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长房嫡女

屋内,婉沁缓缓睁开眼,听见院内再无声响,知道大夫人已经离开了。

恰逢碧枝手脚轻轻的走进房里,端着一盒冒着烟的冰块,看见自家小姐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吓了一跳。

忙放下冰盒,从桌上倒了一杯凉茶递给她,“小姐醒了。您怎么没喊奴婢呢,下午有点闷热,奴婢刚刚去唐妈妈那里领了冰块过来准备给您放着。”

婉沁就着坐起来,大口吞了一口茶水,畅快的眯了眯眼,刚刚母亲的泪滴在了她的颈上,也让她心头疑问越发的重了。

“碧枝,你去打听一下,看看早上祖父来信说了些什么”碧枝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出去的时候不忘喊了香芽及燕蔓两个丫鬟过来帮着伺候。丫鬟春夏抱着一个青底白花宽口瓶进来,里面插着方才曾妈妈送来的桂花,她说道:“小姐,这桂花香归香,怪招螨的,不若就放在堂厅?刚刚香芽姐说搁在房里呢。”婉沁看了那支花一眼,点点头,也就随她去放了。

正是下午日头毒辣的时候,自大夫人走后,婉沁也全然无睡意,正软绵绵的靠在榻上,脚底边放着的是一桶冒着丝凉气的冰块,香芽端来一盘子荔枝,用冰块镇着,这是太妃赏下来的,年年都有那么一箩筐几房分分,到了大房这边,哥哥几个又痛这个妹妹,通通落在了清心居。塌边放着今天看的那本书,她也无心思看了。

正琢磨着要不要去祖母那边打听点消息,碧枝慌慌张张的回来了,大抵是一路小跑,脸还红扑扑的,她顾不得擦一下头上的汗,大口喘着气。婉沁忙坐直身子:“快点坐下喝点水,你可打听到点什么了?”

燕蔓忙倒了一杯凉茶,递给碧枝。深吸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水,碧枝才说话利索一些:“小姐,说是太妃娘娘让老夫人挑家里小姐们进宫做娘娘,说是老夫人定下来就是小姐了。”婉沁听得有点讶异,她问道:“谁说的消息?可还准确?”

“奴婢问的大夫人身边的夏荷,今儿在老夫人那边她就贴身伺候着,因着她跟奴婢有些许交情,又加上这事估摸着就定下来,小姐迟早也要知道,就说了,听说嬷嬷就这几天到府里。”

婉沁听完也知晓十之八九不差了,毕竟年岁还小,再聪颖也有几分慌乱,太妃娘娘自十五岁入宫,到现在可是几十年未曾回过陈家了,再加上祖母在金陵,祖父连着去递帖子去拜见一下都难,她不过想跟旁人一样,挑个如意郎君,离祖父母双亲都近一些,才不要那劳什子的宫里当什么娘娘呢。

想到这里,婉沁忙吩咐香芽替她换了衣裳,梳头发,她要去找祖母,祖母一向疼她,断不会强迫她的。

催促着梳妆好,婉沁带着丫鬟往南院那边走,太阳毒辣的厉害,香芽打着伞一边说:“小姐,您不若晚膳过后再去请安吧,老夫人这会儿估计休息了。”婉沁摇摇头,扭头说道:“我现在就去祖母院子里候着,不吵醒她,等她醒了我再去伺候她。”

香芽听闻也就不说话了,脚上更快了几分,才勉强跟上陈婉沁。

陈府规矩繁琐,

陈冲几个儿子早就分了家,但未单住,南院住着陈冲及陈老夫人。北苑住着未出阁的姑娘们,东苑是最大的院落,合着占了整个后院的三分有二,几房老爷夫人都住这边,衔接这前庭的北苑,北苑是陈家的孙子辈住的地方,那边独立设了陈家的学堂。故陈婉沁从北苑走至南苑,中间穿过了数个大大小小的回廊,也经过了风格迥异的几个花园,往常去请安的时候,她最爱的就是慢悠悠的走着,瞧哪边的花园的花又开了,哪边又谢了,路过的池塘里面的锦鲤有没有又肥了一些,今儿她一并视而不见,只脚下不停的往老夫人那边走。

远远瞧见了南苑门厅前的假山,她越发快了,三步并两步的走过去。

杨妈妈正在院子里数落着干活懈怠的小丫鬟,眼睛瞅见了大房的小姐,忙赶上去:“沁小姐,您这大热天的怎么过来了?”

婉沁一向尊重这个照顾了祖母三十几年的妈妈,见她小跑着过来似乎要搀着自己,忙示意碧枝迎上去虚扶她。杨妈妈笑的更温柔了几分“沁小姐,老夫人歇下了,您到厢房去歇一歇,正巧三夫人刚刚让人送来了八宝斋的绿豆糕。”

婉沁点点头,乖巧的说道:“那烦劳杨妈妈了,沁儿就在厢房等着,祖母醒了你可千万要告诉我。”几个丫鬟拥簇着就去了厢房。

陈老夫人素来睡得浅,今儿约莫是情绪波动的厉害了些,反倒是还做了许久的梦,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都蒙蒙黑了,杨妈妈听见动静,麻利的端上一碗参茶。

“什么时辰了?”陈老夫人抿了一口参茶,半响的问道。

杨妈妈从旁边候着的丫鬟手上接过湿帕子,一边回到:“快到酉时了。”

陈老夫人点点头,不做声,叹了一口气:“小莲啊,大夫人可还来过?”小莲是杨妈妈的乳名。杨妈妈轻轻摇摇头,说道:“大夫人不曾来过,倒是沁小姐晌午就来了,一直在厢房等着您呢。”

老夫人一听,倒也明白了几分,仔细的梳洗过后,由着杨妈妈扶着,几个丫鬟拥着,往厢房那边过去了。

三开间的房间,雕着各式图腾的黑色檀木大门口,香芽几个丫鬟就站在门口,瞧见了老夫人过来,忙行礼问安。老夫人瞧见这样子,倒是好奇了几分,问道“你家小姐歇了?”

香芽回:“老夫人,小姐看书一贯不喜奴婢们在旁边伺候的。”

老夫人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只缓缓的往里走,打开门,瞧见的就是正厅的贵妃榻上,精致可人的小姑娘趴在上面,榻上摊放着一本书,正看的专注着,时而喜上眉梢,时而眉头紧皱,老夫人瞧着有趣,也不让人吵她,只慢慢走过去,榻上的女孩浑然不觉。

“沁儿在看什么呢?”老夫人凑近打趣道,婉沁才发现祖母已经醒了,忙正襟危坐,瞅见香芽就在下面站着,嘴里念念叨叨:“祖母您可真是的,香芽你这坏丫头,改明儿我就罚你渎职之罪。”

老夫人听闻越发有趣了,她摸摸孙女的头,笑呵呵的说:“沁儿小小年纪还知道渎职之罪呀?”

婉沁顺势把头又凑近一些,像一只正享受抚摸的猫咪,娇气而慵懒。老夫人惯是喜欢这种撒娇天真的孩子,也乐的凑趣。

杨妈妈见状也估摸着祖孙两大概是要一同用晚膳了,忙吩咐人去跟小厨房打招呼,让添几道菜。

婉沁见老夫人心情颇为愉悦,忙拉着她坐下来,自己正经端坐着,神情狡黠:“祖母,您猜沁儿给您带什么来了?”老夫人见她并无萎靡之色,权当她不知情,便把这事暂搁脑后,听她一派天真,倒是真有几分好奇的问道:“咦?你这小丫头呀。快跟祖母说一下带了什么稀罕玩意来呀?”

小姑娘笑得越发神秘,拿出刚刚看的书,正是那本西域奇志,她声音清脆,朗声说:“这是哥哥花了金锭子买的书呢,孙女瞧着里面很有意思的,就拿来跟祖母一块儿看。”

老夫人笑呵呵的打趣,“祖母年纪大了,看不得书了。你跟祖母说说呗”

“祖母,这里面写的都有趣极了,这里面说西边长着大鼻子黄头发的商人看着挺坏的,可是他们只准娶一个媳妇。以后沁儿长大了,也要找一个只娶沁儿一个的男子。”

老夫人听闻脸色沉了下来,大声呵斥:“胡闹!”婉沁从榻上下来,鞋都没穿,跪在地板上,语气坚定:“祖母,阿沁不愿去宫里陪太妃,阿沁只想陪着祖母。”

“你母亲跟你这么说的?”老夫人神色晦暗不明,眼睛微微眯起,声音辨不出喜怒。婉沁神色不变,昂着头,目光坚定:“阿娘未跟我说什么,早些时候京都差爷来信阵仗闹的那样大,婶婶几个在园子里也没得避讳,沁儿自是知晓的。”顿了顿:“您独独留下阿娘,他们,他们都说您是叫我去陪太妃了,郡主婶婶说是要挑进宫做娘娘嘞。”

杨妈妈刚刚进房,瞅见婉沁跪着,心下也有几分计较,忙上前来扶,嘴里还说道:“沁姐儿,老夫人一贯最是疼您的,您快起来吧。”

婉沁身子不动,就睁着眼睛看着坐着的老太太,祖孙两个谁也没说话。杨妈妈见状,收回手,屏退了丫头,默默地退了下去,把门关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