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花朝节

楚煜果不其然的站住了,回头问道:“不知姑娘是哪家的,似是从未见过,姑娘怎知我身份?”

“家父兵部侍郎杨书朗,初柔时常进宫,大人却是生面孔,只是见大人如此英姿,又闻前日楚将军回京待封,便能猜个七八分。”杨初柔一边轻声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走至楚煜身旁,与他一起并肩朝前走去。

“原来是杨侍郎家长女,难怪如此聪慧。”楚煜略显客套的说着,走路也是目不斜视。

二人这般你一言我一语的逐渐行至宫门。

“楚某尚还有军务在身,便先告辞,姑娘若是回府,我可另派马车送你回去。”楚煜停下脚步。

“不劳烦楚将军,初柔自己回去即可,告辞。”杨初柔也并不多说,只朝着楚煜行礼,起身后自顾自便转身走了。

楚煜目送她朝着宫门外马车处走去,才发现身前落了一块帕子。

绸缎入手,柔软丝滑,霞色缎面上绣着一丛栩栩如生的幽兰,底下两个小楷——初柔。

楚煜抬眼看了看已经上了马车的杨初柔,视线重又落在手里的帕子上,良久,并未追上去。

而宫内不远处的长廊拱门后,一个人影正直愣愣的看向宫门的方向,后又飞快的转身离去。

长乐宫。

“慢些,这样就好。”慕愿欢倚在秋千上,朝着身后正在推秋千的秋燕吩咐道。

阳光透过树梢洒在脸上,秋千荡起时带动裙角衣摆,花一样的人儿露出微微笑颜,扑面而来的清风吹乱稍许发丝。

慕轩淳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仿佛从画里搬出来的美好,可一想到自己方才所见,脚步便又加快了许多。

“欢儿,欢儿!”

秋燕停下秋千,慕愿欢依旧倚在秋千上,看了一眼急急而来的幕轩淳,微微直了直身子,道:“皇兄这是又有要事?”

幕轩淳闻言一愣。“你都知道了?”

慕愿欢忍不住揉了揉额头,道:“皇兄,今儿这事父皇虽说没有怪罪,可也毕竟是我们的不是,这几天皇兄你便让欢儿好好休息吧,再有要事,也等过几天再说可好?”

“谁要跟你说这个了,这回是真有要事!”幕轩淳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走到慕愿欢跟前急道:“我来跟你说你那表妹,那个杨初柔的事,欢儿你以后要小心着点她。”

“初柔表妹?”慕愿欢挑挑眉,片刻后还是挥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才道:“欢儿记得皇兄你统共也才见过初柔表妹三回,怎的?”

“我今儿就见了第四回了!就刚才,太后喊我过去,在路上我就就见你那表妹……”

见着幕轩淳脸上罕见的严肃,不像是在说谎。

“你是说初柔和楚将军?”慕愿欢眉头微蹙,她这位皇兄,心思单纯,对她更是从未说过谎话,且他与杨初柔又没什么交情,根本没必要造这种谣。

只片刻后,慕愿欢重又展颜。“这种话皇兄以后可莫要再说了,他们二人不过是一起走了一段路,并无什么其他,皇兄这般说,可不是君子所为。”

“我就是看着有点不对劲所以过来提醒你一下嘛,欢儿你可是马上就……算了算了,反正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幕轩淳摸了摸脑袋,又想起太后还等着呢,便先告辞离开了。

慕愿欢让人送他,自己一个人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想起今日在母后宫里,初柔表妹的种种……

当时她便觉得有些奇怪,为何突然提前离开,为何又不让她送,对她的态度也比之过去冷漠了许多……

*

又到一年的花朝节,春风拂柳,阳光明媚,正是踏青赏花的的好时节。

京城东南郊外,俨然一派热闹的景象。

正值百花盛开,天气爽朗,京城中的名门贵女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赏花品茶,结社交友。

更重要的是,京城中的那些豪门俊秀的公子哥也会出来,姑娘们难得出门,怎会放过这个绝佳的相看未来夫婿的机会。

今年的花格外艳丽繁荣,各色缤纷,根本望不到头。

又额外引进了西域的其他品种,更为花朝节带来了更多的趣味。

“初柔妹妹,你看今年的玉兰格外出众。花朵饱满艳丽,芳香四溢。”

慕愿欢捻起一朵木兰花,放在鼻前,合上眸子,细细地嗅着玉兰的芬芳。

“是的呢,”杨初柔用手帕抚了抚旁边的枝叶,“如果将这个玉兰添置在胭脂里,涂在脸上,也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不知道会不会成为长安城最时新的样式。”

慕愿欢沉浸于花海中,杨初柔的心思似乎在别的地方。

自从上一次与楚煜在宫中相遇之后,杨初柔的心与魂仿佛是绑在了楚煜身上似的,时常魂不守舍。

与慕愿欢相处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心中却早已有了嫌隙,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杨初柔拨弄着花枝,目光随意地扫视着周围,却也没个焦点。

刹那间,杨初柔的眸子里盈满了亮光,怎么也不舍得挪开。

是他,楚煜,他竟然在这里?

杨初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角却早就被高高勾起。

“初柔妹妹,你看什么呢?”慕愿欢看着杨初柔一副傻傻痴痴的模样,十分不解。

“哦,没什么,表姐。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掉了一根簪子,我想回去找找。”杨初柔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装作平常模样。

“你去吧,一会儿我们在酒亭那边等你。”

杨初柔抓起裙角,飞奔至楚楚的身边,同时遏制住自己的粗重的喘息。

楚煜这个大男人,平日里只会舞刀弄剑,哪里懂得赏花,只是看看花朵上有几瓣花瓣罢了。

杨初柔跟在楚煜的身旁,一步步靠近,在挨到楚煜的时候,怯怯地喊了一声“哎呀”。

“初柔姑娘,原来是你啊。真是对不住。”楚煜抱拳道了一声歉。

“没事的,楚将军不必抱歉。”杨初柔看着楚煜憨憨的模样,忍不住想发笑,“楚将军,你今日也来花朝节赏花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