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从天而降

“小姐,不好了”

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厮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身上的衣服还有着被火烧过得痕迹。

“怎么回事?”苏婉婉见到来人是商铺里的一名伙计,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该不会商铺出了什么事吧?

“店里突然起火了,好多东西都没烧毁了,火势太大,到现在还没有熄灭。”

“带路。”苏婉婉手心不知不觉之间出了许多汗,边走边问,“是否有人员伤亡?”

“今日客人有些多,起火的时候,许账房还在店里记账。”

听到这,苏婉婉停住了脚步,心下一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后来呢?”

小厮苦着脸,哽咽道,“我们没有见到许账房出来,恐怕,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苏婉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爹爹出门了,她定要撑住。

……

赶到现场时,火势已经被控制住,半个时辰后,火势被彻底熄灭,由于惊扰到不少人,苏婉婉一改往日的嚣张,挨家挨户登门安抚道歉。

“冬月。”苏婉婉捏了捏眉头,浑身充满了疲惫,“你去统计一下,今日救火的伙计,明日从库房那些银子,按照一人五十两发下去,受伤的人一人一百两。”

“是。”

待人走的差不多,苏婉婉凭着记忆,翻着一个角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东西呢?”她的喉咙有些沙哑,找遍了每个角落却还是没有找到,不禁有些烦躁,一生气直接踢了一脚,那块木头没有被踢飞,她的脚到是疼死了。

她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呆呆地,一动不动。

暗处,黑衣人盯着狼藉中娇小的身影,拉满了手中的弓。

苏婉婉听到利器割破空气的声音,惊得回头,却已经迟了,她认命得闭上了眼。

下一秒,没有听到刺穿身体的声音,却听到了利器的碰撞。

眼前出现了一位白衣男子,不知用什么挡掉了那支箭,与那人缠斗到了一起。

那人见任务失败,没有恋战,从袖中甩出飞镖,射向苏婉婉,便匆匆离去。

“你没事吧?”

苏婉婉仔细打量这眼前人,没了以前的柔弱,多了几分肃杀,额头还有些汗珠,腰带也有些松松垮垮,应是出门有些急促。

一时间,她也不知说什么。

她死死盯着顾瑾言,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些什么,却发现他眼睛平静地像湖水一般。

“你怎么在这?”

顾瑾言神色有些不自然,耳朵也有些泛红,“冬月说你一直没有回府,让我出来瞧瞧。”

“哦。”苏婉婉眼珠转了转,点点头,忽的凑近了几分,垫着脚尖,眼中灿若星辰,“那你耳朵红什么?”

顾瑾言被这动作,逼得后退了几分,将头扭到一边,看不清神色,只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慌乱,“你,你靠那么近干什么。”

听到这话,苏婉婉凑得更近了,脸上出现了两个小梨涡,平添了几分俏皮,“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现在无事了,我送你回家。”

见他扯开话题,苏婉婉挑了挑眉,还挺害羞。

注意到顾瑾言的腰际,苏婉婉眼中骤然一亮,走到他身后,一点一点整理着他的腰带,装作无意的划过他的腰间。

顾瑾言眼眶微缩,呼吸也不由得放慢,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双小手,还有她发间的香气,一时间,心落了半拍。

“好了。”

鼻尖的香气忽然消失,顾瑾言瞬间放松下来,强装镇定,“多谢。”

一路上,顾瑾言甚少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她说,有时被她逗的装红了脸,她见此就会变本加厉。

苏府今夜灯火通明,暗室里,苏婉婉坐在上位,淡淡的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人,“愿意说了吗?”

“说,我说。”地上那人仿佛下一秒就断了气似的,看向前面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在下也是受人逼迫,那人用在下家人性命相要挟,否则,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背叛苏家啊。”

“受人逼迫?”苏婉婉若有所思,停下了修指甲的动作,“受和人所迫?”

“是,是……”

“你再犹豫,我可就不听了哦。”

听到这话,那人身子抖得像筛子一样,“是顾公子!”

咔!苏婉婉漂亮的指甲缺了一角,指间也冒出殷红。

“来人,我不想再见到他。”

“是!”

那人被拖出去的时候,手指用力抠着地板,嘴巴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喊声,苏婉婉漠然的看着,眼睛里没有一丝波动。

过了许久,她感受到指尖传来的痛意,将手指含在口中,目光飘向顾瑾言所住的方向。

这人到底有几分可信?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