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简单

过了好久,苏婉婉问道,“你对那人有什么了解吗?”

顾瑾言故做沉思,“他每次只是让我把事情进展情况放到一个地方,但地点并不固定。”

“那我便信你一次,你之后还是留在府里,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懂了吗?”

感受到她眼中的威胁,顾瑾言点点头,冲她作了个揖,“多谢苏小姐,若是有什么帮得到您的,在下定会全力以赴。”

也不知苏婉婉信了他几分,若是能够得到她的信任,找到账本就会容易很多,他原本以为苏婉婉将他带回来,即便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但也能探查点什么,现在看来,是他把苏婉婉看得太简单了。

苏婉婉摆了摆手,“先别说感谢,你不害我就行了。”

“苏小姐说笑了。”

苏婉婉白了他一眼,心道,说和你说笑,若是将你直接送回去,那人定还会再派人来,那岂不是更麻烦,还不如将你留着,还能起个赏心悦目的作用。

只是,要给老爹提个醒,让他定要把账本藏好了。

……

“爹,不好了。”苏婉婉在知道爹地回家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书房,进门发现苏蓁蓁也在,怔了一下,原本要说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碍于爹爹也在,她尽量挤出一抹友善的微笑,“姐姐也在啊。”

“嗯。”苏蓁蓁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表情也有些惊讶。

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了,在听出自己话语中的疏离后,这个姐姐眼神黯了一下。

“出什么事儿了,竟让你跑的一点闺秀风范都没有。”

见父亲又要责备婉婉,苏蓁蓁连忙道,“爹,事已说完,女儿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你思虑得很周全,但也要多放点心思在自己身体健康上,我看你今日脸色更不好了。”苏南有些心疼,他这个大女儿自小便非常懂事,对他也很孝顺,对婉婉也十分疼爱,到比他的亲生女儿更像柔儿。

苏蓁蓁睫毛颤动,原本以为再也不会听到父亲的声音了,但老天有眼,让她有了第二次机会,这次她定会好好珍惜。

“蓁蓁知道,多些父亲关怀。”

……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像后面有条狗追着一样慌里慌张的。”

“狗?哪里有狗?”苏婉婉直接跳了起来,心里的数万只小鹿都要撞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她回过神,看着眼前看戏的苏老头,没好气的说,“爹,你又吓我。”

想起自己来这的正事,苏婉婉没有像平时一样与苏南争吵。

“商行的账本没什么问题吧?”

“你应该没有少交盐税吧?商户的账本放的隐秘吗?还有……”苏婉婉还想再问什么,却被苏南止住。

“停!停!停!”苏南像是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头疼,“婉婉,你今日没生病吧?怎么突然问起这些了?”

“没有。”苏婉婉甩开老头儿伸过来的手,“你先给我回答我咱家账本到底有没有问题!要是咱们少交盐税了,就赶紧补上,如果有很多人知道账本放在哪就赶紧换个地儿放……”

苏南看着她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没有丝毫着急,反而坐下来端起桌上的茶,耐心的等她停下来。

过了一会儿,苏婉婉觉得说的有些累了,便停了下了,想喝点水之后再给老爹分析分析,谁知道看到他竟然靠在那边睡着了!

“我的老爹啊,火都烧到房顶了,你咋就不着急呢!”苏婉婉一把他摇醒,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

她原先只是怀疑有人要在货上动手脚,没想到那人直接将算盘打到了账本上面,若是账本出了问题,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苏南却不急不忙的将茶壶放下,斜靠在座椅上,“刚刚你姐姐已经跟我说了账本的事儿。”

“她?她说什么了?”苏婉婉一脸疑问,她这个姐姐这个时候不应该想着怎么嫁给李浩轩么?

“也是让我提防点外人,以防有人在账本上动手脚。”苏南有些欣慰,虽然这两姐妹偶尔会掐架,但大事都不算含糊,“放心好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这点警惕还是有的。”

苏婉婉拧眉,冷漠的问道,“那你知道昨天晚上有人溜到书房了吗?”

看老头的反应就知道对此完全没有发觉,她便将与顾瑾言的谈话简要说了一下。

“那这人绝不能留在府里,你还不赶快将他赶出去。”

“你先别急,这人一时半会儿是不能送回去的。”苏婉婉安抚道,这事儿哪有这么简单,没了这个顾瑾言,还会有李谨言,刘瑾言。

“为什么?”

苏婉婉神秘一笑,瞳孔微微收缩,“自然是放长线,钓大鱼。”

……

与此同时,本应该呆在屋子里的顾瑾言出现在苏府西边一个角落里,全然没有平日里弱不禁风的样子。

“去告诉主子,一切顺利,只是要多费些心思。”顾瑾言对着角落里一个黑影说道。

“是。”那人顿了顿,说道,“大人也要小心。”

顾瑾言点了点头,又递给他一封信,“务必亲手交到主子手里。”

“是。”

说完那人便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

一连几日,顾瑾言都一直待在偏屋里,除了正常的起居,一步也没有踏出屋子,苏婉婉也没有去看过他,好像没这个人一般。

夕阳之下,梨花也被染成了金色,院落中传来阵阵磨刀声,生生破坏了这幅美景。

“小姐,您不喜欢顾公子了?”冬月试探性的问道。

只听苏婉婉冷哼一声,加大了手下磨刀的力道,“连句真话都没有,谁会喜欢他!”

“顾公子不像是在说谎啊。”看到小姐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冬月连忙止住,顿了顿,说,“那小姐为何还要留他在这?直接赶出去岂不是更好?”

苏婉婉停下磨刀的动作,看着顾瑾言所住的屋子,神色中晦暗不明,淡淡道,“日后你就明白了。”

这位顾公子所图,想必并不是如此简单,且看看谁更胜一筹。

说完,将手中的菜刀放在一旁,换了一把继续磨着。

今日风景不错,正适合她给她的宝贝们拿出来见见天日。

却没有注意到,偏屋里的顾瑾言面露痛苦,一个手抖,一滴墨滴在了宣纸上,破坏了整幅画。

“这小魔王就不能换个地方磨刀吗?这样好的风景,生生被浪费了。”

话音一落,地上又多了一个纸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