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户

大魏朝连续十余年天灾频繁,北旱南涝,赤地千里颗粒无收,饿浮遍野,流民遍地,长久以来的灾害,朝庭已是救治无力。

朝廷无能,许多地方官府已经开始阳奉阴违,不尊朝廷。各地驻军因常年军饷拖欠,也已经是听调不听宣。

乱世初显。

泰和三十五年,皇帝驾崩。

太子登基,熙宁帝年幼,岂能掌控局势,镇压住群雄。

乱世彰显。

百姓愈加困苦,天怒人怨,不少活不下去的百姓纷纷揭竿而起。

对此最开心的莫过于各地手握重兵的大将,乱世来临,不管大小军阀都在十年间建国称王自侯,也都默契的承认各自的称号,却不是同气连枝,互不侵犯。(五代十国就是这样的割据政权。)

相反,为了发展势力,争夺一块地盘,经常是大打出手,为了获得军饷,经常是四处劫掠,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熙宁八年,信阳城正上演这一幕,楚晋两国争夺名义上隶属朝廷之地。

“守军都逃了,快回去禀报家主。”

“城门就要破了,乱军快入城了。”

“快跑啊!”

信阳城内,城门口附近响起此起彼伏的绝望呼声,纷乱跌撞的人群四散奔逃。

这些百姓的脸上都是惊恐的,然而他们能在此时此刻出现在城门口附近窥探,已经算是信阳城的百姓中巨胆之人。

毕竟乱世人命贱如狗,战祸将至,满城百姓皆已躲藏在家中栓好门窗,再搬上一切能搬动的物什顶着大门。

做完这些,百姓犹自不能心安,躲在屋内瑟瑟发抖,担忧着即将来临的生死危机。

所谓兵过如梳,匪过如篦,百姓往往更怕兵患,军队借老乡的人头冒充军功是基本操作,烧杀抢掠也是常规操作。

然而百姓的担心是多余的。

呼啸冲入城内的楚军竟是破天荒的对百姓秋毫无犯,只是分成各股小队,目标明确的直奔高门大户。

从这一刻开始,各处富丽的府院全都遭祸。

信阳城最为高大的府宅内,陈家的数百护卫没做丝毫抵抗就全数投降。

不是他们胆小如鼠,而是因为之前就得了主家的吩咐不必抵抗。

几百名楚军在府中四处搜刮财富驱赶人群,一阵鸡飞狗跳的喧嚣中,女子的嘤嘤哭泣不绝于耳,万幸的是没有凄惨的求饶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带队收刮财货的军官从主厅走出来,身后跟着几个总旗。

“收拾干净了就撤吧,将军还在等着呢。”

几个总旗应是,急匆匆的去下达命令。

不多时,就见捞了不少好处的楚军士兵都陆续走了出来,脸上几乎都挂着欣喜的笑容但又稍觉美中不足。

钱财到手固然能让人心神愉悦,但是接下来的期待却能令人心花怒放。

楚军士兵心中期盼着这家人不识趣而惹怒将军,急吼吼的将府中所有人被驱赶到前大院的空地,他们的目光略过仆妇奴仆,逐个扫过垂着头哆嗦打摆的年轻女子,眼中泛着贪婪的欲望。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但他们都不敢造次,因为空地正中站着一位身高八尺的年轻将军。

此人身着一身明亮盔甲,衬托出英武的身姿,虎目炯炯而有神,紧紧的盯着前方的人群。

他眼神透着疑惑:“怎么都是女子?男子何在?”

话音落下,那群女子无人搭话。

短暂的静寂已经让军将脸上升起一丝不耐,便厉声喝道:“本将军问你们话呢,还不如实说来,家中男丁可是逃了?”

回应他的还是一片寂静。

为了缓解尴尬的场面,站在身后的副将不得不上前答道:

“回将军,末将刚才也觉得怪,遂已审问过,这户人家因无男丁,前老爷病逝后才登记为女户。前老爷是上郡大族分出来的庶子,此人颇有商才,十数年便积累偌大财富,可惜的是不能事事如意,子嗣不昌,姨娘有十一位,却只有原配生出一位小姐。”

所谓女户也是民户,都是些不再嫁的寡妇。

因户无男丁或是男丁为幼童,则寡妇为户主,将孩童带大之后,或为女儿招婿,或还户权给儿子。

军将了解过后又看向那群女子,他的目光扫了一圈,定在被仆妇簇拥在中间的明显年长一些的贵妇身上。

“本将军再问一遍,谁是家主?”

夹杂着不耐的冰冷话音落在耳中,陈大夫人的身子颤了颤,她早已察觉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凌厉目光,却不敢回看。

她惊慌抬眸和旁边的二夫人对视,秀美的脸上满是惶恐不安,她是个没有主见的,素来胆子也小,面对这一群凶神恶煞的凶徒,莫说应对得当,没有吓晕过去已经不错了。

陈谢氏的懦弱是家风传承,出生秀才之家,因生的貌美如花,偶然间在庙会上被陈正允看中,在他死皮赖脸的纠缠下,谢秀才才愤恨点头同意将女儿嫁给商贾。要是强势些的读书人,岂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道完大夫人且再说说二夫人。

身侧的二夫人陈梁氏比大夫人小了五岁,看起来却镇定不少,撑起她胆量的因素是她懂拳脚功夫,她父亲是一名镖头,曾救过老爷性命。

梁氏看着大夫人楚楚可怜的柔弱模样,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明白眼下境况只能靠自己了。

“民妇正是陈家主事之人。”

梁氏沉稳的踏出几个步伐,在距离军将约莫三尺的地方停下脚步。

梁氏的脸上挤出一丝看似和善的笑容,清澈的眼神迎向军将冷冽的目光,最后落在军将脸上那道从鼻梁贯穿右边脸颊,长两寸的细小疤痕。

其实恶贼这张面皮算秀气。

梁氏也不觉得那道长疤狰狞可怖,套上那身盔甲更显英武气息,她对皮相不甚介怀,此贼作恶才可恨,眼下为了一大家子,再恨也不得不虚与委蛇。

想到此处。

梁氏强迫脸上的笑容更加和善。

这让军将升起一丝好感,因为他脸上这道狰狞的疤痕,他从相处过的女子身上只感受到害怕、可怜跟同情,甚至是嫌弃。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