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算计眼前人

陈辰会意,继续说道:“将晋国科举搅出大乱,使天下士子对晋国的取士心存质疑。为此民女设想了两个腹案。

在晋国都城的会试出了舞弊案,大力宣扬晋国朝廷无能,国都贪官污吏横行,在楚国争锋的重要时刻尚敢如此,由此可见,晋国朝廷必是藏污纳垢。

地方上的乡试出乱,同样宣扬晋国朝廷无能,山高皇帝远,政令不下乡。

这两个腹案都能让人质疑晋国取士是否公正,失信于号召天下的招贤令,愧对天下士子。”

姬宴的目光从那张绽放出满满自信的脸颊上移开,微微垂下头,像是在考虑。

其实是在遮掩自嘲的笑意。

一个姑娘家侃侃而谈阴谋诡计,他居然听进去了,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想赞同。

片刻后,他抬起头淡淡道:“不知陈家主选哪个腹案?”

陈辰静静的等待着,看着他垂头思索,在他抬头目光扫来之前,迅速垂下眼帘。

听他说的话才抬眸看了过去:

“前一个较为难办,一国之都岂容他国奸细随意作乱。择一地乡试却能容易办到。”

终于说到她心底的真正谋算了,虽然她巧妙的掩藏了自己的意图,但陈辰心中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她最大的算计,是眼前身居高位之人。

而她想要利用的人,只是面无表情的轻轻“嗯”了一声。

依旧是不咸不淡的回应,不可捉摸的态度,让人觉得楚世子莫测高深,看不出深浅,陈辰心中没底。

整场谈话都是她在说,像是她占据了主导可以侃侃畅谈,其实陈辰心里明白,她只是在威严的驱使下,被迫的从属地位,不得不顺从继续说。

这是强权者的一种驭下之道,如果不是陈辰来自现代,对皇权都没有多少敬畏可言,早就已经被震慑的心中慌乱了。

所以,陈辰至今还是很淡定的继续道:

“如果请有名望的大儒到晋国文学昌盛的越州讲学,宣扬越州乃文教胜地,世子觉得可行?”

姬宴了然,她的目标是越州,妙哉妙哉。

去年晋国初立的首次恩科,越州出了一位状元、三名二甲进士。

此事轰动一时,越州被晋国捧为文学昌盛之地,如果越州被吹捧为文教胜地高度,却出现科场舞弊,那就有趣了。

在心里想着趣事的人,突然察觉一道目光怔怔的看着自己。

姬宴疑惑的眼神对上那双包含希望的目光,随即才反应过来。

难道她认为我能找到有名望的大儒替她办事?

文学无国界,当今天下可称之为大儒的仅有一位,无论那位到了哪个国家都是国主的座上宾。

小姑娘想太多了。

于是姬宴赶紧在她开口之前,先发制人。

“陈家主可认识有大儒?”

“没有。”

陈辰眼眸闪过失望,楚世子也没有。

闻言,姬宴往太师椅背缓缓靠去,悠闲的神态看不出情绪,但在他心里是感到失望的。

“那你的计谋看来是不可行了。”

“当然可行。”陈辰微微笑道:

“民女有一位长辈是受人尊崇的名流雅士,不知殿下可听过广陵先生。”

大儒她不认识,次一等的名流雅士,她倒是认识一位。

“哦?”姬宴优雅的坐直身躯,温润的惊讶语气问:“广陵先生成名已久,他与你有何源缘。”

“广陵先生乃亡父的恩师,对民女也颇多照拂。”

陈辰这话反着讲。

所谓名流雅士,世人多慕名争相结交,可在她看来就是一群官场不得志的人,有着进士的身份,因各自原由黯然离开官场,常混迹各处文会诗会刷刷声望。

也难怪她有这样的看法,因为她的师公就是这样的人。

拿着陈辰的银子欢快的四处观光旅游。

或者说是资助游历讲学,传播圣人文学。

每年养他一个人的银钱,跟整个陈家花销相差无几,虽然贵养,但陈辰还是舍得大把砸银子的,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机会。

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名士在很多时候都得装出两袖清风的姿态,不肯随意接受馈赠。

师公愿意接受馈赠,是父亲曾因他而遭受迫害,心里愧疚,这才厚待徒孙。

不过,陈辰并不觉得与有荣焉,这是她论金两买来的。

陈辰正想着这些,气氛沉默了半晌,才听姬宴轻轻淡淡的声音。

“想不到陈家竟有如此深厚的福缘。那就劳烦柳前辈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就这样随意敷衍?

楚世子随口说一句艳羡的话,然后就冠冕堂皇的应下了,再然后让我可以自由发挥,他却准备躺赢?

再再然后就无下文了。

请给我配些厉害的辅助可以吗?

他就不怕我搞砸了,牵连出楚国?

楚世子不冷不热的态度,又让陈辰心里没底。

她并不知晓姬宴是热衷她的计划的,相信她的能力和财力,打算让她自主谋划,认为她此番胸有成竹而来,想必已经筹划得当。

至于成败于己都没有丝毫损失,就像天上掉馅饼,捡着了就是运气好,没捡到也只是深感可惜而已。

至于牵连楚国,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他会派人明里跟着,暗里紧盯着。

最重要的是,小姑娘一定要活着回来!

陈辰却摸不透他的想法,只能开口陈明,看向他认真的说道:“民女需要世子相助,国与国之间的交流,不是民女这等身份能独自施为的。”

话一出,姬宴轻松的神态变得严肃。

这就不是天上掉馅饼了,而是派人去捡馅饼,捡不到,他会生气的。

“不知陈家主需要什么帮助?”

陈辰微一沉吟,道:“有细作经验的帮手、懂武艺的护卫各三十名以上,为确保万无一失,这些人要有相符的学子身份、路引,若是没有真实的假身份也不必强求,有证明学子的假路引也可。”

以他的能力而言,索要这些不算多,也不难办到。

姬宴想得到确认:“只要这些就可以?”

陈辰点了点头:“目前就这些,届时有民女无法办到的事情,自会寻求世子帮助。”

姬宴轻嗯了一声回应,随后淡淡道:“本世子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也希望你尽量不让本世子失望才好,如果能办成这件大事,说明你的能力不俗,本世子就聘你为幕僚,望陈家主愿意屈就,助宴成就一番事业。”

平淡温和的声音应该让人感到舒适,但陈辰感受到了一丝威迫,她只能归结于自己的不自信和心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