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莫名被诬告

20xx. 02. 12

早上九点刚过,肖接到了非的来电。

“章老头的女儿今天一大早就跑到公安局去,实名举报我受贿,还举报你行贿。”

这都哪跟哪了?

一大早的,肖听了电话后,简直气炸了,说话的口气明显僵硬。

“咱们认识都没几天,甚至带着口罩彼此的脸都没看清,更没有金钱往来,怎么就能够被诬告了?”

“我也很无奈,你一会可能会接到电话,被通知去配合调查的,你就实话实说好了,没事的,身正不怕影子斜。”非说到。

过了一会,肖果然接到了公安局分局打来的电话,便过去配合调查,做了笔录后很快就返回家。

我看着肖感到很无奈,他这几天带着口罩净往外跑动,疫情期间,万一感染到病毒可不是开玩笑的!

肖只不过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写写小说,做做企业策划案。我们的生活本可做到悠哉知足。

但是,如今肖看上去像足一个有正式工作的人,更像一个跑业务的,接了电话就出去应酬一下。

每次肖出门回到家后,我就恨不得拿酒精喷他,担心他带回病毒。拿着他的鞋子全面喷洒酒精,放到阳台上吹风,然后赶他去洗澡更换衣服,还要泡板蓝根给他喝,免得他上火生病。

这几天连续发生的事显得挺怪异的,我觉得是摊上了事。

我看着沮丧的肖,忍不住唠叨道:“我看你是呆家里呆出毛病了,性情怎么变得如此冲动,当真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肖听了我的数落后,也不敢吭气,毕竟是他自己惹出事来。

“我看还是打电话让你妈去问下神婆吧,别是撞邪了。”

肖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赶紧说道:“对呀,不然我怎么无端端的那么冲动?”

我瞪了肖一眼,他赶紧走开了,不敢再惹我,算他识趣。

但是,我到最后还是没有给婆婆打电话,因为是疫情期间,不想让她随便出门。

这种找神婆问事,解事的方式,于七十年代前的人会比较相信。

由此,我回忆起在嫁给肖的时候,在举办婚礼前。我的准婆婆和其他妈妈一样,拿着我和肖的生辰年月日到神婆那里去核八字,想确认两人是否匹配结婚。

婆婆在核对了我们的八字后,没有说什么,意思是挺好吧。那么就放心娶吧,反正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肖的孩子,还是特意准备的。

神婆对我的婆婆说道:“

“你家未来儿媳妇怀的是个儿子,但是她的脾气不小,这个和她的娘家姐姐有关系,而且她家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姐姐。”

我听后很不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我的姐姐有什么关系?

不过有一点神婆倒是说对了,我确实只有一个姐姐,我的父亲本来想让我的母亲多生一个,他本想要个儿子,但是最后输给了生活压力,所以放弃了。

“姐姐的脾气好,难道会影响我儿媳妇的脾性?”我的准婆婆觉得不能理解的问到。

其实我是这样认为的,首先我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女人,有自己的事业,在外地能够落下脚跟,凡事靠自己,脾气大一点有什么关系?难道让我当只病猫?

我的准婆婆可没有像我那么想,她希望我能够好好当她的儿媳妇,毕竟我怀上了他们肖家骨肉——男丁,于是她想从神婆那里求解。

“你家儿媳的姐姐不爱说话,和她家丈夫不会有什么争吵的,整个家庭就会出现失调倾斜,而你家儿媳的脾气自然就会大一些,也会影响到她和你儿子的感情。”

意思是一强一弱,得中和,不然估计我的第二段婚姻也要毁在自己的脾气上。

不管如何,宁可信其有,我可不想再当一个孤独的女人了。

神婆让我的准婆婆给我买了一套红色打底衫,焚香点烛,帮我做了一通小法事,让我回去连续穿一个星期,还不能清洗,更不能丢掉。

但是我只穿了一次,没有清洗过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感觉是有如万只小虫爬过,浑身不舒服,竟然说要让我连续穿一个星期!

我穿过一次后就没穿了,塞到角落里,最后也找不到了。

至今我和肖的感情依然很好,我的脾气也没有改变,该大还大,关键是我讲道理,对事不对人。

不过基于我家近来发生的事情确实比较怪异,我还是提高了警惕。

于是,我掰着手指算了下,后天是那个女工去世的头七,我就叮嘱肖,让他在各个方面都注意点,这几天能不出门就别出门了。

我的大脑里闪过一些诡异的画面,浑身打了个冷颤,便赶紧去佛台上香,虔诚祷告求佛保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