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将军凯旋

春日暖洋洋的光落在一片金色城墙上。

长乐宫内。

一双莹白小手撩起盆中清水。

“今日怎的没有玫瑰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的倦意轻轻响起。

身侧秋露闻言顿了一下,立时就要吩咐人去拿。

“罢了罢了,梳头吧。”慕愿欢叫停,伸手待秋露给她擦干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明亮的杏眸半眯,透着微微水光,花瓣般的唇微微张着,长而柔顺的发丝随着少女的动作从白皙精致的侧脸滑落至耳旁,便是带着刚起床的慵懒,也是灵秀明艳,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耳边听见珠帘晃动,被人急急撩起,又缓缓放下。

慕愿欢偏过头,将发丝撩至耳后,就见秋燕快步走进来,至她跟前停下,却又不开口说话。

十几年的主仆,自然是明了的,慕愿欢秀眉微挑,懒洋洋的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殿内侍女转瞬间退了个干净,秋燕走上前捧起慕愿欢的长发梳着,一边低头轻声道:“楚将军凯旋,今日进京。”

“嗯。”慕愿欢下意识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楚将军?

“嗯?!”

慕愿欢猛地回头,吓得秋燕连忙松了手里的头发,生怕扯疼了她。

“是和本宫定下婚约的那个楚煜?”眼中困意一扫而净,见到秋燕点头后,慕愿欢勾唇露出一抹明晃晃的笑,更有一丝狡黠。

“快,叫秋露梳妆,你去备车,我们出宫!”

秋燕闻言看向正在挑选发簪的秋露,二人相视,俱是无奈一笑。

不出片刻,慕愿欢就已经提着裙摆跑出了长乐宫的宫门,还不忘回头朝才收拾好东西从正殿出来的秋燕挥了挥手。

一转身,慕愿欢却猛地停下了脚步。

长乐宫外围着宫墙种满了竹林,而此时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斑驳竹影下一袭青衣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修眉挺鼻,绸缎一般的黑发以银冠束起,微挑的凤眼像是泛着光,墨一般的双眸透过晃动的光影落在慕愿欢身上。

“十三叔?”慕愿欢有些尴尬的行了个礼,她这小皇叔虽说是个世人皆知的出尘人物,在宫外的名声比天上的神仙还神仙,可慕愿欢总有些不愿见他。

不知为何,她连父皇都不怕,却唯独不敢在他面前使小性子,好似他会吃人似的。

“十三叔怎的在这?”慕愿欢急着出门,却也不想让人看出端倪。

她可是当今圣上嫡亲公主,要是让人知道她急冲冲出宫就为了看看她那未婚夫长什么模样,那她这永安公主的名号就干脆丢到城外算了,也太有损形象了。

而且,尤其不愿让眼前这人知道!

“欢儿这里的翠竹四季常青,近日想来看看,这是又要出宫去?”慕观樾淡淡说道,目光所及之处,秋燕刚好追了上来。

楚将军今日进京,他是跟着秋燕过来的,思及此,慕观樾不由眸光一暗。

“啊……对,今日约了初柔游玩,这正要去呢。”慕愿欢眼珠子转上一转,就拉了表妹出来挡刀。

“是吗……”看着眼前少女眨巴着一双明眸,目光分明躲闪却又耀眼的如同日光下开出彩眼的黑曜石珠子,慕观樾滞了滞,却只道:“今日是例行家宴,太后娘娘最是不喜迟到,记得早些回来。”

她才不担心这个,太后最是宠她了,就是不去也没什么。

慕愿欢心里这么觉得,可面上却是十足十的乖巧。

“嗯,欢儿知道了。”慕愿欢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早些回来。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慕观樾直直的看着她,眸色逐渐加深。

“十三叔?”慕愿欢一直没听到回话,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喊了一声。

慕观樾似是无声的叹了口气,但慕愿欢丝毫没有察觉到。

“无事,你去吧。”慕观樾的目光又回到了竹林上。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待到马车驶出宫门,慕愿欢才凑到车窗处:“派人去找初柔表妹,说本宫在飞华楼等她。”

飞华楼,京城内皇城外最高的酒楼,足有九层,再高两层就可比肩紫禁城内摘星楼了,且这飞华楼也是京城内无数达官显贵天皇贵胄人家到访之地,光是厨子就有一百二十位之多,虽说不及御厨,但也算得上世间头一份了。

以往慕愿欢出宫,也是必得到这飞华楼坐一坐的。

而此时,飞华楼第九层雅间内,慕愿欢正靠在窗前,手中捧着一份酥浮塔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眼神却时不时的飘向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一旁的秋燕看得一颗心揪到嗓子眼上,生怕她吃到鼻子里。

“表姐?”随着一声柔软温婉的表姐,一席杏黄色长裙的杨初柔推门迈了进来,柳眉微挑,一双似水含情眸看到慕愿欢的一瞬间漾起一抹笑意。

“表姐怎的这样突然?”

见人来了,慕愿欢伸手就把点心丢给秋燕,上前把杨初柔拉到窗前,指了指大街上正在催散人群的官兵,悄声笑道:“你猜,街上为何如此?”

杨初柔蹙了蹙眉,摇头,她早膳都还没用完就被叫到了此处,传话那人还说非来不可,她上哪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慕愿欢凑到杨初柔耳边飞快的嘀咕了两句。

“啊?”看着笑容灿烂的慕愿欢,杨初柔一张脸以飞快的速度红了起来,“表姐你可是公主!若是想见一面,可求陛下将人宣进宫即可,如何……如何偷偷的……”

“那样岂不是让他们都知道本宫想要相看这楚将军?父皇肯定要笑话我!且要是……”慕愿欢突的停了话头,起身重又在窗边坐下,眼神飘像不远处的城门。

“要是什么?”杨初柔笑着低声打趣,心里却是知道她这表姐的性子,想来若是这楚将军不合她意,定是要回去闹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