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夫君这么好看

反正东西没在这里,还是先顾着小命要紧。权衡之下,她果断选择先离开这里。

又在附近找了许久,依旧没有找到顾瑾言的影子,她眼角耷拉着,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去了。

一路上心绪不宁,该不会他真的翻墙逃了,但顾瑾言那小身板,能爬上她家的墙头么!

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怎么将人抓回来,却没想到她刚进屋,就看到那人好好的坐在屋里。

身上还穿着她挑的长衫,两缕头发垂在脸颊两边,慢悠悠的泡茶,比白日里的样子多了份慵懒。

茶水中冒出的热气缭绕在他周围,让人觉得有些虚幻。

她眼中瞬间恢复了神采,却又很快暗了下去,一把抓住抓住顾瑾言的手,怒气冲冲地问道,“你去哪了?”话问出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着些许颤抖。

顾瑾言却将手抽了出来,轻抿了一口手边带着些余温的茶水,“在下只是找地方如厕。”

“是么?”她想到爹爹书房那的影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挑起他的下巴,“最好是这样,不然你就做好被扔进山里喂老虎的准备吧。”

“顾某不敢。”

一阵风吹过,顾瑾言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苍白,顺带还咳嗽了几声。见此,她赶紧去将门窗关好,却没想到身后的人竟说。

“不如放在下回去吧,如此也不会毁掉小姐清誉”

“你想走啊?”她掩下眼底的失落,脸上瞬间重新端起甜甜的笑容,杏眼弯弯,一副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样子。

但说出的话尽显流氓本色,“本小姐该干的还没干呢,怎么可能放你走?再说了,清誉是什么?能吃吗?况且我苏婉婉什么时候有过这东西?”

笑话,她想了好几天才想出的法子将人顺利绑回来,现在放人,岂不是功亏一篑?

“你什么意思!”

苏婉婉欺身向前,目光下移,停到某一位置,眼里充斥着暧昧,“你说呢?”

“不知羞。”顾瑾言脸上有些恼怒,但又一时找不到更符合她的词语,忍气吞声的又闭上了眼睛。

“在下有些乏了,先休息了。”

看到顾瑾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心中升起了捉弄的心思,佯装无知,道,“你不是要如厕吗?找到地方了吗?要不要我带你去?”

“不必了。”

待顾瑾言躺下后,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南书房的方向。

以退为进,她绑来的美人有些不简单呐!

清晨的阳光洒在屋子里,苏婉婉睁开惺忪的双眼,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看到顾瑾言还在窗边熟睡,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她轻手轻脚走到顾瑾言身边,看着他的睡颜,嘴角显现出笑意,睡着的时候没了清醒时候的疏离,还挺乖的。

目光移到顾瑾言的手上,她眼中流光四溢,再也挪不动眼睛。

骨节分明、修长细直,血管清晰可见,握在手里又十分温暖。

她忍不住的想到,不知道人是否也像这双手一样,只是看起来油盐不进呢?

顾瑾言一睁眼,便看到她眼睛冒着绿光的盯着他的手,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的手剁下供奉起来,吓得打了个寒战。

察觉到顾瑾言的动作,她像个新婚夫君问娇羞娘子般十分殷勤地问道,“饿吗?昨晚睡得可还好?”说着还抹了一把顾瑾言的脸。

“不饿。”顾瑾言头一偏,蹙着眉头,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她眼底浮现一丝玩味,歪着脑袋,故意说道,“哦?那我刚刚怎么听到小郎君的肚子叫了呢?”

“胡说。”

不料下一秒,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丝毫没有给他面子,苏婉婉听到声音也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

她不过是想逗一逗顾瑾言,没想到这人的肚子竟然如此给力,太好玩了。

“别,别,别笑了。”顾瑾言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脸有些胀红。

见人有些生气,她只好止住笑意,捂着有些发疼的肚子,喊了喊候在外面的竹青,“将早膳拿进来,可不能饿着我未来夫君!”

她故意拉长了最后两个字的余音,还故意冲已经冷成冰块的顾瑾言抛了个媚眼,然后注意到,小夫君的背挺得更直了,眼睛了闭的更紧了。

等早膳的间隙,她依旧像昨天晚上一样,眼睛一直停在顾瑾言身上,仿佛要将他身上盯出个洞。

她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男子,但像顾瑾言这样的,还真是稀少。她那被人称作是京城第一美男的表哥和眼前之人相比,连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在她眼里顾瑾言就像是坠落凡间的仙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不过她就是喜欢,喜欢就要抓住。

不一会儿,竹青将膳食端了进来,诱人的香气扰乱了顾瑾言的心神,睫毛也微微颤动。

“想吃就吃吧,都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见人没有动静,她不禁翻了个白眼,何苦呢!肚子都叫了,口水一直往下咽,还要死撑着。

为了好不容易带回家的小郎君不被饿死,她连拖带拽的将人拉到了饭桌前,兴致勃勃的介绍桌上的吃食。

“这是蒸银鱼蛋羹,鱼是刚刚捞上来的,特别鲜美。”

“这是虾皮炒圆菜,既有虾的鲜味又有白菜的清脆,吃起来清爽极了。”

“这个白粥,你不要小瞧它,这可是足足熬了半个时辰,米也是从江西采购来的,你快尝尝。”

……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盐商。”

她像是没有听出顾瑾言语气中的嘲讽,得意道,“你在我家的生活估计也仅仅比不上皇帝了。”

是啊,恐怕皇上都没有你们苏府奢侈,皇帝早膳才十二个菜,你一介盐商之女,早膳竟有十五道菜。

“那还真是感谢苏小姐让在下体验了一把当皇帝的感觉。”

“嘘!这话可不能乱讲,要杀头的。”苏婉婉连忙捂住他的嘴,眼神中有些慌乱。

她虽然嚣张跋扈、胆大包天,却还是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家是有钱,但也只不过是一介商人,还是指着皇家过日子,说不准哪天就因为某些宵小被抄了家。

小夫君看起来弱不禁风,胆子到挺肥,竟然敢这样说。

在她的极力推荐下,顾瑾言终于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她夹的虾肉。

苏婉婉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注意到在送到口中的瞬间,顾瑾言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站在旁边的竹青抓住时机,道,“这些菜都是小姐亲自改良过的,外面的吃食自然是比不上的。”

顾瑾言看了一眼苏婉婉,眼中有些不易察觉的赞赏,没想到这小霸王还能研究出这么多好吃的,看来也不是向外界说的那样一无是处。

“是不是发现我还挺有才的?是不是爱上我了?小夫君?”她勾了勾红唇,直直的看着顾瑾言,话语间透露着掩饰不住的自恋。

果然,流氓就是流氓,顾瑾言胡乱夹了几口菜往嘴里送。

“慢点,被噎着了。”苏婉婉哑然失笑道。

真不知道顾瑾言这张脸怎么长的,她居然越看越觉得好看,怎么也看不够,只是这小郎君心思有些过于深沉,不像他的皮囊一样招人喜欢。

“你看够了没有。”顾瑾言实在受不了有人盯着她吃饭,眉头紧锁,语气冰冷。

她痴痴地笑着,用手托着下巴,防止口水下一秒就从嘴里流出来了,“没有,夫君那么好看,我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