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为什么不等我

“卿儿,这副头面你好生收着,这是宋彪专门嘱咐的,要你成亲那日戴着进门。

如今看来,他对你还是有情的,不然哪里会舍得在聘礼里加这般贵重的物件。

就是聘礼,也别一般乡下人家贵重不少。”

颜卿听得出来,她母亲话中虽然是欢喜,也带着惋惜。

为这副她必须要戴着出嫁的头面惋惜。

“娘今日见那宋彪,瞧他也是知礼的人,日后你嫁去了宋家当安份守己相夫教子好好过日子。

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用心待他,日子总能过的。”

这个道理颜卿怎么不懂,她便是这么想的。

自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若是宋彪能有心些,日子自然能好过几分。

若是他日后失了新鲜,她便过自己的日子罢。

无论如何,日子总是能过的。

如果,能有个一儿半女,便是她的福气。

就算是日后宋彪有了新人,她也有盼头。

“女儿知道。”

魏氏欲言又止,张了几次口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最后,只叮嘱女儿,“宋家定的日子紧,这些日子你也别做其他了,把你的嫁衣绣出来吧。

宋家送的聘礼里有两匹大红的料子,给你做一身嫁衣,再做一床被子是尽够的。”

这样一来,本来说要给女儿陪嫁鸳鸯被的话,也是算数了。

“好。”

颜卿没多说别的,再活一次,她对原本该亲密的家人却生出一种陌生的感来。

或许,是因为上辈子她去了连家之后,回家的时候少了,慢慢的就不再像以前那么亲近。

也或许,她心头是有几分怨的,只是她不想承认。

宋家定的接亲日是在半月之后,确实着急。

这半月颜卿没得闲时,得要紧赶慢赶才能赶出嫁衣和被子一应物品。

“卿卿,我来陪你绣嫁衣。”

颜卿在杏花村只有柳萍萍一个知交好友,因为她与村里姑娘格格不入的性格行事,与她们也不甚相熟。

柳萍萍如何也想不明白好姐妹为什么要答应宋彪,她明明不是心甘情愿。

以她这样温顺的性子,等嫁了宋彪那恶霸,还能有好日子过?

万一哪天惹了宋彪不高兴,打她呢?

就她这小身板儿,如何能受得了宋彪那恶人?

为了这事儿,柳萍萍这几日都睡不好觉,怕她以后被欺负。

也怕她,以后要后悔现在的决定。

“卿卿,你猜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到了什么?”

“什么啊?”颜卿头也没抬,认真绣着手上的嫁衣。

她心头有预感的,大致跟那人有关。

“连世康被他娘关在家里不让出门。”

柳萍萍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好友的神色,以为她至少会惊讶的,却是出乎她意料的平淡。

等了一阵,还不见颜卿有所表示,柳萍萍狐疑的问她。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好友对连世康的心意,她是知道的,连世康为何会被他母亲关在家里不让出门,不也是因为卿卿么。

“半月之后我就要与宋彪成婚,萍萍莫要再提连公子,”

一提连世康这人,颜卿心中再升不起欢喜来。

所有的,都该在她死的那一刻断绝干净了才是。

“卿卿,你莫要为难自己,婚姻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断不能轻率。

你跟连世康都有情义,莫不如请他……”

柳萍萍后面的话没有说完,被颜卿严声截断。

“断不可能,休要再提此事。

我与连公子,从不曾有过交集。”

看好友严肃的神色,又听她说这样的话,就萍萍只当她是被宋彪那恶人吓住了,顾虑太多。

但好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明显是隐隐带了情绪的,柳萍萍便打住不再多提。

左右还有半个月,说不定还有转机。

因为家中最近的氛围实在压抑,颜卿便受了好友的邀请,带着东西去她家里做。

顺便的,她还能帮自己做一些。

那次之后萍萍再没有提过连世康,这样颜卿送了一口气。

有些话,她怕听得多了,再忘不掉那些痛楚。

老天爷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不想带着那些痛,会压得她喘不上气。

夏日里日长,待天边红起来的时候,颜卿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我送你吧。”

柳萍萍一边帮忙收拾着丝线,一边说。

“不用,这才几步路,我还能把自己走丢了不成?

你也到了做饭的时候,别耽误了,我也得快些回去。”

“行吧,我就不送你了,明早你过来我给你做饼吃,新想的花样。”

柳萍萍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做吃食,总能想出新鲜花样来,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么多想法。

“好。”

两人说好之后告别,踏着落日余晖,颜卿往家走。

从柳家到颜家,要经过村边的河,河边有一片树林。

风吹过树林,耳边是沙沙的声音,听在耳中,令多日来郁郁心情也轻松不少。

“卿儿。”

颜卿下意识顿住脚,双手也不自觉捏紧了篮子。

身后传来脚步声,略显匆忙。

“为什么不等我?”

连世康快步来到颜卿身前,挡住她的去路,开口质问。

颜卿往后退开一步,拉开与连世康的距离。

“连公子,请自重。”

颜卿低垂着眼眸,并不想看他。

也怕自己会忍不住,露出怨恨的神色。

“连公子?卿儿,你如今要与我这般生分了吗?

你可是怪我来迟了?是,确实该怪我。

那日我从书院回来听闻你被宋彪那恶霸纠缠,本是想立马来找你。

可是,母亲让人将我锁在了家中。

听说,你投了河?”

颜卿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她并不想听连世康说这些,只想立马就离开。

见她如此,连世康却是急了,伸手要来拉她的手。

颜卿仿佛是被吓住,赶紧又往后退了一步,堪堪躲开。

她这番举动却是让连世康伸出来的手愣住,颜卿看不到他眼中的受伤,只听到他不敢置信的质问。

“卿儿,你当真这般无情?”

颜卿还是不应,让连世康更是心痛。

“我知道,你投河都是为了我。

这几天,我也不好过,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才偷偷跑出来,立马就来找你了。

你怪我,我知道。

可你别这样,我心疼。”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