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一股奇怪的寒意

20xx. 02.09

凌晨0点30分左右,我进房准备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先生肖还在搞文案,我睡得很不踏实,脑袋里的神经在“噗……噗”的跳跃着。

卧室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我一下子被惊吓到了,我很不开心,便冲着门口的方向对肖说道:

“你就不能轻点开门?”

没有听到肖的回应,我便打开台灯,只见肖虎着张脸一脸凝重的走向我。

“你这是出什么事了?”我疑惑的问到。

“警察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前天那个被我掐脖子的章老头给送医院去了,脑溢血,还在抢救中,是他的家属报了案……万一他死了,我就麻烦了。”

我一听到“死”字,顿时睡意全消,同时感觉浑身发冷,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怎么会这样?那天离开的时候,他不是好好的吗?”

肖去客厅给我倒了热水给我喝,我捧着杯子的双手也在抖,受惊不小的我说道:

“他千万不要死了。”

“我要赶去医院一趟,无论如何都要过去看看的。”

喝了热水后,缓了一阵,我的身体没有再发抖了。

“你去吧,我没事了,希望那老头没事,不过我身上这股寒意来得是有点蹊跷呢。”

但是我和肖没有时间去研究那股寒意了,肖出门后,我在佛台上了香,然后在客厅里很不安的走来走去。

耀儿在他自己的卧室里睡得正香。

一个小时后,我接到肖的电话。

“那老头已被抢救过来,我也见到他了,他的老伴和儿子都在。他说是那天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回家后就一直感到不安,最终引发了脑溢血。

通知我过去的警察非也帮我说了不少话,那老头最后同意签写谅解书给我,但是要求给他赔付医药费6万元。”

我一听就很生气。

“流年不利?年都没过完呢,就丢出去10万,是遇邪了吗?”

气话归气话,人都躺在医院了,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要求了。

没想15分钟后,肖又给我打电话。

“那老头的女儿赶过来了,样子有点凶,她不同意老头和我达成谅解。我便想和她好好沟通,但是她说她家里不缺钱,要去告我。”

肖继续说着。

“我看那女人嚣张很,一副不可商量的姿态,病房就在三楼,我当时就想抱着她跳下去。可能是我的神情不对吧,警察非上来紧紧抱住我,和另外一个协警把我拖出了医院,让我先回家,好好找个律师。”

我听后反而冷静了下来,说道:“你先回来吧,路上小心点。”

医院离家不算远,夜深人静,马路空旷,肖很快就回到了家,把情况再详细的跟我说了一遍。

“不能请律师,会将事情复杂化,那个警察非和你萍水相逢的,但是对你蛮同情的,不如你再联系他看看情况。”我快速做了决定。

肖打电话给非,没想非在电话那头说道:

“你赶紧回来,事情有转机了,那老头和家人吵架了,他本人想谅解你。”

肖再次赶回医院,见到那老头的儿子架着年轻女人离去。疫情期间,大家都各自带着口罩,也都只能够看到对方的眼睛。肖看到那女人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在警察非和执法记录仪的监督见证下,老头给肖签下了谅解书,肖也当场汇了6万元的医药费给他。

肖又跟着非去到派出所销案,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7点多了。我拿着那份谅解书逐字逐字的看,觉得确实没有问题,警察非也说了,只要有了这份谅解书,他们以后就不能再找肖的麻烦。

唉,当是花钱消灾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