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求见

陈辰的话一出,二夫人便没再多问,她知道即便问了女儿也不会回答。

这句熟悉的话语还勾起了二夫人尘封的记忆。

四年前,老爷去世时,女儿也曾经说过这句话。

那时老爷病了两年,无力打理家中生意,致使大部分生意都一落千丈,然而却无人顾及此事,所有人都一心扑在老爷的病情上,四处寻医访药全力救治老爷。

待老爷熬不过厄运而病逝,女儿才开始接手生意。

一个稚嫩的小娘不仅要管理生意上的事务,竟还能拓展出强大的人脉关系,让本地胥吏都成了自家伙计那般听话,甚至有了影响地方政局的能力。

如今信阳城内已改朝换代,以前辛苦经营的一切,说不定要从头再来,此番女儿打算亲自面对,到底是什么样的决策值得她这般郑重。

明日且再看吧。

翌日,府衙后院的客堂内,安静的端坐着十余位客人。

这些都是身家过十万贯的富商,更有多达百万贯家资的,不过,即使是再有钱的富商也是好打发的。

士绅却不能随便对付,相请须有宴,已经安排在晚上宴客。

厅里的富商都很守规矩,没有大声喧哗,只是安静的坐着品茶,偶尔跟身边相熟之人低声攀谈几句。

满座男宾,独一女子坐在最后。

正是陈家二夫人,陈辰没有来此,她的打算无关捐献,只能在此后递拜帖求见。

片刻功夫后,门口响起一声通传:“世子到!”

堂内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面向门外。

只见三个高大身影走了进来,两名身材魁梧的护卫簇拥着一位长相俊雅的男子。

其中一名卫士是陈夫人昨日见过的那位将军。

“草民见过世子。”

“我等见过世子。”

众人纷纷跪下行礼。

“诸位不必多礼,都坐下说话。”男子边走边道,径直走到上首位坐下。

他正是楚国世子姬宴。

待众人落座后,姬宴扫视了一圈堂内众人,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时,并未多做停留。

“本世子初来此地就叨扰各位,还望诸位莫怪我冒昧才好。”

众人忙站起身,躬身称不敢。

这些富商如此恭敬的态度,姬宴本可省些功夫,单刀直入提出条件,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客套一番。

“各位都知道我的身份,而我却对尔等不熟悉,可有哪位愿替我引荐?”

“草民王思诚愿为世子效劳。”

话音刚落便有人急忙开口,率先抢下可以跟世子套近乎的机会。

“有劳王东主了。”

姬宴没有自持身份,温和的笑了笑。

王思诚惶恐的道声不敢,然后才开始介绍起来,他先指向左首座的中年人说道:“这位是信阳城酒楼行当的翘楚方应宜东主。”

“草民方应宜见过世子,草民得见世子英姿,实乃三生有幸。”

虽然之前行过大礼,方应宜还是再行了一次跪拜礼。

姬宴俊朗的脸庞上依旧带着浅笑:“方东主快快请起,本世子能与诸位共聚一堂,也是荣幸之至。”

待他站起身,王思诚又继续往下介绍,一番客套吹捧过后,该进入正题了。

不等姬宴开口,王思诚就自行提出要帮忙战后重建,愿捐纳三万贯。

王家不过十万贯的家资,除却店铺货物,捐献三万贯现钱,对于王家来说也是元气大伤了。

众富商彼此之间就算不能知根知底,也能了解个大概。

不少人都在心里暗恼王家捐的太多,商场如战场,富商们都是磨砺出来的人精,心里都有怀疑此人或许是个托,奈何也只能效仿。

此起彼伏间,报出的数目多达七十余万贯。

陈夫人也随众流只捐了五万贯。

杨无风狐疑的看了一眼陈夫人,刚才他瞧见来的不是陈家小姐,心中隐隐有些不悦,陈家竟敢无视他的话。

不仅如此,连昨日说好的二十万贯都不作数?

当真是胆大包天,杨无风觉得自己的威严被区区商贾狠狠的践踏了,心中盘算着事后再去一趟陈家。

他当然不知道这都是陈家人有意为之,弄出事端让别人惦念着急,上门拜见才容易些,也避免在众目睽睽之下捐献二十万贯。

你陈家捐如此之多,别人要怎么办?是跟着捐吗?

肯定是不会的,那么就得提心吊胆,唯恐楚军的报复。害得他们如此境地的陈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商场往来,陈辰一向秉承前世的低调,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与各方势力打交道都要如此,所以她才决定一切都在散席后再说。

一从散席后,前来赴席的富商都损失惨重,主人家却满载而归。

楚世子正往居住的庭院走去,听身后的杨无风冷厉的声音传入耳:

“陈家失信了,只捐了三万贯,末将已经派人打探过,陈家家资虽不足百万贯,但也差不了多少。”

姬宴的脸色古井无波:“无风此言差矣,陈家想要的更多,等着吧,会有后续的。”

杨无风却是不信:“陈家是大士族的分支,莫不是想着有本家依靠,方才敢肆无忌惮?”

士族可是耕读传家的大族,也是大地主、大士族更是世代有人做官,已经算是名门望族,地位超然,即便陈家在两年前已是晋国民,分属不同地域,但也不能等闲对待。

“不会的。”姬宴肯定的回了一句,又道:“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

杨无风一本正经的拒绝:“打赌就算了吧,末将相信世子。”

他的性子呆板无趣,身边之人都习以为常,所以姬宴也不会自讨无趣,结束话题继续走着。

刚回到庭院就有守卫禀报,验证了他的话。

姬宴接过拜贴一看:“信阳陈氏陈辰。”

“姓陈,应该是那位小姐了。”杨无风心中的郁结消散,陈家还是不敢轻易冒犯自己的。

过了片刻后,陈辰被传召入了偏厅,到了门口又见那位将军。

杨无风冰冷的目光扫视她几眼,陈辰落落大方的站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