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这次,颜卿步伐都不曾乱,头也不回的离开。

于连世康,她已经说得够清楚。

也早就决定,这辈子断不会跟他有丝毫干系。

如此,更不可能为了他这个不相干的人,悔了她半辈子。

她应了宋彪,聘礼已下,婚期已定,她便是宋彪的妻。

颜卿这样的反应让宋彪还算满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挑了挑眉。

“老四,你去送你嫂子。”

“唉,大哥。”

看着老四追着颜卿去了,宋彪再回头来看气得脸红脖子粗,还直勾勾盯着他媳妇儿的连世康,宋彪可没打算跟他客气。

“老子的人你也敢肖想,活腻歪了。

兄弟们,好好招呼招呼连公子。”

几个大汉摩拳擦掌早就想动手了,现在大哥发话,他们当然要给这小白脸点颜色瞧瞧。

一边口吐芬芳,手上脚上的也丝毫没落下。

这种事,他们是做惯了的,信手拈来。

“宋彪你岂敢,我要报官,我要告你。”

一开始连世康还叫嚣着,后面就只剩下哼哼喊痛声。

“呵呵呵……你看老子敢不敢,给我狠狠地打。”

宋彪气不顺,自己也上去踹了几脚,一点没留情。

今儿他可不是来杏花村办事,也不顺路,但事情办完以后要回去,他却故意绕路来了杏花村。

本来是想着或许运气好能见一眼,还真让他见着了。

不仅是见着,还让他见了更多的,也是意外收获了。

要是今儿他不来,哪里能看到这么一出别地儿都看不到的戏?

狗日的小白脸,敢跟他媳妇儿勾勾搭搭。

幸得那娘们儿还算守妇道,不然他宋彪这绿王八是做定了。

地上这姓连的小白脸,也得把命交代了。

敢动他宋彪的人,真当他是死人!

身后的动静颜卿都听在耳朵里,却不见她皱一下眉头。

“嫂子,我来提篮子吧?”

老四也在帮自己大哥观察嫂子的反应,就怕大哥好不容易看上个女人,结果还是个给他戴绿帽子的。

不过依他看啊,这颜家的小娘子真不错。

刚才他们躲在树林里都看到了,也听到了她说的那些话,一句好话都没给那小白脸。

看她这样子,是一心要跟着他们大哥的,希望是个能过日子的女人。

颜卿冲他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就是些轻省的物件,不用劳烦四兄弟。”

宋彪让这个老四送她回家的目的她如何不知晓,还能真的是因为怕她在路上不安全?

送就送吧,她人正不怕影子歪。

并无做过任何对不起他宋彪的事,也不怕他查。

见颜卿拒绝,老四也识趣,“唉”了一声,不再多话。

天快黑了女儿都还没回来,魏氏有些担心,到院子外来看。

远远的看到女儿和一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回来,心里当即就咯噔一下,女儿可是跟宋彪定了婚的。

本来就因为前头的事被村里的人说三道四,这要是再被那个嘴碎的看了去,还得了?

几步迎上去,还未开口就见那男人上前来,“请夫人安,小的奉我们大哥的命送嫂子回来,怕天黑路不好走,再磕着碰着。

人送到了,小的这就先回了。”

听他这么说,又仔细的看了两眼老四的模样,魏氏这才想起来,这人不就是宋彪身边的么。

如此,她也送了一口气。

“劳烦小哥辛苦,进去喝口水吧?”

不管怎么说这人都是未来姑爷身边的人,还是要客气相待。

“不用不用,我大哥还等着小的回去回话呢,就不打扰夫人和嫂子,这就走了。”

说着,老四便对着母女俩抱拳,转身离开。

颜卿点头回礼,“四兄弟慢走。”

作为长辈的魏氏,有些话就好说了,不用顾忌那么多。

“路上慢点儿,空了来家里坐。”

人家来不来是一回事,她的态度又是另一回事。

“唉,好嘞。”

老四回头应一声,脚下不停,很快就消失在暮色里。

“你不是去萍萍家了,怎么跟宋彪遇上的?”

魏氏拉着女儿往家走,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问。

“在河边上遇到的,他应该是有事路过。”

关于连世康的事,颜卿不想再有任何人知道,就算家人也不想。

以前她那点儿心思就只有萍萍知道,也幸好她藏得严实,不然还得有更多的麻烦。

“哦,宋彪怎么不送你,反而是让人送你?”

“他有事脱不开身。”

确实是有事,希望这次之后她与连世康断得干干净净。

他一个读书人,被宋彪这般对待,于他来说是莫大的折辱了,向来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如此,颜卿自觉了却一桩心事,往后便安安心心过日子。

宋彪等人堵上连世康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这时候村里的人基本都是在家吃饭。

就算是有在外面的也是极少数,再加上树林里光线更是昏暗,根本没有人发现。

出了气之后,宋彪就带着兄弟几个离开,走的时候还放了话。

“再让老子知道你惦记老子的女人,打断你的狗腿。”

半张脸都被踩进了泥土里连世康浑身都痛,痛得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忿忿瞪着一只眼睛,看着宋彪几人狂妄大笑着离开。

他在地上趴了很久,久到究竟是多长时间,他不知道。

痛得狠了,反而是让他情绪稳定下来,脑中反复翻腾着他与颜卿从前的种种。

又回想着她今日的绝情,抬起头来看着他时,眼中掩饰不住的厌恶。

连世康心中悲凉,是他错了吗?

两个月前,她对着自己时还是羞怯崇敬。

那时他说,“等今年我中了秀才,我就让母亲去你家提亲。

卿儿,你相信我,我一定能考中的。”

她低垂着头,轻轻点头应声,“嗯。”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她低头时露出白皙修长的后颈。

那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娶她。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成了别人的未婚妻。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得知她被恶霸纠缠的时候也是要第一时间来找她。

告诉她,自己相信她是清白的,誓言不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