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好....好热’

宋予浑身难受的在床上翻滚,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一层厚重的雾气深深的盖住。

迷迷糊糊间,她感受到一股霸道的意识钻入她的大脑,想要侵占她的意识。

宋予奋力反抗,但是还是没能抵抗住这股意识。

就在她要彻底被这股意识取代的瞬间,她一头钻进空间。

那股还差一丝就能完全侵占她的意识,在宋予进到空间的第一时间,立刻被空间的规则拔出,并排除空间。

宋予只觉得脑子一清,感受到那股霸道的意识消失以后,浑身一松,彻底昏迷过去。

宋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之后,只感觉身体里似乎多了某种能量。

‘欻!’

她手心突然冒出一个小火球,火球飞快擦过她的头发,炽热的高温直接把掉落的那一缕乌黑漂亮的头发烧焦。

宋予慌乱之际,手里又冒出一个火球!

这次的火球直冲宋予门面,宋予下意识的把身体扭成一个难以言喻的姿势,避开这个火球。

“呼!吓死我了!”

宋予躲过这个火球,身体恢复站姿,心有余悸的拍拍‘一马平川’的胸口。

这时,她的身体传来一阵虚弱感。肚子也开始‘咕咕’叫起来。

宋予搓了搓头发,一秒出现在一块儿种了蔬菜的一大片菜地。

随手摘了一个黄瓜,手在黄瓜皮上一抹,然后就‘吭哧吭哧’啃起来。

宋予转眼就吃了一条黄瓜、一个成人拳头大的西红柿和两个水蜜桃。

宋予的肚子才感受不到那种强烈的饥饿感,慢悠悠的还打了个饱嗝。

填饱肚子的宋予,大脑重新开始运作。

她控制着身体里那股力量,慢慢汇于掌心。

‘欻!’

一个火球在她的掌心成型,火球的温度非常高,但是却没有烧到她自己。

“这是异能?!”

宋予把火球往地上一扔,一个大约半米深的坑洞立刻出现在宋予的面前。

这个坑洞还在冒着烧焦的黑气。

宋予又在空间里试了好久,从一开始的只能发两个火球,到后来的能发两百个火球。

乃至,现在还可以一次性发出十个这样的火球。

宋予已经完全可以瞬发。

她能达到现在的水平,完全是因为她在空间里已经整整呆了三个月了!

她每次都把异能全部耗光了,然后补充能量继续耗。

这种高强度的消耗,让她的异能快速成长。

……

宋予在彻底掌握了异能以后,才出空间。

她出空间的一瞬间,一股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出租房里的一片漆黑。

宋予摸索着床头柜,在摸到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东西以后,手指立刻按下去。

‘啪!’

灯亮了,是床头柜上的小台灯(用电池的那种)。

宋予从冰凉的有着淡淡汗味儿的床上坐起来。拿起快要没电的手机,随意打开一个浏览器一刷。

〔网络异常,请检查网络设置〕

数据、无线网都没有用了。

宋予试探性的随意挑了一个通话录里面的电话打过去,结过只有‘嘟嘟嘟’的声音,

没有任何提示音,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宋予接着把出租屋里所有带电的设备和水龙头都打开,试了一遍。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看了眼只有床头的那一片白光。

宋予呆呆的坐在床头,愣了一会儿。

似乎在做心理建设。

又过了好一会儿,宋予一手拿着小台灯,一手开始把出租屋里的东西往空间里丢。

或许是有了异能傍身,宋予大胆的把堆在出租屋门口的柜子、沙发都收进空间。

锅碗瓢盆一个也不放过,最后只留了那张床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

宋予打开还剩最后百分之十电量的手机,看了时间。

四点十九分,是凌晨。

宋予拉开窗帘,看到外面的天已经有点亮了。

现在是夏初,太阳很早就会升起。

宋予看了一眼外面蒙蒙亮、毫无生机的城市,眼神冷漠。

“这就是末世的样子吗?”

“或许会有意思一点。”

以前的世界对于宋予来说,太平淡了。有空间的她,似乎与那个平淡且繁琐的世界格格不入。

宋予看着窗外灰蒙蒙的景色,眼里闪过丝丝疯狂之意。

‘唰!’

窗帘拉上,宋予转身进入空间。

把被她收进空间里的东西规整一下,全部都送到茅草屋里。

这些东西填满茅草屋的那一刻,宋予一脸懵逼的被空间规则丢出茅草屋。

她眼睁睁的看着茅草屋变成有三间房的竹屋,心里仿佛有一万头神兽从心头踏过。

还能这么玩儿?!!!

宋予一秒接受空间的神奇设定,然后开始控制东西,摆放进竹屋里。

这个竹屋正好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

一间放了锅碗瓢盆这些厨房用品,一间堆一些纸巾之类的日用品,剩下一间是她留着等下再把出租屋里的大床收进来,作为她的卧室。

“好了!”

宋予掐着腰,满意的看着竹屋,然后从竹屋里堆放日用品的那间屋里拖出一个半人高的木质浴桶。

宋予回卧室里拿了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带着浴桶,瞬间出现在雪山脉的某个小山头的山体中心溶洞。

那里有一个天然温泉,是宋予几年前无意间发现的。

宋予买这个大浴桶,就是为了隔段时间,过来泡个澡。

宋予把换洗衣物放在温泉旁边打扫干净的岩石上,手指轻轻勾起。

温泉口里冒着热气的水流就形成一个水柱,注入到浴桶里。

等浴桶里放置了八分满的温泉后,宋予浑身光溜溜的在浴桶里泡了澡,还用沐浴露什么的全身透彻的洗一遍。

一个小时过后,宋予一身干爽的抱着换下来的衣服,一手抓着已经不在冒热气的浴桶回到出租屋。

浴桶被宋予拽到出租屋里的卫生间,然后放倒。

浴桶里的洗澡水快速从卫生间的地漏口流走,哗啦哗啦的水流声在楼下的几个没睡着的住户的耳边响起。

“妈的!半夜三更洗澡!”

不知道是哪个住客,裹着自己的被子低声骂了一句。

楼上的宋予,到完水,把出租屋里的水龙头打开。

然而,一滴水都没放下来。

现在已经停水了!

宋予没有太在意,而是又把浴桶和脏衣服拿回空间,在小溪边把衣服洗了。

洗完的衣服,随意挂在竹屋前拉好的晾衣绳上。

晾好衣服,宋予出了空间。

撑着台灯趴在床上,写着物品清单。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