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暴露

“你这般讨好苏婉婉,她不还是不搭理你?却对我百依百顺。”顾瑾言嘲讽一笑,“还不如我这个戏子。”

“你得意什么?婉婉新鲜劲一过,你以为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我劝你,若有一些自知之明便趁早离去,否则,呵呵。”

“你能做什么?连一个养女都能奚落你。”顾瑾言一脸不屑。

“找死。”这句话一下子惹恼了李浩轩,他一掌拍了过去。

还没有碰到顾瑾言的衣边,顾瑾言便吐了一大口血,像一根枯草倒在了地上。

李浩轩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抽出匕首,想要彻底结果了这个戏子。

下一秒,一道鞭子抽在了李浩轩的身上,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待看清来来人,到嘴边的咒骂又咽了回去。

看着李浩轩扭曲的面孔,苏婉婉在心里为他感到疲惫,明明心里恨得想杀了她,却还是要装出一副温润表哥的样子,令人作呕。

“顾瑾言是我带回家的,你竟然敢动手打他。”

“不过是一个戏子,婉婉何必因为这么一个人大动肝火。”李浩轩不甘心的说道,“难道我还比不上……”

“比不上。”话没说完就被打断,苏婉婉也不再掩饰对李浩轩的厌恶,直接说道,“你连我夫君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平日里你三天两头往我家打秋风也就罢了,今日居然敢动手打我夫君,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说着,苏婉婉又抡起手中的鞭子朝他甩了过去。

李浩轩在心里咒骂,但又不能打伤她,只好像个老鼠一样到处乱窜,却还是有鞭子断断续续的落在身上。

“婉婉,不得胡闹。”

一道呵斥声传来,苏婉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两眼冒火的瞪着李浩轩,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他撕了。

“婉婉,还不向浩轩道歉?”苏南责备道。

苏婉婉气呼呼的把头转到一边,始终不肯道歉。

苏南胡子都要气直了,“你如果不道歉,我回头找机会就将顾瑾言送回梨园。”

“爹”苏婉婉见他神情严肃,只好乖乖道歉,“对不起,婉婉无理了,不过表哥如此风高亮节,定是不会与我这个小孩子计较。”

“自然不会。”李浩轩笑容有些牵强。

“那婉婉便先告退了。”苏婉婉扛起地上的顾瑾言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这孩子。”苏南摇了摇头,转身说道,“婉婉若是能有你一半就好了。”虽是责备的语气却难掩宠溺。

“婉婉天真烂漫,虽有些小性子,但却难能可贵。”

苏南:“浩轩今日是有什么要事吗?”

“那我就不满舅舅了,的确是有件棘手的事。”李浩轩表情有些凝重。

……

深夜,苏府后院。

“大夫,他怎么样?”苏婉婉语气中满是焦急。

大夫笑了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这位公子并无大碍。”

“怎么可能?明明都吐血了。”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涌现出绝望,“是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不管怎样,你实话实说就好。”

说着说着,竟还带了点哭腔,但细细看过去,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

“小姐,顾公子真的没事,许是身子太弱,这才昏了过去,好好调养,少受些刺激,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苏婉婉点了点头,眼中还闪烁着泪花,“多谢先生了。”

又给身旁的竹青使了个眼色,“竹青好好将许老送回去。”

“是。”

竹青将大夫送走后,又支开了守在屋内的几名侍女,自己则守在了门口。

余光瞟到屋子里没人之后,苏婉婉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双手抱在胸前,戳破床上之人的伪装,“行了,别装了。”

“看来夫君很想让我亲你啊!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音一落,就在顾瑾言睁开眼的前一刻,她将唇印了上去,还挑衅的眨了眨眼睛,味道还挺好的。

顾瑾言反应过来之后直接将她推开,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怒火,鼻梁上的黑痣一闪一闪,“自重。”

“怎么,装不下去了?”苏婉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顾瑾言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冷地说,“你怎么知道的?”

苏婉婉轻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演技的确精湛,若不是我去的早些恐怕真的会相信你想让我看到的。”

“还有哦,我那个表哥基本是个花架子,内功还不如我,怎么会一掌就让你吐了这么多血。”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拆穿我,反而与他动手?”顾瑾言有些不解。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正想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说到这,我还要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呢。”苏婉婉像是想到了什么,坐到他身旁,玩着他的一缕头发,“况且,你以为你为什么能看到我在那。”

“!!!”

“说吧,你故意让我将你带回府究竟有什么目的?”苏婉婉语气温柔,但目光犹如一把冷剑,仿佛下一秒就能将顾瑾言扔进地狱。

顾瑾言面不改色道,“你在说什么,顾某听不懂。”

“少装,你的手掌有薄茧,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你当日明明从镜子里看到躲在戏服后面的我,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再加上今日你可以轻易以寸毫之差躲过李浩轩怒气之下的一掌,我能确定,你绝对不单单只是一个唱戏的。”

顾瑾言眼神微闪,微微笑道,“苏小姐应该去写话本,定会有所成果。”

“我爹书房昨晚有人去过,正是你说出去如厕的那段时间。”苏婉婉不经意地说。

顾瑾言心中一紧,手在袖中微微握起,万千思绪在脑中飘过。

“还不肯说实话吗?”苏婉婉摸了摸他的脸,说出的话令人毛骨悚然,“可惜了,这么好的皮囊,它的主人太不乖了,看来只能放在冰窖里了。”

顾瑾言心一横,面露愧疚,说道,“还请苏小姐见谅,顾某的确心思不纯。”

“在下是受人所迫,那人让我想办法混进苏府,再偷出账本,或者,或者。”

“或者什么?说。”苏婉婉语气冰冷。

“或者在账本上做些手脚。”顾瑾言言语中有些慌乱。

“威胁你的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从没有露过面。”顾瑾言心知任务已经失败,眼中犹如一潭死水,道,“在下任您处置,但请放过梨园众人。”

苏婉婉直直的盯着他,仿佛在判断他有几分真话,顾瑾言心下暗惊,没想到这小霸王心思如此细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