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请辞

范阳地处幽州,范水以北,聚集了众多的名门望族,被誉天下第一州。因世家儿郎多在沈氏青山书院求学,是最显魏晋风流之地。

沈十八却对此嗤之以鼻。画皮难画骨,风流他们倒是学了个十成,风骨却难觅几分。

当年哪个儿郎不是上马驱鞑虏,下马论天下。如今这沈氏大宅里,也只有她这清越剑是当真见过血的了。

一剑刺喉,沈庭只觉得寒光一现,一个鹞子翻身险险躲开,踉跄了几下,显得有些懊恼。在阿妹面前失手,让他觉得有些丢脸。

“十八胜之不武,阿兄来寻你,可没带大刀。”他常年战场杀敌,剑太轻,不如砍刀趁手。只如今在家中,怕提着刀吓坏了那些弱鸡们,便收了起来。

十八收剑入鞘,笑道:“阿兄来得正好,静欲向祖母请辞,与阿兄一道去长安。”昨日一夜好眠,她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活不过十八又如何,本来这辈子就是多出来的,多活一刻钟也是赚了。

只是岁月苦短,她要为阿娘报仇,还要安顿好兄姐。长安,那是非去不可的。

沈庭一听,心下更是惭愧,十八什么都知晓,却仍愿意去助琴娘。

沈老太太住在沈宅最东面的福寿园里,整个园子里山石林立,定睛一看,竟是上百个各异的寿字,当真是福气鼎盛,不输天家气度。

尚隔数步,便听得十六爽朗的笑闹声,她是沈老太太的手心宝,打小便住在这福寿园里,由老太太亲自教养。

十六,却是簪了牡丹的。

沈庭听到女郎的笑声,有些发怵,可是十八脚步都没有顿一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门口的小丫头见到二人,轻挑珠帘,脆声响起:“七郎和十八娘来请老夫人安。”

说是老夫人,崔氏却并不老。她来自清河崔家,亦是名门望族。嫁入沈家之后,诞下三个嫡子,两个嫡女。又送走了公婆,如今是沈氏内宅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沈崔氏穿着绛紫色绣着杏花的外袍,坐在主座上,正听着十六说话,嘴角带笑,肤白微胖,眼角全是细纹,这是一个很爱笑的人,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七郎你这个不孝孙儿,可算是等你归来了;我这老婆子儿孙满堂,可是每年祭祖,却独少你一人,我这双眼,可都盼穿了!”沈崔氏说着,竟然站起身来,眼中含泪。

十八见一旁的阿兄眼中泛泪,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失散亲人再相见的好戏。赶忙快步上前,挽住沈崔氏的手,连声说道:“祖母别难过,阿兄保家卫国,过家门不得入,日夜遥望范阳思念亲长,若是累得祖母落泪,那便是阿兄的罪过了。”

沈崔氏听得擦了擦眼泪,又坐了回去。

沈庭给沈崔氏磕了头,又与一旁的伯母们见了礼,便站在十八身后再不言语。

十八却是一下子红了眼,对着沈崔氏跪了下去:“祖母,十八承蒙祖母不弃,亲自教养,本应该承欢膝下以全孝道。只是昨夜梦见阿娘,问十八簪了什么花,又问父亲可好?十八无言以答,羞愧不已。还请祖母准辞,让十八随阿兄去长安,一探父亲,以慰亡母。”

十八要去长安。这话一出,满屋子的人心思各异,均偷偷地打量老夫人的脸色。

大楚对女子管束并不算严格,有父兄相伴,出行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十八毕竟已经簪花,按说应该在范阳择婿而嫁,若是去长安,那王家的事……老夫人会答应吗?

“好孩子,难为你了。十八甚少出远门,全靠七郎你了。”沈崔氏不舍的拍了拍十八的手,嘴里对着沈庭说着话,眼睛却定定的看着十八,仿佛要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什么。

等到和十八一同出了门,沈庭还有些迷迷瞪瞪的。他是片刻也不想待在这个阴阳怪气的地方了。

“阿兄,若是以后有人问起你为何多年不回范阳,就照十八今日回答即可。不孝是大过。”十八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沈七郎,当真是个莽夫,是个直肠子。

不孝是大过。看来沈崔氏是真心厌恶沈庭,毫不掩饰,这是为什么?她一开口,便说他不孝,沈氏儿郎天南海北,怎独他不祭祖,不敬长?

明明鲁氏已经为沈氏舍了一条命,崔氏却为何要苛待她的遗孤?

沈庭虽然鲁直,却并不笨,一下子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背上直出了一身冷汗。

“且不说这些了,阿兄且回去收拾行囊,明儿一早咱们便启程去长安。”

沈庭点了点头,虽然长安也是龙潭虎穴,但是范阳他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作为世家嫡出的贵女,沈十八有四个贴身女婢,东珠管钱财,南枝贴身伺候,北流管往来,西屏则是武婢。除了西屏是十八亲娘鲁氏陪房的女儿,其他的三人,都是沈家的世代家奴。

从十八娘决定要去长安,她们便开始收拾行囊了。

南枝遥望着福寿园,心里颇为不安,十八娘少年老成,却只有在那王六郎面前,方有一番小女儿姿态。那萱草结的绳,十八娘是从不离身的,在思量的时候,甚至会一边转着手上的草圈,一边出神。

可是昨夜,她亲眼看到十八娘把它放进箱子里了。

十八娘要去长安,那王六郎呢?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这范阳城里,谁不知道,王六郎心悦沈十八,待她簪了牡丹,便娶她为妻。可是十八娘,簪的却不是牡丹。

且这次簪花礼,王六郎也是没有来的。

想到这里,南枝忍不住叹了口气。却感觉到头上一疼,只见东珠拿着箱笼的钥匙,轻轻地砸了过来。

“十八娘的事情,自有她的章法。天下之大,没有了王六郎又如何?十八娘家财万贯,便是买上十个六郎,也是养得起的。”

南枝一听,嘴角抽了抽。

任他千百个六郎再好,也不是举世无双的王家六郎。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