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究竟谁才是良配

一心要娶媳妇儿的宋彪是多一天都不能等,他自己去请媒人,又安排下头的人去重新置办了一份聘礼。

这次的聘礼,相比于上次贵重了一半不止。

不仅如此,从梁媒人那里出来之后,他还亲自去了银楼里买了一副上等的头面。

给他那还没过门的媳妇儿准备的,放进聘礼里,等成亲的那天戴着他买的这副头面进门,也是给他宋彪长脸。

金的买不起,银的怎么也要有。

第二天,宋彪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带着媒人和几个兄弟抬着聘礼再次上颜家的门。

与宋彪的激荡心情不同,颜家这边却是气氛压抑。

颜卿昨日从镇上回来,便把她应了婚的事说与家人知晓。

“胡闹,你当是随便说说,你说答应就答应?

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一个女儿家有什么资格说了算?”

颜家当家人颜峥听了女儿的话怒不可揭,当即就将手里的书砸向女儿。

颜卿不躲不避,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

书砸在头上,头皮发麻,却也让她更是清醒。

上辈子,父亲也说过这话,是连世康要纳她妾的时候。

父亲口口声声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礼义廉耻祖宗礼法。

最后,不也是得了五十两银子,便也就点了头。

后头那几年,弟弟读书缺银子买笔墨的时候,不也是上连家来找她拿银子。

她好不容易回趟娘家,父亲不是催她赶紧给连家延续香火,便是问她要银子。

何曾问过她一句,在连家日子过得好不好?

父亲眼中,只有功名和弟弟。

母亲魏氏听到声音从外头进来,“老爷您别生气,卿儿不是故意的。

卿儿,还不快给你父亲道歉。”

母亲向来如此,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要她认错,要她道歉,从来不问原由。

“姐,你又干什么,还嫌家里不够乱?

要不是你出去瞎跑,败坏了名声,我也不至于连门都不能出,丢人。”

都说娘家是出嫁女的靠山,有兄弟撑腰,才能腰杆子硬挺。

这样的靠山,到底能为她撑什么?

她的弟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从母亲字字句句不离,毅儿是咱们家的香火希望开始?

还是从父亲口口声声只要弟弟不管别的,只管一心读书,等以后考取功名,就是全家人的荣耀开始?

小时候,弟弟还会甜甜的唤她姐姐,笑得天真烂漫。

有一天,他竟然对自己说,“你早晚是要嫁出去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是别人家的了。”

有一次,她和母亲坐在一起做绣活儿,母亲对她说,“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啊我的卿儿也是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

等你成亲,母亲给你绣床好的鸳鸯被。

到时候男方给的聘礼,就留给你父亲和弟弟读书用。

你也别怪母亲心狠偏向,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

没个进项不说,他们父子俩读书也费银钱,得剩着些才行。

等以后你弟弟出息了,不也能帮衬着你。

到时候,就是你婆家也要高看你一眼,你在婆家日子也好过。”

出息?高看?

上辈子到死的时候,颜卿都没能等到那一天。

直到她闭眼,都没见到她的娘家人来看她一眼。

听到她是得的什么病,她的父亲和弟弟恐怕骂她,跟她划清界限都来不及。

“父亲,宋彪此人心性如何,向来您也是有所耳闻的。

女儿不嫁,还有别的办法吗?”

被女儿问起办法,颜峥却是没了刚才的气焰,讪讪的道:“大不了,报官就是。”

颜毅也说,“他宋彪就算是背靠荣亲王府又如何,左不过是条咬人的狗,官府还办不见他了,简直无法无天。”

颜卿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时候说得这般凛然,怎么面对宋彪的时候却不敢这般大声?

“报官的话,就算官府真的管了,不说宋彪会被关几天就放出来。

到时候,他又会如何报复?

官府能一天十二个时辰守着我们,出门也跟着?”

说到这里,颜卿顿了顿,抬眼看着父亲的眼睛,沉声道。

“女儿的名声无所谓,到时候怕是要连累父亲和弟弟。”

这些,颜卿如何没有翻来覆去的仔细掂量?

除非,她跟上辈子一样进了连家,或者是再找到比连家更有威望的人家。

左右,也不过是个妾。

结局,恐怕也比上辈子好不到哪里去。

宁做穷人妻,不为富家妾。

宋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给了她正头娘子的身份。

一提起名声,颜卿发现父亲和弟弟皆沉了神色。

过了半晌,又听父亲沉声说道:“那宋彪,终究不是良配。”

不仅不是良配,名声也恶。

但这又如何,还是那句话,还有别的办法吗?

良配?到底谁才是她的良配?

“不管是不是,都是女儿的命。”

重来一次,也没有让她回到未遇宋彪之前,可见这便是她的命了。

正是因为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所以颜家各人都沉闷着。

颜卿等着宋彪请媒人上门,她也想知道宋彪到底能有几分诚意。

如今还是新鲜的时候,总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的。

照他前几次的意思,不会让她久等。

果然,第二日半上午宋彪就来了。

这次是一家人做了商议决定的,跟前几次不同。

颜卿没有出面,躲在闺房之中,由父母兄弟接待的宋彪和梁媒人。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一开始的时候颜峥还是沉着脸的,魏氏倒是有几分笑容。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是为了女儿嫁过去之后,日子好过一些。

待宋彪开口闭口的岳父岳母,媒人又送了聘礼单子到颜峥手上过目,颜峥的脸色总算是有所缓和。

宋彪一进门就转着眼珠子找人,直到离开颜家都没能看到。

他可没发火,反而是心头美滋滋。

更是觉得自己这媳妇儿娶得好,娶得对。

正经人家的闺女,自然不会在提亲这日还抛头露面。

这样的媳妇儿娶回去,男人在外头做事才安心。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