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绑了个个美娇夫

街道上,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时不时从江面传来艺伎咿咿呀呀软糯缠绵的歌声。

几名年轻女子拿着手中的发簪与摊位老板磨着价钱;发间有了银发的阿婆正在给一位顾客开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远处有有人光着膀子吞吐着火龙,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糖人的香气。

“驾!”

一阵马蹄声打乱了这份热闹,一位绯衣女子策马奔走,手腕处的金饰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高高束起发丝飞扬,巴掌大的小脸洋溢着明艳恣意,杏眼间透露出娇蛮之色,马背上还驮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

后面还跟着几名家仆,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被撞翻摊位的小商贩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咒骂,却还不忘捡起地上的碎银子。

“也不知道那人倒了什么霉,竟被这个小霸王掳回了家。”

“谁知道呢!”

“也不知道苏家家教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个混世魔王。”

旁边的一个人瞥了他一眼,面带不屑,“人家刚刚丢给你的钱都够你家一个月的花销了,你不偷着乐还在这说什么呢。”

……

开满梨花的树下,一名女子闭目养神,巴掌般大的小圆脸,下巴微尖,粉嫩的双唇勾起,鼻翼处有着一颗若隐若现的红痣,增添了一丝妖娆。

缠绕在脚踝处的银铃隐隐作响,她手中拿着一壶酒,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小姐,人带来了。”

听到声音后,她回过头,上下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这水青色的长袍果然极适合你。”

见他没有说话,面色如霜,苏婉婉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顾瑾言的场景。

那日她扮作小厮溜进了梨园,隔着人群,远远地便看到戏台上的顾瑾言,顾目盼兮,美目流转之间魅人心魄,她也没有听懂在唱些什么,但整个魂已经被他咿咿呀呀的戏调勾了去。

一曲结束,她按捺不住好奇躲到戏台子后面放戏服的地方,偷偷看着铜镜中的人一点一点卸掉脸上的脂粉,露出原本那张清冷到极致的皮囊。

皮肤白皙,冰冷的眼眸蕴含着万千星辰,鼻梁高挺却有些圆润,微微抿着的嘴唇还残留着些许唇脂,好一个绝色动人的美人!

自打那天回府后她便打起将这小郎君拐回家的小算盘。

几日过去,她是衣服送了,钱也砸了,甜言蜜语也说了,这人就是不为所动,甚至还传出他要离开京城的消息!

情况紧急、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了个黄道吉日,趁着月黑风高四下无人之时,将人绑了回来。

虽然人现在臭着一张脸,冷的像个冰块儿,但假以时日,她定能将瓜掰甜!

想到这,她眼中掠过一丝狡黠,抓起桌上一枚青果,咬了一口后,送到顾瑾言嘴边,笑嘻嘻的说,“可好吃了,要不要尝尝?”

谁料,顾瑾言衣袖一甩,左手背在身后,冷声道,“苏小姐究竟想做什么?”

她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我没想做什么呀。”说话间又凑近了几分,红唇靠在顾瑾言的耳边,轻声道,“只是提前请未来夫君适应婚后生活。”

听闻此言,顾瑾言的耳朵红的要滴血,被她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只是这人退几步,她便逼近几步,就在顾瑾言退无可退之时,竹青闯了进来。

“不好了小姐。老爷回来了,已经朝着咱们院来了”

苏婉婉暗道不好,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可不能让爹爹现在就将顾瑾言扔出去。

她给一边的竹青递了个眼神,让她把顾瑾言藏好,自己则迈着小碎步,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迎了出去。

“爹爹,婉婉好想你呀。”她一把扑倒苏南怀里,想要先撒个娇稳住爹爹,不过好像这招这次不顶用了。

苏南强绷着脸,胡子一抽一抽的,“少卖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你平日里嚣张任性也就算了,今日竟然将一个戏子绑回了家,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你还怎么嫁人!”

听到这话,她抬眼看了爹爹一眼,小声嘀咕道,“那晚了,这事儿估计早就传得满城皆知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说?”苏南声音骤然拔高,震得她耳根子有些发疼,“你绑人便绑人,悄悄绑回家倒也没什么,你可倒好,大摇大摆的从大街上将人绑回来,闹得满城风雨。”

“哎呀,爹,你担心什么?即便我不将人绑回来,也不见的有人愿意娶我,这点您不是最清楚的么!”

抬眼看到老爹那颗眼珠子瞪得要吃人,她连忙开始顺毛,讲起了歪理。

“您从小就和我说,人是活给自己看的,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么?不嫁人又不是不能活了,咱们家也不是不能养我一辈子。”

这说法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苏南捋了捋胡须。

见爹爹脸色微缓,她又神神秘秘的说,“爹爹,我给您绑回来的女婿长得可好看了,以后若是有了外孙女定然是倾国倾城。”

苏南眼睛瞬间睁大,这顾瑾言他之前略有耳闻,也去瞧过他唱戏,若是他和婉婉有了孩子,那倒也挺好的,说不定婉婉还能收收性子。

看着爹爹满脸向往的样子,她心下一松,银子应该不会被克扣了,“爹爹,若是没什么事儿,您就先回去吧。”

“嗯嗯”苏南刚刚还在想象着以后含饴弄孙的场景,忽然脸色一变“这孩子,怎么还撵人?也不让我喝口茶!”

她脸上一囧,暗道,您老要知道我将人绑在了闺房里,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爹爹,最近商号一切正常吗?”

“正常啊。”苏南虽然有些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苏婉婉眉头舒展开来,笑了笑,“正常就好。”

“你怎么忽然问起商号的事儿了?”

她眸子里满是担忧,这些年虽然爹爹不说,但她一直都知道,在暗处一直有人不停给苏家使绊子。

想到这里,苏婉婉神色一凛,“爹爹,你这几天一定要盘查一下商号,且要细细盘查。”

“到底怎么了?”

感受到爹爹语气中紧张,她故作轻松地说道,“我们做生意的多加防范总没有什么坏处。”

“行,我知道了。”

见爹爹真的放在心上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呀,我今天好累的,想赶紧睡觉,明天,明天婉婉亲自给您做完饭好吗?”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爹爹往外送,最后啪的一下,将门关住。

本着不能吓着夫君的心态,她又在院里呆了一会儿,好给夫君一点缓冲时间。

苏婉婉突然想到赶紧追了出去,还好爹爹没有走远,没走几步,便看到了爹爹的身影。

深夜,苏婉婉突然醒了过来,发现身旁的顾瑾言不见了踪影,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

不经意间想起在戏台子后面偷看顾瑾言换戏服的场景,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但心里莫名有些不踏实,好像自己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到底是什么呢?苏婉婉摩擦着牙齿,眉头紧锁,回想着后台的每一样东西。

对!铜镜!

顾瑾言的位置明明可以看到有人躲在那,但为什么他装作没有察觉呢?

想到这些,她心中警铃大作,披上披风,跑到爹爹书房,却发现门上的锁已经不见了。

苏婉婉习惯性的摸了摸腰间,却什么也没摸到,刚刚出门太急,忘了带鞭子,无奈之下,只好捡了几颗鹅卵石充当暗器。

咔吱一声门被推开,苏婉婉打起精神,细细盘查着书房里的东西,衣角拖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每走一步,脚踝处的铃铛微微作响。

许久,她都没有发现任何被人动过的痕迹,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正当苏婉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右前方好像比平日里多了一处阴影。

她屏住了呼吸,攥紧了手里的石头,在一步之遥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冷光,耳边响起刀剑出鞘的细小的摩擦声,外面像是有乌云遮住了月亮,原本明亮的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