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薄情负心的女人

“连公子莫要这么说,我与连公子只有同乡之谊,这些话从何说起。

还请连公子自重。”

颜卿再听不下去他说的这些话,只得出言打断,也是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而连世康却是越发的激动,“只得同乡之谊?卿儿,你莫要说这种气话来伤我的心。

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

刚才的话就当是我听错了,你再不许胡说。

你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嫁给那恶霸。

你相信我,我这就回家求母亲,一定求她答应。”

求?答应?做你的妾么?烂在你连家的荒院么?

她颜卿瞎一回,还要把眼珠子抠给你吗?

“闭嘴!”

颜卿忍无可忍,厉喝出声,也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他。

“休要再胡说八道,连公子不要名声脸面,我还要顾及礼义廉耻。

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连公子让开。

也请连公子以后专心读你的圣贤书,莫要在出现在我眼前。”

颜卿如此决绝的话,坚定的神色,伤得连世康后腿两步。

眼前的人,仿佛一夜之间成了陌生人。

熟悉的娇颜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笑容,还有曾经满眼的爱慕。

颜卿眼中流露出来的厌恶,深深刺痛了连世康。

待回神,他又要去拉颜卿。

“卿儿,你答应我了的,你……”

眼看着躲不过,颜卿只得把手里的篮子砸向他,更是怒火中烧。

“连世康你闭嘴,我夫家姓宋,请休再胡言。。”

“呵呵,夫家?

为了那个恶霸流氓,你要对我动手,如此伤我?

颜卿!你……”

“好,说得好!不愧是老子的人。”

正在连世康被砸的手慌脚乱,打算动粗的时候,从树林里窜出来几个大汉。

“姓连的小白脸,你找死。”

只是听声音,颜卿便能认出这人来,正是宋彪。

这下,颜卿更是慌了心神。

刚才连世康说的那些话,都被他听去了吧?

自己在这里跟一个外难拉拉扯扯,孤男寡女,要怎么跟他解释?

“你是谁?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住手。”

颜卿蹲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捡东西,心慌意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是不敢去看一眼走近的宋彪。

捡完了东西,起身打算离开,后面要发生的事,她不想知道。

刚走两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她能再看清事物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一个宽厚健壮的怀里。

后腰之上,多了一只滚烫的大手,她只觉烫得整片腰都麻木了。

两辈子,颜卿没干过这般放肆的事。

光天化日,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上辈子,就算是她去找连世康,也只敢让他握了手。

“你,我,你快放开我。”

只这短短的几个字,颜卿却是说得万分吃力,且面红耳赤。

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烫人的温度,又羞又恼。

谁知,她这样反而是让实施恶行的人开怀大笑,“哈哈哈……”

被圈在他怀中的颜卿,清晰的感受到他胸腔的震颤,还有他呼吸间喷洒出的热气,热度在她额头上蔓延。

“刚才你还说老子是你男人,现在又矫情个什么劲儿。”

显然,刚才的话,真的是被他给听了去。

只是,不知他就究竟是听了多少。

不过,他这样应该是没发怒吧?

心中安定不少的颜卿手上再使了力气,要从他怀里退出来,却惹得宋彪更搂紧了她的腰,让她动不得分毫。

颜卿急了,她这样子让别人看了去,还要不要脸?

“你,你放开。”

“老子不放,老子抱一下我媳妇儿,有什么不行。

不仅抱,老子还要亲。”

下一刻,颜卿就发现这人真的就低头要来亲她,吓得她大惊失色,两只手死死的抵着他的胸膛,不让他得逞。

但是,就她这小身板儿,小猫儿一样的力气,如何能抵住魁梧健硕的宋彪。

又急又气之下,颜卿忍不住眼中泪水打转。

“你放开卿儿,你这混账流氓。”

这场景落在连世康眼里,当即就气红了眼。

也不得自己如今的处境,被几个大汉架着还要挣扎着来救颜卿。

看着怀中梨花带雨的娇娘子,又睨了一眼恨不得吃他那架势的小白脸,宋彪也没了逗弄颜卿的心思。

脸上的笑落下来,语气也沉了两分,“老子给你多大委屈受了?就值得你哭一回?

你跟老子说说看,跟这小白脸是怎么回事?”

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不过去。

往后退一步,双手捏紧了篮子,颜卿抬起头来与宋彪对视。

“我与你虽是定了亲,但没有礼成之前,万不能做出此等轻浮无礼之事。”

颜卿并不先解释自己与连世康得关系,反而是郑重的表明自己为何要与宋彪操持距离的原因。

说着,屈膝向着宋彪行了一礼,“还请宋公子体谅。”

她这一番举动言行,这可是让宋彪看得一愣一愣的,眼睛都直了。

什么时候他受过这等礼待?

这人,还是他即将过门的媳妇儿。

果然是读书人,识礼。

宋彪就没上过一天学堂,没这个福气。

出门在外怕他的人不少,但是敬他的人却是没有,正是因为他不曾拥有,所以才更在乎。

这时,又听颜卿说,“此人乃是与我同村的连公子,路上遇到,便说了两句话。

天色不早,我该回去了。

宋公子,你也早些归家,夜路不好走。”

她与连世康的事,颜卿不想提,也不敢提。

别说宋彪是这样的脾性,就算不是,她也不敢多提一个字的。

试问,世上有哪个男子能接受未过门的妻子与别的男子有牵扯?

对她说的话,宋彪自然是不信。

真要是她说的这么简单,刚才他们会在这儿拉拉扯扯,姓连的小白脸又会这么激动?

呵,当他是眼瞎还是耳聋,还是王八!

颜卿被他看着,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内心也是异常的煎熬。

若是他非要问个明白,最后会退婚吗?

想到这种可能,颜卿其实是怕的。

真要是被宋彪退婚,她也没有脸面再活着。

宋彪沉着脸看她神色几变,心中冷哼,老子暂且饶了你这次,再让老子看见你跟别的小白脸牵扯不清,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嗯,你回去吧。”

闻言,颜卿松了一口气,又是福身之后离开。

“颜卿,你把话说清楚,你这个薄情负心的女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