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

十八娘端坐在窗前,祖父适才的话语尚在她耳边嗡嗡作响,像是暮色里的钟声,震得她肺腑翻腾,仿佛下一刻便要吐出来了。掐破的手心已然结痂,无意间牵扯到伤口,一阵刺痛。

她,沈十八,在被人告知大限将至之后,竟然还能笑逐颜开的夜宴群宾,这范阳的小娘里,怕是再也找不出比她更符合贵女典范的了。可这有何用?

上辈子亦是如此。

初春的风,乍暖还寒,吹散了身上梨花白的香气,让十八清醒了一些。她已经很久不回忆往事了。

那时候她还是大晋贵女,鲜衣怒马好不恣意,便是宗室女,亦不如她,这天下能与相师学权谋的女子唯她一人。便是嫁人,也嫁与最出色的男子,成为王氏宗妇。

然而纵然胸有丘壑,也架不住兴衰更替。晋末乱世,世家风雨飘摇,夫君战死疆场,她带着满门孤弱,撑住王氏门庭。

那时候亦是初春,她躺在小榻上,一旁的双鹤抱松铜炉里燃着淡淡地香,她很久都没有睡得那么沉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六岁的孩子,闺名沈静。

刚来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生怕露出什么马脚,让身边的人看出了破绽,可是日子旧了却让她忍不住为这孩子心疼起来。沈静在沈氏大宅里,是一个突兀的存在。

她是五房嫡女,母亲鲁氏在生她时难产而亡,父亲沈泽外放多年未归家,有嫡出兄长二人,嫡姐一人,然而从未谋面。她就像是被家人遗忘了一般,自己住在诺大宅子里。当初她并不明白,如今却是有些明白了。

“十八娘,夜风太寒,奴为你关窗可好?”大丫鬟南枝挑了挑被风吹弱的灯芯,担忧的问道。看起来昙花也不错,可是在南枝的心里,只有牡丹才配得上她们的十八娘,更何况,王氏宗妇,非牡丹不可。那十八娘……可怎么办?

沈十八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南枝,替我更衣罢。”

南枝插好窗峭,净过手,替沈十八取了今儿新簪的昙花钗。这钗日间不显,在烛光之下竟然显得流光溢彩,握在手心亦是感觉一股暖流滑过,竟是上好的暖玉。

沈十八轻拂这昙花簪,又是愁上心头。就是它,将她的前路扰乱了。

窗外的桃花又要开,她却是再也嫁不得王六郎了。

她原本想着,如今算是太平盛世,她嫁给心仪的男子,当上王氏宗妇,照拂一下这个身体的兄弟姐妹,也算是还了恩情了,美好又顺遂的一生,正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

“十八娘,七郎在院门口小踱多时,却未进来,怕是有事,可要唤他。”北流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十八的思路,今日还真是多事,有这么多想见而不得见的人来找她,告诉她一些她并不想知道的秘密。

屋里暖洋洋地,燃着不知名的好闻熏香,却不刺鼻。洁白的羊毛胡毯铺在小几下,让他有些局促,他匆匆而来,身上满是尘土,甚至还有血渍,与这里显得分外的格格不入。

美貌的丫鬟轻声地上了一碗煮好地茶,像是会遁地术一样,陡然间就消失不见了。他打小便与外祖父一同戍边,习惯不来这些世家做派。

更何况,这个阿妹是从未见过的。便是在长安,他都听过她的美名,听别人说她有多聪慧。若不是为了琴妹,他是万万不想来范阳的。把别人扔在一旁十三年,第一次见面便是求人,饶是沈庭脸皮厚,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把茶撤了,给我阿兄来壶酒。”沈庭正忐忑着,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有些愣神。

今天簪花礼的时候,他站得有些远,没能看清楚,万万没想到,沈静竟然长得如此像父亲。她比寻常女子要高一些,有些削瘦,皮肤白得发亮,一双眼睛神采奕奕,只是站在那里,便自有一股气势,像是一把利剑,将要刺过来。

她的身手不弱。沈庭想着,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恨不得立刻拔刀相向。

而沈静却突然笑了起来,满室春风。适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全都没有了。

沈庭在打量她,她也在打量沈庭。沈氏是书香世家,男子多单薄俊美,沈庭不像沈家人,他身材魁梧,虎背蜂腰,不过中人之姿,一看便是武将。

“盼了十三年,总算见到阿兄了。听闻鲁家军大败突厥,十八心中欢喜,还以为这次簪花礼,无亲近之人相证,不料阿兄竟然风雨兼程的赶了过来,十八……”

沈庭越发的不好意思起来,他哪里就是为了什么簪花礼了,他明明是为了沈琴的婚事来的。到底该如何开口?

“阿兄来得正好,今日祖父告诉我一桩旧事,还望阿兄解惑。阿娘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沈庭一震,猛地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你说什么?什么被谁害死的?母亲就是为了生下你这个孽障剖腹取子而死!”

他说完,自觉失言,跌坐了下去。就是因为这个,十三年了,他从来都没来看过一眼十八。

剖腹取子?沈十八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不敢想象。

她醒了醒神,怒极反笑:“难怪鲁氏满门被屠,教出的都是你这等蠢钝之人。今日祖父亲言,改元之时,他路遇刺客,阿娘只身抗敌,身中毒刀;大兄亦然,方难于行。那刺客的刀可真是长了眼,原本要杀的人一个没死,反倒是我们这一房的人,死的死伤的伤,阿娘死了,大兄残了,谁获利?”

十八说完,满室寂静。沈庭已经被问得哑口无言,他想说,阿娘和大兄有武艺,自然容易中招,可是世家男儿谁没有个武艺傍身……

鲁氏满门被屠?什么叫满门被屠?明明是战死沙场……

“当时祖母病重,大伯母带着各房家眷一起去远山寺祈福。归来途中遇到了一群匪徒。我当时年仅五岁,阿娘将我藏在马车里,她与大兄一同抗敌救人。”

“后来听到外头的人声音小了,我便走了出去,只见阿娘坐在地上,交了一张纸给袁阿么,然后……然后拿起刀,剖腹取子,生下了你,大兄在一旁昏迷不醒,满地都是血,都是阿娘的血……”沈庭说着,竟然流下泪来。

自己剖腹取子,那画面光是想象,都知道有多惨烈。沈十八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仿佛要把自己的委屈,连带鲁氏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她重生到大楚这么多年,从未真正将自己当成沈静。她费尽心机成为祖母跟前的红人,名扬天下的贵女;嫁王氏儿郎,分明就是照着上辈子的痕迹,一步一步过回熟悉的日子。她在害怕,满世皆楚人,安知何处是吾乡?

现在她却舍不得浪费鲁氏为她换来的每一刻,她便是沈静,是大楚的沈静。这一刻,她仿佛才真正的重生了。

沈庭走出门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红的。他只觉得脑子乱哄哄的,他明明是来问沈琴的那桩糟心亲事要怎么办的,却心中有了更多为什么要问。阿娘是被谁害死的?

他正呆愣着,北流塞了个灯笼在他手中,轻轻说道:“十八娘说,琴娘的亲事,让您不必挂心,必不能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