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世界带来了很大的问题。

全球百分之七十的人,当时都在外面。

被这场雨淋过以后,都开始有发烧感冒的现象。

这些感冒的人又传染给没被雨淋的人,搞的现在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开始又发烧、感冒的征兆。

不管你的身体抵抗力有多好,只要和淋过雨的人接触过、说过话。那么,那个人也一定很快会被感染上。

宋予本来在出租屋里睡觉,结果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吵醒。

后又被聒噪的房东吵醒,整个人烦躁的不得了。

现在是月末,房东冒着雨跑过来要房租的。

宋予看房东湿了的后背,把这个下个月的房租交了,就把门‘轰’的关上。

她才不要看房东那张扭捏作态的嘴脸。

雨下这么大还不忘过来收租,她又不会跑,雨小一点来不行啊!真是的。

宋予抱怨了几句,反锁好门,把门后的防盗链挂上,就又倒在床上。

宋予裹着软乎乎的空调被,把头埋进被角,又睡了过去。

此时,世界各地已经爆发了难以预防的流感。

淋了雨的人,刚到家、公司等等地方,就开始发热、发烫。

有人直接昏迷了过去。

去医院的路上,被络绎不绝的车辆堵的死死的。

也有不少只是微微头疼的人,只来得急去药店买了退烧药、消炎药等,常见的感冒药。

就在所有人都只以为,这是一个大型流感的时候。

异变突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昏迷送到医院的人,突然醒过来。

眼球慢慢充血,变得通红,仔细看,红眼球里,还有许多黑色丝线。

“嗷吼!”

一个突然醒来的病人,突然扑向带着口罩都难掩咳嗽声的医生。

大口咬在医生的脖颈,叫没反应过来的医生吃痛,立刻大叫一声。

这时候,其它人才反应过来。

病人的家属立刻拉开突然发疯的病人,不断的给医生赔礼道歉。

这时,另一张床上。

那个没有人陪的病人也突然起来,血红的瞳孔看向在场除了和他一样瞳孔变红的人。

红色瞳孔里的贪婪,难以掩饰。

“吼吼!”

“吼!”

两道奇怪的嘶吼声,从这两个瞳孔全红的病人嘴里发出来。

“疯了!疯了!”

“啊!!!”

不论病房里的情况如何,反正现在外面已经乱了。

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咬人的病人四处乱撞。

有不少小孩老人都被抓伤、咬伤了。哀嚎声、叫骂声,不绝于耳。

这血腥、疯狂的一幕,在世界各地上演,大街上、房间里、乡间的路等等,已经全部乱了套。

宋予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从出租屋的窗户口往外看。

顿时,就被外面如同人间烈狱的一幕,深深的刺红了眼。

“咳咳!”

“怎么回事!!!”

宋予咳嗽了一声,随后慌忙掏出手机报警。

“嘟嘟嘟......”

“接电话啊!接电话!”

宋予听着手机里的一阵阵忙音,焦急的在嘴里念叨。

“嘟嘟~!喂,你好,这里h市长喜路市公安局,请问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

宋予听到电话通了,早已准备好的腹稿脱口而出。

“南街辽阳路!马路上有疯子在杀人!你们快来!”

“好的,确定情况后,我们会立刻赶往事发点。”

于此同时,警局其它的接线员同一时间也收到了其它人的报警电话。

警局里一时间,短暂的陷入忙碌状态。

“吼!”

就在接线员温柔的安抚着一个报警群众的时候,一个人红着眼人扑上去。

他的症状,与外面疯了的咬人的怪物一般无二。

他一口咬在女接线员的脖子上。

女接线员也不是吃素的,反应过来,一脚揣开这个突然发疯的同事。

捂着不断流血脖子,露出来愤怒和错愕!

但是,被揣飞的那个人并没用安静下来,‘咯吱咯吱!’的从地上爬起来,张大血淋淋的嘴,又扑上来。

其他人也早就自顾不暇,警局也出现了这些疯子。

这些尽忠职守的警察们,碍于不能直接击毙对方,只能四处躲避,或者和对方打。

这边,无数个报警群众,在听到电话那头的嘈杂和尖叫声!不好的荒谬感充斥整个大脑。

宋予感觉不妙,立刻挂了电话。

然后,在其它软件页面随意一刷!

结果,怎么也刷不出来。

手机上方出现了几个小字。

〔网络异常,请检查网络设施。〕

宋予‘啪’的一下把手机丢到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越来越疯狂的场景。

这时候,她非常好的视力,让她清楚的察觉了外面的异常。

她发现一些人被咬伤以后,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也变成了咬人的怪物。

是的,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们的皮肤在咬了人以后,慢慢变成了青白色,指甲也暴长了五、六厘米,是怪物!!!

“咚咚咚!”

“开门!”

“快开门啊!”

这时,一阵阵敲门声响起。

是宋予隔壁的房门口传来的。

宋予拉上窗户边上的窗帘,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打开猫眼盖,眼睛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妇女,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慌乱的不断往楼梯口看。

“嗷呜!”

“咔~吼吼!”

一个少了一只胳膊的咬人的怪物突然出现,一下子扑在妇女的身上。

这时,对面的门也开了。

一双皮肤黝黑的大手伸出来,一手拉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妇女,一手拿着菜刀。

用力砍向那个怪物。

‘欻!欻!欻!’

那把菜刀一刀刀的砍在那个咬在妇女小腿上的怪物的头,妇女吃痛的不断尖叫,同时也害怕那个刀砍到她。

拿刀的那双手的主人身形也完全从屋里出来,是一个浑身漆黑,身形又有些矮小的老男人!

那个老男人一脸狠戾的拿着菜刀疯狂的看着怪物的脑袋,直到妇女的小腿上被扯下来一块肉,那个怪物才停止动作。

看起来似乎是死了。

等怪物不动弹以后,男人拖拽着哭喊的妇女回到屋里,那把沾满血的菜刀还插在怪物的脑袋里。

宋予注视完整个画面,默默的在屋子里找到一个白色胶带。

不透明的胶带牢牢地绑在盖上猫眼盖的猫眼上,宋予又把出租房里的沙发、柜子,全部都堆堵在门口,保证外面的人不能暴力破门而入。

等出租屋里没有其他大件柜子什么的以后,一脸潮红,昏昏沉沉的一头倒在床上。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