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家宴

慕愿欢撅了噘嘴,就要闹她。

二人嬉笑着用过午膳,就听楼下熙攘声大了起来。

街上已经被清出极宽敞一条路,城门大开,迎进一股肃杀之气。

整齐排列的队伍踏着齐步迈进城门,打头两杆迎风飞扬的大旗,金色一杆曰元,红色一杆曰楚。

天元国楚家军!

旗杆后十步开外,一匹棕黑色高头大马,马上一男子身着亮银色铠甲,手执一柄黑金蛟龙长枪,常年征战而特有的古铜色肌肤,剑眉星目,高鼻薄唇,周身带着一股万夫莫开的煞气,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连人群都自发的安静下来。

“他就是……楚煜?”杨初柔有些发愣的喊出那个名字,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礼。

“嗯,应该是。”慕愿欢下意识点了点头,扬眉笑道:“看来是担心错了,父皇的眼光,果然是不错!”

“嗯……”杨初柔愣愣的点头,目光依旧在街上的人群中飘忽着。

“表妹?初柔表妹?”慕愿欢伸手在杨初柔眼前晃了好几下,手腕处一枚白玉镯碰在窗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叮——

杨初柔这才反应过来,眼看着慕愿欢都要收拾东西走人了,她竟然还愣在窗前!

“表……表姐?”杨初柔红着一张脸,绞着手帕慌忙解释道:“我,我第一次见军队入城……是初柔没什么见识,竟看呆了。”

“哈,这有什么,你若喜欢,下回待军营巡查时,我带上你一起去看,可比这壮观多了!”慕愿欢上前拉起杨初柔,边道:“快些走吧,马车都备好了,先送你回府,秋燕去包点心了,等会你也带上些去吃。”

马车极稳,外面街上的人还沉浸在大军入城的激动中,吆喝声都更大了些。

“表姐,表姐觉得那楚将军,怎么样?”杨初柔拢在袖子里的手紧了又紧,终于是问了出来。

“唔……挺好的……”慕愿欢伸手点了点下巴,嘴角不知不觉间便勾勒出一抹笑意,在白皙的侧脸旋出一枚糖心似的酒窝。

见到她这样笑,杨初柔不知怎的心里一滞,连带着面上的笑都略微有些僵硬了。

“那表姐,真的要嫁给他吗?”

慕愿欢扭头狐疑的看了杨初柔一眼,今日这表妹是怎么了?往常可是听到男子这两个字就要脸红的,现竟和她说起嫁人来了,莫不是被自己带坏了?

不过,说起嫁人,慕愿欢脑海中重又闪过那一抹银色身影……

“自古儿女婚姻之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公主,总也是要循着常理来。”慕愿欢垂眸缓缓说道,竟是难得的文静模样。

杨初柔一向心思玲珑,又怎会看不出表姐这难得的羞怯,心下一阵抽痛,眉眼黯然,只道:“表姐是好福气的,只是我……却是不知何去何从了……”

见她这样,慕愿欢立时把自己那点小心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拉过她的手。“你莫要多想,姨母可是最疼你了,指定是要给你寻一门好亲事的。你可快快高兴些,这马上就到了,若是让姨母见你这样,指不定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若是再让她知道缘由,可得伤心了。”

杨初柔被这一段俏皮话逗得娇笑不止,连连摆手让她别说了。

送了表妹,待马车踏进宫门的时候已经日上西斜了。

“不回宫了,直接去慈宁宫吧。”眼看着时辰不早了,慕愿欢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也挺好的,不必换了。

慈宁宫内,太后和皇帝在首座说话,皇后及长公主等人也都在,一派其乐融融。

“禀太后娘娘,永安公主……”太后身边大宫女沉香正要说话,慕愿欢就已进门,行至殿前,给众人一一行礼:“皇祖母安好,父皇安好,母后安好……”

“哎哟,免了免了,快过来哀家跟前,刚还在说你呢。”太后笑着让人拿锦凳,等慕愿欢上前来便拉着她的小手,拍了拍,笑道:“说吧,这是又跑哪玩去了?”

慕愿欢顺势靠在太后膝前,“还能去哪,今儿不是约了初柔表妹去吃飞华楼的新点心,叫酥浮塔的,味道着实不错,儿还命人带了些回来,晚些时候可同皇祖母一起尝尝,可好?”

“哈哈,好好,还是欢儿最知道哀家了,事事想着,是不是呀?”太后笑的开怀,伸手刮了刮慕愿欢的小鼻头。

一旁的长公主也抬起袖子笑了笑,又想起今早知晓的事,忍不住笑道:“依我看呀,吃点心是其次才是呢,今儿一早便得皇兄的消息,说那楚将军大败敌军凯旋而归,就在今日入城待封呢。要我说,欢儿这哪里是为了新出的点心,分明是为了瞧一眼少年郎,这才顺道尝一尝点心呢,只是不知道……见了这少年儿郎,再吃这酥浮塔,是愈发甜上心头呢,还是食之无味呢?哈哈哈。”

在场众人谁还不知道慕愿欢这性子,长公主这话一说,顿时满堂皆是笑声。

这小女儿的小小心思,在他们这些过了年纪的人看来,自然是极其可爱的。

慕愿欢的小把戏被当场戳穿,她也不恼,只微微红了脸,她这位姑母平日里最是宠她,连父皇都盖不过,眼下也是全然没什么坏心思。

等众人笑了个开心,慕愿欢才佯装生气的抿了抿唇,朝长公主怨道:“姑母可莫要拿欢儿打趣儿了,若不然,欢儿可再不敢同姑母说知心话了呢。”转而又笑开,歪着头,娇声道:“依欢儿看,姑母莫不是馋欢儿带回来的酥浮塔了?这才问说甜不甜的?”

“哈哈!”太后闻言连礼数都顾不得了,直笑的弯了腰拉着慕愿欢的手叫心肝儿。

长公主又是小皮猴子又是伶牙俐齿的笑她,这事也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过去了。

慕愿欢笑着偏头想找沉香捧杯茶来,冷不丁的就看见不远处慕观樾正盯着自己,凤眸泛着漠然的光,却又像是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雾。

连忙回了头,端过茶水抿了一口,又想为何要避开,她又没做什么坏事!

于是放下茶杯的空隙间,慕愿欢又偏头朝慕观樾看去,结果那人这会却又像是没看见自己一般,竟是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慕愿欢回头,突然就莫名觉着有点心虚,连忙抬手又抿了一口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