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长远打算

肩上一沉,温暖随之而来。

华如逸走到妹妹跟前把披风系好,这一艘船上都是陪嫁的人,这个位置他不用担心妹妹被人看了去。

“要是这么不愿意离家,当初又何必答应嫁呢?你可以多相信爹娘,多相信哥哥一点,你不同意,我们华家抗了这旨就是,天下如此之大,何愁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华如初偏了偏头倚在哥哥胸前,“哥,爹娘老了,我想让他们过安稳日子,武林盟主也就是一个名头,有麻烦了得抗着,最不能当出头鸟的时候也不能退却,以爹的性子宁愿死都不会耍阴招,可别人会,哥,再过一年就是武林大会,到时候你一定要想办法让爹当不成。”

“对你没有影响?别忘了,你之所以会嫁入祁家就是因为你是武林盟主之女,你是为武林和朝廷联姻。”

“哥,你太小看我了,一年时间不管做什么都够了,如果将军府值得我呆,祁佑那个男人值得我付出,那我也会为将军府打算,如果,他们不值,爹当不当这武林盟主又有何差别?”

从哥哥胸前抬起头,华如初笑得眉眼弯弯,掩住其中的点点遗憾,“哥,你是不是好久没见到华久了?”

华如逸仔细一想,还真的是,“还是一年半前爹生日见过,你派他去哪了?”

华如初向前一步靠在栏杆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江面,脸上带着兴奋之色,“我花重金买到一条消息,在靠近青州海域有一个小岛,面积只有小镇大小,但是上面鸟语花香,那人形容是一个世外桃源,最主要是,上面有淡水,水里有鱼,岛上有果树,这些就足够让人生存下去,我让华久带了人去打前站了。”

华如初回头,“他传回来过几次消息,确实有这么个小岛,上面的情况比描述的还要好,而且,那里离青州不远,但是地方隐蔽,很难让人发现,哥,你知道我想怎么做的,是不是?”

华如逸只觉得胸口酸疼,“你一年半前就开始计划了?”

“不,更早之前,哥,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生气,武林中人说得好听点是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可我只觉得他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仗着身手比普通人厉害就四处招摇,一旦被有心人算计他们便是炮灰,武林为什么总是不能平静下来?要是没有那些用心险恶的人撩拨,武林不见得就会和朝廷对立至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旦南朝出现一个睿智的皇帝便是武林的灾难,到时候,爹哪怕不再是盟主,只要被有心人用话激上几句他一样会出手帮忙,所以,我要把爹娘送得远远的,哥你也要躲得远远的。”

“你的意思是,朝廷会出一个厉害皇帝?”

华如初低下头看自己的掌纹,纵横交错,几条大的却看得清清楚楚,算命的说,她这辈子就是个操心的命,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哥,我查过祁家,你知道我通过琳琅阁查出什么来了吗?”

“我一直以为琳琅阁是做生意的。”华如逸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妹妹他好像太过小看了,哪怕是他一再的在心里提高那个度。

“本来就是做生意的。”华如初笑得狡黠,“可也没人规定只能做生意,再说买卖消息也是生意的一种。”

华如逸无奈,这些天一直没见好转的脸色这会终于有了点笑意,“那你说说你查到什么了?”

“我们进屋说。”

回屋内坐定,丫头们上了茶后静静的站在小姐身后,这是华如初一开始就让她们养成的习惯,只要她没让她们出去,她们都不用避开。

“说吧,都挑起我的好奇心了。”

“祁佑如何我不多说,但是通过祁佑拔出来的泥却让我留了心,干脆就查得深了些,还真让我查到些有意思的了,当朝太子闻昱丹是祁家支持的对象,祁佑和他的关系很不一般,从小就一起混大的,情份和别人自是不同,可以说一旦太子倒台,祁家也完了,这太子本事不错,他是前皇后之子,幸好南朝向来太子立得早,再加上祁家以及外戚拼命保,否则这太子之位还真是说不好。”

华如初哼笑一声,喝了口热茶继续道:“现任皇后之子只比他小三岁,手段风度俱是上上,他使了千般坏别人都不会想到他身上去,名声非常好,支持他的人相当多,可以说,他和太子之间已经是个死局,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太子弱于二皇子。”

华如逸猛的站起来,声音中带上了怒意,“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还要跳下这个火坑?太子一完祁家跟着完,你是准备给谁赔命?”

“哥,哥,你别生气,先听我说完,我怕死得很,怎么会去送死,我还没说完呢。”华如初抓着哥哥的手臂晃了晃,为了平息兄长的怒火罕见的撒了娇。

华如逸也算是了解自家妹子,祁家和他们华家什么关系没有,以小妹的性子怎么会为个不相当的人赔命?只可能是……“又在算计谁?”

“哥,我又不是天天都在算计人,你把我想好点。”

华如逸哼哼两声看着她,用眼神催促她快点老实交待。

“我说我说,那个二皇子身边有个人我很感兴趣。”

“男人女人?”

“女人,他的女人,要不是她出现时二皇子已经立妃了,以她的本事真有可能成为皇子妃,哪怕是她没有个显赫的背景。”

“怎么,比你还厉害?”

比她还厉害?华如初笑得如同春暖花开,“我们不是一个段数的。”

“那你还对她感兴趣?”

“看着别人拼命蹦哒,到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哥你不觉得挺好玩的吗?”

华如逸这会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你还没交待为什么在明知道内情的情况下还同意嫁入祁家。”

“很简单,因为太子比二皇子要走得稳,一步一个脚印,速度不快,根基却打得结实,就算上面倒塌了,根基动不了他就有翻盘的机会,这样的人走得远,二皇子得到的一切都太容易了,如果没有他身后那个女人,磨砺一番,他必定是太子的劲敌,说不定太子还会败在他手里,可惜出现了那么一个女人,他太依仗她,而那个女人看似厉害,其实……就是个纸老虎,只要把这纸老虎撕了二皇子就乱了,当然,我不会去提醒祁佑的,二皇子现在是很好的磨刀石。”

华如逸看着自家妹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希望出个明君?”

“天下太平我才好做生意啊!哥,我要养家呢!”

“华家不用你养,你打算养祁家?”

“祁家关我什么事,我要养爹娘,还要养哥哥姐姐啊!”

看着笑得狐狸一样的妹妹,华如逸觉得有点手痒痒,“我们不用你养。”

“别啊,哥,能养着自己愿意养的人是很幸福的,你不能剥夺我的幸福感。”

PS:朵朵说让我在后面求推荐票,你们给我吗?给我吗?给我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