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心思和心事

楚国国主姬寰恒,陈辰研究过此人的一贯作为,他是有大野心之人。

所以,不管是为了名声民心,还是要将地盘迅速变为治下之地,那么都不会扰民抢掠,更不会为了钱财破家灭门。

然而西北是穷惯了的地方,近几年遭灾又严重,加上常年征战,打仗拼的就是钱粮,不能抢百姓,只好在士绅大户身上刮一层皮。

士绅家族还好说,客客气气捐纳钱粮必能安然无恙。

而商贾虽是有钱,但身份不高,在强权之下可随意欺压,肯定要大出血,陈家无男最可欺,因此更要以伤经动骨的代价,换取日后的安稳。

不过这些钱楚军也不是白拿的,多少能换些行商便利,更多的能换来行商特权。

她主张奉上二十万贯破财消灾倒在其次,主要是能结个善缘,因为楚军到来,勾起了她那蠢蠢欲动的心。

有件心事,陈辰一直埋藏在心底,以一介商贾的身份,想要做到那是难如登天。

就像她的父亲深藏在心底的愿望,想要达到千难万难。

父女二人的心事都是同一件事,只不过陈辰想要将事情做的更绝。

为人子女肯定要为父亲着想。

前世她只是一名孤儿,魂穿异世,能得亲人宠爱有加,她感念上天眷顾。

对于将她捧在手心宠爱十余年的父亲,更要感恩图报。

想起父亲的心愿,陈辰的目光坚定。

眼下正有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心动了,但也犹豫了。

因为她的身后还有顾虑。

然而放手一搏的执念更深,但不能贸然行事,须有后手才行。

……………………………

且不说陈家人在思愁,话说另一头。

军将领着部众出了陈家,落在后面的副官紧锁眉头,踏着磨蹭的步伐,仿佛心事重重。

自家将军向来寡言少语,对女子更是不屑,今日却说了那许多话,还有最后将军像是看猎物一般,盯着那妇人说的话是啥意思?

莫不是三十岁了还未沾过荤腥,终于开窍了,看上了那俏丽的妇人?

这可使不得,世子严令不得掳掠女子,若是那妇人自愿就另当别论过了,或者想办法让那妇人甘心屈就?

咱家将军会想娘们了,这是好事啊!

想到此处,副官顿时兴奋不已,仿佛是自己的好事要到来一样,咧着嘴嘿嘿怪笑,他看着前头伟岸的背影,三步并做两步小跑上去。

这么多人怕是不好问,万一让杨大哥羞臊可不好套话,于是便挥了挥手,让属下骑兵先行。

“杨大哥是不是瞧上那妇人了?”待无旁人,副官半点儿不犹豫,直接了当的问。

“你说什么?”杨无风跨马的动作一顿,扭头看了过去,冷漠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咱们先上马,边走边说。”副官说着便先跨上了马背,坐定后就发出一阵嘿嘿贼笑:

“大哥可是想女子了?别害臊,咱爷们想那事是很正常的。”

杨无风仰头瞥了他一眼,眼神像是看傻子一般,随后跨上马背便当先绝尘离去,不想搭理紧跟在身后的聒噪声。

“杨大哥,我之前审问陈家管事的时候审出一件趣事,原来陈家宅子里管事的是大夫人,生意上真正掌事的是她们家唯一的小姐,这就好说了,要娶那位夫人也就简单多了。”

杨无风将话听一半,忽略了后面那两句,他放慢些马速,回了句:“一个小姑娘有这能耐?”

“听那管事说,他家小姐在四年前便接下了家中生意,不仅打理的井井有条且有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闻言,杨无风冷漠的脸上泛起兴味:

“派人传句话,世子召见富商之时,让陈家真正主事之人前来。”

副将一愣:“怎么要见的是陈家小姐?何不趁机再会大哥心仪的那位夫人?”

杨无风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收起你那些龌龊心思。”

不想解释其中误会,简单撂下一句便不再说话。

翌日,这句话便传到了陈家。

书房内,陈辰正端坐在书案前统计楚军抢去的财货,听到门口声响便抬头看了一眼,向着跨进门槛的二夫人微笑着招呼一声:“二娘。”

二夫人一副忧心重重的模样,走到书案前,望着女儿仰起的那张白嫩嫩的艳丽容颜。

女儿有着酷似姐姐的容貌,那双眼眸也是一模一样,双眼皮的狭长凤目,仅是这双漂亮的眸子就让人移不开眼。

哪家有美貌的小姑娘,都怕惹人惦记。

陈家二位夫人也是如此。

昨日楚军闯入家中,她们便让女儿穿着丫鬟的粗布衣裳,脸上又描画了一块鸡蛋大的胎记,这才放心让她躲在丫鬟当中。

“二娘,你怎么了?”

陈辰见二夫人不说话,她边说边站起身走出书案,拉着二夫人到一侧的靠椅上坐下,自己则侍立在旁。

二夫人刚坐下就反握住陈辰的双手,抬头看向女儿,脸上尽是愤恨的表情:“辰儿,出大事了。昨儿个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家贼,透露出咱家主事之人是你,今日楚军就派人传信要让你出席楚军的宴席。”

事情道完,女儿神色平淡,二夫人心中忧愁也淡去几分,叹了口气道:

“不过幸好没再多嚼舌根你的容貌。”

她担忧女儿会被抢去做小妾,商贾家的小姐,那些粗僻军头也多是不愿许正妻位分的。

陈辰轻轻挣脱出被握着的双手,眸色闪烁:“应该是问话之人没问这方面的事情吧。”

“咱家待下人不薄,眼下出了这档子事,看来是要好好整顿家规了。”

“这些就让二位娘亲决定吧。”陈辰随口回应,又问道:“楚军派来传信的人说什么时候去?”

“说是明日。”二夫人眼中忧色不退:“还是让我去吧。”

陈辰摇摇头:“此次必须由我亲自去,因为我有了重要的决断,二娘放心,女儿不会一直抛头露面的,日后少不得再劳烦二娘。”

二夫人闻言竟瞬间抛却忧愁,严肃开口相问:“儿女有什么决策?”

“事关陈家今后的生存之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