈杂花盆景也东倒西歪,像一个个不听话的孩子。地面上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洼,柳叶散落在水洼里面,狼狈至极。

沐霖抬头望向天空,发觉黑云四散,天空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他用自己的破旧手套擦了擦车上的脏水,然后把手套又挂在高高的垂柳枝间。转身迅捷地坐上车,挂上车挡,踩下油门,然后消失在一片狼藉之中。

沐家——

听到沙哑的鸣笛声,恩若和小逸知道,是父亲回来了。

小逸仍像往常一样飞奔出去迎接父亲,可是不同的是,这次恩若没有出来。

沐霖看到儿子后非常高兴,感觉一天的疲劳都烟消云散了,然后把热腾腾的灌汤包递到儿子面前,

“去,跟姐姐一块吃!”

“姐姐今天好像不开心欸爸爸。”小逸心事重重地盯着手里的灌汤包,开口说道。

“为什么呀?是不是你又不听话,惹姐姐不开心了?”沐霖并没有把儿子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一边轻推着儿子进家门,一边半开玩笑半随意地问道。

“爸爸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说着小逸便提着灌汤包往客厅走去,而沐霖则去浴室洗了澡换了衣服。

打开女儿的房门,迎面扑来的是忧伤与悲凉的气息,看到女儿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膝,头卧在膝盖之间,一语不发,微微能听到的只是女儿的啜泣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