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婚事

“呼,还好你没事,这要是真把欢儿你摔着了,父皇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慕轩淳嚷嚷着围着慕愿欢转圈,确保她一根头发丝都没少。

慕愿欢刚想开口喊他别转了,便望见前方一片月牙白的衣袂消失在转角处。

“皇兄,方才我们一路来时,你可曾见着十三叔?”

慕轩淳跟在缓步朝外走去的慕愿欢后面,闻言想了想,摇头道:“不曾见着。”

“是吗……”慕愿欢应了一句,想起方才被十三叔接住时,他看向自己的眼神……

慕愿欢忍不住微微摇头,企图压下自己内心突如其来的莫名颤栗。

待回到长乐宫,听秋燕说杨夫人来了,在皇后宫里,慕愿欢便换了身杏色宫装去坤宁宫。

“母后安好,杨夫人好。”慕愿欢朝着二人一一行礼。

待慕愿欢起身,站在杨夫人身后的杨初柔便朝她施以一礼:“公主。”

待杨初柔直起身子,就见身前自己母亲背对着自己,温柔的握着慕愿欢的手,说着那些她不曾听过的话……

“来来,让姨母好好看看,永安像是又高了,又漂亮了,最近怎么也不来看看姨母,怪想你的。”杨夫人笑着将慕愿欢拉到自己身旁。

慕愿欢闻言微笑,挽着杨夫人的手臂坐在她身侧:“姨母的话欢儿记住了,以后出宫定要去府上坐一坐,尝一尝姨母最拿手的芙蓉如意糕,只怕是姨母不要嫌我去的太勤才好。”

“哈哈,怎会怎会,我可是时时盼着才是,就知道你爱吃那如意糕,这回也带了些,稍后你便可尝尝,看看姨母的手艺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

“欢儿啊,就这点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贪嘴!身为公主,可要改改。”皇后放下茶杯,听到这个话题便开口说她,不过便是连她身边的宫女都有些想笑。

哪回公主想吃些什么,不是皇后纵着的,有时便是皇上不让吃,她也还要弄来了送去给公主呢。

杨夫人也深知这点,当即就笑着说皇后娘娘可得以身作则。

三人你一眼我一语的,一时谈欢儿吃的怎么样,一时谈欢儿近日又在玩些什么,一时又说欢儿小时候的种种趣事……

欢儿……

慕愿欢……

眼前这天伦之乐的场景落在杨初柔的眼里不知为何分外刺眼,纵然脸上依旧是柔美的笑意,可这笑,早已不达眼底。

“听闻永安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

杨夫人此话一出,杨初柔差点连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双手在袖中紧握,指尖直掐着手心,这才勉强稳住。

什么都是她的……

“说起这事,楚煜这孩子父母皆是早亡,幸得皇上体恤,他们二人这婚事啊,就全由宫里来办,至于这日子,估摸着就在年前吧,已经安排了钦天监选一个黄道吉日。”皇后对这位女婿是很满意的,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都笑眯眯的。

“年前好啊,时间上也不着急,真好,那楚将军如此年少便这般能干,不过要我说啊,也就是这,才能配得上咱永安公主呢。”杨夫人笑着偏过头望见慕愿欢微微发红的脸颊,想要打趣几声,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手,朝皇后道:“永安出嫁这么大的事,我刚才竟是没想着了,皇后娘娘,待婚期定了,可定要先与我说了,我可等着给永安添这头一份嫁妆!”

“我的好妹妹,本宫知你心里疼欢儿,可也要为初柔未来打算是吧,你放心,永安的嫁妆,那本宫可是要亲自盯着的……”

正要说起永安的嫁妆,殿上却突的传出几声轻咳。

“皇后娘娘,母亲。”杨初柔突然走了出来,行礼道:“臣女身体不适,恐无法继续陪皇后娘娘与母亲叙话了,请皇后娘娘允许臣女先行告退。”

慕愿欢疑惑的看她一眼,却见杨初柔一直盯着地下,根本不往她这边看,正想开口问她哪里不舒服,就听身侧的杨夫人开口了。

“皇后娘娘恕罪,我家这女儿最是不懂规矩,扰了娘娘兴致,她要回便让她先行回去吧。”

论亲,在场都是自家人,皇后自然不会多问,说了句注意身体便让她回去了。

慕愿欢一直看着杨初柔,可直到人都转身要走了,都没给她一个眼神。

“初柔表妹,你身子不舒服,我送你吧。”慕愿欢心里奇怪的紧,走上前想要拉住杨初柔的手。

却不曾想眼前的人身影一晃轻轻躲了过去,回头留了一句:“多谢公主好意,初柔无大碍,便不劳烦公主了。”

也不再管身后的慕愿欢,杨初柔快步走出了坤宁宫,出宫门后才发现身后连个丫鬟都没跟来。

也是,母亲都还在里面,谁敢跟她出来。

杨初柔垂眸扯了扯手帕,便直直朝出宫的路走去。

穿过一道拱门,脚步骤停。

杨初柔愣愣的看向前方正朝她走来的人影。

官服、束发、小麦色的肌肤,不同于那日的英姿勃发,显得更加稳重,像一把入鞘的刀,便是未到他出刃之时也不容小觑。

是楚煜。

看样子也是要出宫。

杨初柔突然轻声笑了笑,看似温柔的笑意里却是掺杂了一抹阴郁。

伸手理了理发梢,杨初柔垂眸继续朝出宫的方向走去,只是这次,步伐明显慢了许多。

身后逐渐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杨初柔扫了一眼地上坚硬的六棱石子,咬牙闭上双眼,双脚骤然无力,整个人朝着一侧倒去。

“小心!”醇厚略带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的下一瞬,一只粗糙有力的手就出现在了杨初柔的身侧,挡在她肩膀处稳稳的将人扶了起来。

男子的手心传来的温度像是透过衣衫传到了她双颊之上。

杨初柔连忙后退一步,似是没站稳般身子晃了晃,右手抚额,秀眉微蹙,柔声道:“初柔失礼了,适才突然有些头晕,多谢大人出手相救。”

“无妨,顺手而已,若是身子不好,日后出门可要记得带个丫鬟。”楚煜不很在意的挥了挥手,继而准备转身离去。

“楚将军,这是也要出宫去?”杨初柔开口道破他的身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