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计、谋不分家

此女十七八岁的年纪,头戴巾帽,合身的士子服套在身上,腰系白玉带,简洁修身的穿着隐隐有一股书卷气息。

再观容貌,艳丽的脸庞上,长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只不过肤色偏黄,左边眼角有一块鸡蛋大小的胎记。

杨无风看了她几眼,面露讥诮。

“样貌真丑!”

“民女觉得将军是在照镜子。”

“牙尖嘴利!”

“口齿伶俐而已!”

两人都是平心静气的,不像是在吵架。杨无风的脸色稍为难看一些,臭着脸转身进入偏厅禀报。

不多时,杨无风黑着脸回转,领着陈辰入内。

他没有多为难陈辰,因为他不屑与女子计较,俗话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与杨无风有两面之缘,陈辰也对他有一些浅薄的认知。

此人身有缺陷,张口就揭人短处,摆明的嘲弄奚落,要么是长期忍受异样的歧视而心里扭曲的之人,喜欢找弱者发泄情绪。

要么是傲娇,为了掩饰心里的自卑而强硬高傲。

这两类人都不好惹,如果他瞧你不顺眼是很难改观的,那就无所谓得罪不得罪了。

不过陈辰还是没有太过刻薄的回怼,只是将话回敬对方。

在心底感叹出师不利,陈辰面色平静的走入厅内。

偏厅上首的左侧太师椅上坐着一位气宇轩昂的英俊男子,棱角分明的白皙脸庞透着俊雅。

笔直高挺的鼻梁,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只有前世荧屏里的洙赫欧巴能与之相比。

陈辰匆匆扫了一眼就已窥全貌,在心里总结出四个字,秀色可餐!

“民女拜见世子殿下。”

两世为人,只有在这一世的父亲葬礼上跪过,心里不情愿也不得不跪,封建制度的强权,现如今她是没有能力反抗的。

姬宴只是随意看了她一眼,端起茶盏,微垂首啜茗,“不必多礼,坐吧。”

陈辰道声谢,便走到右侧最后坐下,厅里虽说还站着充当护卫的杨无风,但男女有别,互不相熟也该保持一些距离。

“不知陈家主前来所为何事?”

姬宴将她的举动看在眼里,索性也体贴她的难处,避开男女的话题,称呼陈家主。

陈家主?

陈辰微有讶异,瞧了一眼他的淡然神色,暗道此人竟如此细致入微。

不过,像这样的大人物,不会有耐心听小人物拐弯抹角的闲扯,所以,有话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

“民女前来拜会世子,主要有两件事,其一是想寻求世子在商业上的合作,其二是听闻国主广招天下贤才,各地名士大儒纷纷前往国都自荐,民女不才也想凑个数,民女相信楚国招才必是海纳百川,唯才是举。”

楚国今年初立,名士大儒不会舍中原和江南之地,跑去偏远地受苦的,去的只是西北地域一些没有名望的读书人。

也正是因为初建国,未大行科举,陈辰抓住此次机会,不是想混个官职,因为那也不太可能的。只要她证明了自己的可用价值,日后要如何留用,自然不用她发愁。

偏厅里有短暂寂静,姬宴知道这是在等自己的回应,他放下茶盏温声开口:“陈家主继续说。”

态度出乎意料的平静。

没有因她的年纪而轻视,没有因她的身份而怠慢,更没有觉得她的肆意言论很荒诞。

小姑娘可会觉得惊诧?

姬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想从她脸上找出惊讶的表情,结果却没有任何发现。

陈辰面无表情,心里却在讶异。

身份尊贵的一国世子,对初次见面的下等商户尚能如此,可见他修炼的涵养功夫颇深。

气质,是后天经年累月凝聚而成的。楚国世子的大气能包容,且温和的气质居然更有威慑力。

陈辰还莫名其妙的萌生了发自真心的尊敬情绪,无关乎身份的压迫。

真是见鬼了!

古往今来的士为知己者死,荼毒他们的就是擅于攻心又有心胸气度的主公。

要是哪天自己也遭了他的荼毒,在毫无赢面的战局里还叫嚷着;兄弟们冲啊!一波了!

哎哟我去~

她赶忙压下乱七八糟的情绪,浅浅一笑应声是,又道:

“民女听闻临近的晋国将明年的科举提前在今年,还特令不分国度,号召天下有学之士前往,其目的是针对我国的招贤令,要让我国招募贤才受阻,进而让我国的颜面大失,在天下士林间声望不隆。

因我朝初立,局势尚未稳定,诸事百废待兴,天下士子观望者多于来投。且科举之事并完善筹备,所以晋国抢占先机,必能招纳更多的贤才。

一国朝廷选才,固然是招纳饱学之士,但更重要的是为了稳定民心,让天下士子归心。”

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陈辰顿感口干咽燥:

“世子,可否容民女喝口茶。”

“你随意。”

姬宴语气平淡,但他此刻的内心是震撼的,眼前的妙龄女子竟然有这般见识,将所有利害无一遗漏陈列出来,能有多少人比她看的透彻?

影响士气也就罢了,就连朝中诸公都未曾想过会使民心不振。

一国朝廷颜面有失,士人的心气低靡,岂不是影响了民心?

小姑娘眼界颇高,之前就没有轻视她,如今更重视了,姬宴期待起她接下来的表现了。

自荐总要卖弄才能,希望不会让自己失望才好。

想到此处,姬宴认真的打量着正襟端坐的那个身影,雄浑温和的声音响起:

“陈家主真是聪慧,不知可有良策应对?”

陈辰被一双审视的目光盯着看了好半晌,直到视线撤离,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好强大的上位者气势,突然让人感觉到压迫感,无形无相的气势无法用语言言喻。

是自己心虚了吗?

前世听朋友谈论过,直面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说话,他的面色严肃些,都会让自己说话不利索。

陈辰又饮了一口茶舒缓感受到的压力,面上一派镇定:

“对方占尽优势可明着出计策,那便以阴谋会晤。阴谋、诡计、阳谋、计策、可见计和谋不分彼此,无论善恶,只论能不能得逞。”

姬宴也端起茶,细细品茗。

她的后话直接了当,杜绝了自己可能做的表面功夫,提出行事要光明磊落的劝言,然后她再循循善谏。

真是有心了。

那么不说话就是表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