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八皇子

正是将将入夜的时候,京城内兵部侍郎杨府也开始用晚膳了。

“今儿你被永安公主叫了去,公主可说了是为了何事?”杨夫人净了手看向侍候在一旁的杨初柔,照例发问。

杨初柔立时行了一礼,“回母亲,是去了飞华楼。”

杨夫人挥挥手让她坐下,吩咐上膳食,又道:“以往永安公主出门也是常去飞华楼,也时常唤你,可今次怎的急匆匆的?”

“是因为……”杨初柔下意识想到今日那天神一般落入她眼睛里的人,说出口的话就忍不住急了些,抬眼就看见杨夫人警告的眼神,心下一紧,连忙端正身子,重又道:“回母亲,今日表姐是得了楚将军今日进城的消息,想去飞华楼看一眼。”

“楚将军?”杨夫人方才还略显严肃的脸上这回全释然了,想了想确实是今日进京,一边怪自己怎么这都想不到,一边又问道:“那你也看到他人了?可是英武?可配得上咱永安公主?这人据外面传闻说的倒是十分了不得的,只是不知几分真假,你快速速说与我听。”

见到杨夫人脸上的笑意,杨初柔心里松了些,也忽略了母亲对表姐的过分亲切而导致的一些不忿,语气轻柔的开始说起楚煜来:“是,女儿也见着了,瞧着很是不凡,样貌也是极好的,又年少成名,现也是凯旋而归等待封赏的……”

许是想到那人的种种优秀,杨初柔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变得愈发柔软甜腻起来。

而杨夫人却早已不是双十年华,这点小女儿的心思她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当下脸色就冷了下来,硬生生的打断她的话:“怎么我听你这话,到不像是在说自己表姐的未婚夫婿,倒有点像是在说你的意中人?嗯?”

那一声嗯?像是一柄重锤猛地给杨初柔一下砸进了冰窟窿里,一张笑脸瞬间吓得煞白。

“跪下!”杨夫人见她这幅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走到慌忙跪下的杨初柔面前呵斥道:“那楚将军是什么人?嗯?那是被当当今圣上钦点的兵马大元帅,如今又指婚圣上最为宠爱的永安公主!那是你能肖想的人吗?你是个什么身份?好日子过惯了心思也跟着往天上飞了是不是?平日你跟你说的那些话你权当听不见是不是?”

看着越说越生气的杨夫人,一旁的杨侍郎连忙上去拉住她,拍了拍她的背,劝道:“夫人,如何动这么大的气,气坏了身子可了得,再说,初柔也不一定是那个意思,对吧?”

原本就满心委屈的杨初柔这会听到父亲为自己说话,眼眶一下就红了,泪水围着眼眶饶了一绕,终究是没有落下,双手死死捏在一起才将胸口的愤懑压下去一些。

“父亲说的是,初柔只是替表姐高兴。”

“哼,要真是这样就好,我可警告你,不要整天想些没用的,这世上的东西,是你的怎么都是你的,不是你的那就怎么都不会是你的!行了,这饭你也不要用了,回房去给我好好思过,想不明白就不要出来见我了!”

杨夫人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开,杨初柔也只能依言回到自己房间。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两行清泪便顺着眼角滑落,杨初柔一双眼满是哀怨的垂着,她不明白。

为何母亲从来都这般偏心,看表姐的时候,好似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都是对的,都是值得自己学习的,可是分明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女儿不是吗?

楚煜……

将这个名字默念三遍,杨初柔的眼中慢慢的多了些东西。

翌日清晨。

慕愿欢在温暖的床榻上又翻了个身,左右今日无事,可以多睡一会。

可还未来得及再梦蝴蝶,床边秋燕就已经掀开了帘子。

“公主,八皇子在偏厅侯了许久了,像是有要事,若公主再不起,只怕要闹了。”

慕愿欢闭着眼皱了皱眉,拉过被子挡住光。

“前些日子他宫里养的猫儿抓了御花园的喜鹊他也说是要事,今儿又说有要事,现在本宫要接着睡觉才是头等的要事,便让他在那等着好了。”

“公主……”秋燕看着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的慕愿欢,无奈的扯了扯被单。

一盏茶的功夫,慕愿欢终是耐不住秋燕的讨饶,装束完毕后不急不缓的到了偏厅,远远就看到正翘着腿喊秋露给他倒茶的慕轩淳。

想想这大清早的被叫起来,慕愿欢这脸上虽是噙着柔柔笑意,嘴上却是不饶人,扬眉吩咐道:“秋露,不忙,如今京城茶叶价贵呢,皇兄若是渴了,便回自己宫里吃茶去。”

慕轩淳闻言神色一亮,抬脚就往慕愿欢这边来,一双桃花眼凑上去眨巴眨巴的:“我的好欢儿,别啊,你皇兄我可是得了消息立马就赶来了!走,带你出去玩?”

“不去。”慕愿欢伸手点在慕轩淳额头上把人轻轻推开,干脆利落的拒绝。

她这皇兄明明就跟她一般大,她却偏要叫一声皇兄,且这人性子可比她慕愿欢还张扬,定然没什么好事,她才不去。

“你确定?”慕轩淳眯起一双桃花眼,声音拉的老长,生怕慕愿欢听不清似得。

“……”慕愿欢悠悠然抬手,以广袖半遮面低低抿了一口茶,选择用沉默回答慕轩淳的问题。

“哎。”慕轩淳突然叹了口气,又失望的摇了摇头,抬脚就准备走。“那就不打扰欢儿休息了,皇兄我就先走了。”

嗯?

慕愿欢反倒有点不习惯的愣了一下,今儿这人有点反常啊,以往她要是不去这人肯定要磨上许久的!

激将法?

可看着慕轩淳毫不犹豫的往门外走,慕愿欢心里倒是有点好奇了。

“是什么消息?”

慕轩淳立时咧开嘴角笑出两颗小虎牙,转身飞快的回到慕愿欢身边,把人拉起来就往外走:“去了就知道了,这回你要是没兴趣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你这长乐宫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