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异样

如果可以,她还挺想将顾瑾言藏在家里一辈子,若是他心思不干净,便送他一副毒药,只是这副皮囊不能浪费。

“苏小姐名声在外,恐怕过不了几日便会另有新宠。”

苏婉婉放下筷子,头一歪,不假思索道,“旁人哪有夫君好看。”

“天下好看的皮囊千千万万,顾某哪有那么重要。”

听到这话,她轻哼一声,“我相信我的眼光。”

顾瑾言抿起嘴角,垂下了眼眸,让人看不出情绪。

她注意到有一缕头发滑落在了肩上,便起身走到顾瑾言身后,伸手将他头上的玉簪摘了下来。

“你做什么?”顾瑾言一把抓住她的手,语气有些不悦。

“你头发乱了,我想给你重新束一下发冠。”她耐着性子解释道。

不料顾瑾言一把将她的手甩开,冷冷道,“不用了。”

“哦。”她鼓着腮子有些生气,将簪子递给顾瑾言,没再说话,一口一口的扒着碗里的饭,强忍着心中的委屈。

过了一会儿,她还是熬不过那人,瞄了瞄顾瑾言,试探的问,“要不要去院子里逛逛?”

顾瑾言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一路上,苏婉婉像是护着银子一样护着身旁的顾瑾言,生怕他磕着碰着,还让竹青在一旁拿着一件披风,防止他被风吹倒。

这等小心翼翼的作风,惊掉了来往下人的下巴,他们还从没有见过小霸王对谁这么上心过,却也都不敢多言主人家的事。

“这些都是爹爹废了很大的力气从南方寻来的花草,是不是很好看?”她指着一旁的奇花异草说,兴致勃勃地介绍。

“嗯。”

虽然顾瑾言还是冷冷淡淡的,但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心情,继续说着,“不过我更喜欢后院的果树。它们开的花瓣可以用来酿酒,结出的果子可以入膳或者冰镇之后吃,都是非常好的选择,若是还有剩余的果子,便拿来酿果酒。”

“你会酿酒?”顾瑾言有些惊讶。

“那当然。”谈到这,她的神情不免有些骄傲,这可是她最拿手的,“我家酒窖里的酒有一半都是我酿的。”

“都有什么酒?”

“让我想想啊。”她掰着手指,回想着,“青梅酒、桃花酒、杏子酒、葡萄酒我现在想的就是这些,你若是愿意,等会我便吩咐人拿些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她目光灼灼的盯着顾瑾言,似是怕他拒绝。

微风轻轻地吹过她的脸颊,碎发挠得额头有些发痒,但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丝毫不敢放过任何神情,像是过了一辈子,终于听到一句。

“多谢。”

太好了!

正当两人之间渐入佳境的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氛围。

“想必这位便是顾瑾言先生,我去看过先生的戏,唱的真的不错。”一位身穿蓝色锦衣的男子走了过来。

“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先生海涵。”

苏婉婉听到来人的声音,嗤笑一声,这人怎么又冒出来了,还一副主人家的架子,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她白了来人一眼后没有再搭理他,继续和顾瑾言交谈着,只是来人没有就此罢休,依旧死皮赖脸的纠缠着。

“李浩轩,你到底想做什么?”苏婉婉美眸中冷意乍现,这人到底有完没完?

李浩轩见她态度如此恶劣,心中不免有些不悦,若不是看在她父亲的面上,这种娇蛮跋扈的女子真是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顾先生见笑了,小妹自小被宠坏了,性子难免有些任性。”李浩轩这话听到人耳朵里,倒真让人觉得她是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话音未落,便被一道温温柔柔的女声打断,“浩轩表哥,我妹妹哪里任性了?”

苏蓁蓁?便宜姐姐?她有些疑惑,该不会又是来恶心她的吧?一个都够烦的了,两个她直接拿块豆腐撞死得了。

“表哥请慎言,我妹妹哪里任性了?”苏蓁蓁语气微冷,“饶是婉婉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指教。”

听到这话,她震惊了,这还是她那个便宜姐姐吗?

之前每次李浩轩来的时候都想防贼一样防着她,生怕她与李浩轩多说一句话。

今天怎么这种反应?

“我可是婉婉的亲表哥。”李浩轩眼中有些不屑。

一个不知道从哪捡来的养女也敢这样合同说话,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那也是表亲。”苏蓁蓁脸上布满了寒意,“况且,父亲也并未对婉婉的言行说过什么,哪里轮得到旁人。”

“你!”

“想必表哥前来应该与父亲还有事情商议,我们便不打扰了。”苏蓁蓁没有理会李浩轩气的发绿的脸,拉着苏婉婉走了。

“苏蓁蓁,你干什么?我夫君还在那呢!”她扭着头,不满的抱怨着,想要甩开苏蓁蓁,却发现完全挣脱不了。

这人今天吃什么了,力气这么大。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苏婉婉一把挣脱了她的束缚,直接抽出放在腰间的鞭子,朝苏蓁蓁甩了过去,没想到被她一把握住,将鞭子拽了过去,扔到了一边。

“你以后少跟李浩轩来往。”

“!!!”

听到这话,她不禁扶额,这话不应该她说吗?

“总之,你以后提防着点他。”苏蓁蓁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她心疼的捡起刚刚被丢在地上的鞭子,重新别回腰间,看着苏蓁蓁的背影,小声嘟囔着。“这人今日发什么神经,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她到挺深藏不漏,以前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今天竟能一把接住我的鞭子,真是小瞧了她。

……

“一介戏子而已,装清高给谁看!”李浩轩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看到站在一边的顾瑾言身上,各种难听的话都往外冒。

又扫过顾瑾言这张近乎完美的脸,李浩轩眼中闪过嫉恨,“不过靠着一副皮囊,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跟你说话呢,耳朵聋了吗?”

顾瑾言心里有些无奈,他只想早点完成任务,不想掺和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里,怎么总有想要早点进入下辈子呢!

他转了转指间的戒指,眼中浮现出杀意,正当动手之时,余光看到有人走过来,唇角一勾,“可惜,你连一副皮囊都比不上。”

“你说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