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救人

一条狭窄逼仄的楼道。

覃小津站在楼道前愣了愣。

他没想到在云城这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国际化大都市里,还会有这样简陋的小区。

小男孩朝覃小津鞠了一躬,就拉着他的手急急向楼道上跑去,嘴里说道:“哥哥,求求你了,救救我妈妈和我妹妹,她们晕倒了,妈妈的手机关机了,打不了120……”

覃小津跟着小男孩来到一个套房门口。

隐约有煤气的味道从门内泄露出来,覃小津一惊,立即推开了屋门。

屋子里竟然没有灯,只有靠窗的桌上放着一把手电筒,光线里一台古筝映入眼帘。

覃小津的目光划过那台古筝,伸手去靠门的墙上找开关。

“哥哥,家里没有电,你快来,我妈妈和我妹妹在浴室里。”小男孩边说边冲向浴室的方向。

覃小津不敢迟疑,一边疾步跟了过去,一边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

浴室很小,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五六岁光景的小女孩倒在地上。

是煤气中毒!

煤气罐就在浴室的角落,覃小津快步过去想要关阀门,发现煤气罐已经关上。

他抬头看浴室的墙上并没有窗户,退到客厅里,发现客厅的窗户也已经打开。

显然,小男孩在去搬救兵前已经做好了这些。

覃小津走到屋子门外去用手机拨打了“120”:“请派一辆救护车,我这里有人煤气中毒,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小男孩跟到门口满眼期待看着覃小津,忽见他一顿,继而看过来,问道:“你家里的地址。”

“这是我妈刚租的房子,我不知道地址。”小男孩垂了头颅,充满自责的样子。

覃小津只好挂了电话,他回到浴室门口看着地上的母女,旋即又走进卧室。

手机的亮光里,覃小津看见卧室的床上正放着一条背巾……

老张撑着雨伞在马路附近寻找覃小津,转了一圈也不见覃小津的踪影,他害怕覃小津去而复返与他错过,便又回到原地等着。

正跺着脚,就看见覃小津抱着一个年轻女人从雨中疾步过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男孩。

“小先生!”老张急忙迎上去。

他从覃小津手上接过那个昏迷的女人时微微愣了愣,覃小津背上竟然还背着一个小女孩。

“张伯,去医院!”覃小津说道,带着微微的喘息。

………………………………

覃家,灵堂。

虽然覃川老先生过世的讣告才刚刚发出,领导、专家、音乐界人士的挽联、花篮却已经陆续送来,此时已经堆了大半个灵堂。

大屏上正投放着老先生生前照片,两旁“难忘手泽,永忆天伦;继承遗志,可颂先芬”的挽联哀思醒目。

已是午夜时分,老先生生前创作的代表筝曲还在灵堂内音韵缭绕,被鲜花簇拥着的老先生的遗体显得分外安详,仿佛正听着那筝曲安然入眠。

此刻,守灵的是覃老先生的妻子桑蓉教授与一双儿女:长女覃湖,儿子覃山海。

“妈,太晚了,你去睡觉吧,我和山海守在爸身边就好了。”覃湖弯身挽住桑教授的胳膊,再次劝道。

覃川弥留前住院的一段日子,覃湖一直照顾左右;覃川去世,覃湖又悲痛欲绝,哭了许多眼泪,此刻和桑教授说话,声音是沙哑的,带着疲惫。

“我是在等小津。”对于桑教授来说,老伴的过世已有心理准备,毕竟病了许久,又是八十多岁高龄,也算寿终正寝,而即将见到阔别十年的长孙,才是令她最紧张的。

覃湖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覃山海,覃山海正抓着手机立在灵堂门口,双眉紧蹙,心情有些沉重。

“给老张打了电话了吗?他们到哪儿了?”覃湖问。

覃山海慢慢走进来,说道:“老张说,他和小津正在医院。”

“在医院?”覃湖惊呼。

桑教授握着覃湖的手,眼睛却看向覃山海,激动着:“怎么会在医院?是不是小津发生了什么事?”

“妈,你别担心,小津没事,他们只是在救人。”覃山海安抚着桑教授。

和覃湖比起来,覃山海的声音更为沙哑,整个人显得憔悴。父亲生病的这段日子,他也是夜以继日陪伴在父亲病床前。

“救人?救什么人?”桑教授困惑问道。

覃山海苦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啊。

医院,女人和孩子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终于从抢救室出来,住进了病房。

“小先生,咱们该回家了,大先生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桑教授和覃教授也都在等你呢。”老张提醒覃小津。

“张伯,你去外面等我吧。”覃小津淡淡的语气支走了老张。

他将整整齐齐折成豆腐块的背巾放到储物柜上,看了眼病床上的女人和孩子。

小女孩苹果脸,模样可爱,此刻昏迷着,却没有痛苦的表情,似乎睡得香甜。

而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大概是因为鬼门关走了这一场,整个人显得沧桑而憔悴。

他再回头看向那个八九岁的男孩子,男孩子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在脸上形成两道泪痕。他和小女孩长得颇为相像,身上却有股和年纪不符的老成。

见覃小津看向他,他给覃小津深深鞠了一躬:“哥哥,今天谢谢你,你垫付的医药费等我妈妈醒了,她会还你的。”

男孩子这样说的时候,声音变得很低,似乎心里没有底气。

“你应该叫我叔叔,”覃小津走到男孩跟前,唇角的笑容淡淡的,“你妈妈和你妹妹得以脱险,多亏你在第一时间就关闭了煤气罐的阀门,还打开家里的窗户通风。正是因为你的机智,你妈妈和妹妹才没有变得很严重。”

煤气中毒严重的,就算不死,也会产生痴呆、瘫痪等后遗症,而现在,医生说女人和孩子只需几天就能恢复如常。

“我们学校的安全教育平台上都教过这些安全知识的,我在测试时还考了满分。”小男孩脸上露出骄傲的神采。

覃小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充电器,递给小男孩:“我起先让老张去给你买的充电器,病房里就可以充电,等你给你妈妈的手机充上电,你就可以给你爸爸打电话了。”

不知为何,小男孩突然迟疑了一下,方才伸出手去。

覃小津的视线落在小男孩的手上,一双白白的小胖手上还戴着古筝义甲。

因为被雨淋湿过,胶布都变了颜色。

覃小津眼前闪过小男孩家中那台静置在烛光摇曳里的古筝,原来是这个小男孩在学古筝。

“古筝义甲不可以戴这么久,潮湿了更要马上脱下来,一个弹筝的人要记得保护好自己的手。”覃小津温柔地嘱咐道。

“谢谢哥……叔叔,是我忘记脱了。”小男孩听话地取下一枚古筝义甲,动作却十分粗暴,就像一枚戒指从手指上被直接拔出。

看着小男孩手上的那枚古筝义甲,覃小津皱起了眉头。

“你要是这样脱义甲,小心你手指上的指纹会一枚不胜,那你以后要办身份证啊要办护照啊,所有需要办证件的时候,指纹都会录入不了……”

覃小津柔声说话间,已经替小男孩轻轻解下了一枚古筝义甲。

他的修长的手指拈起胶布的一端,一圈一圈从小男孩的手指上撕下胶布。

当义甲脱离小男孩的手指躺在他的掌心时,小男孩歪着脑袋,雪亮着眼睛惊呼起来:“我脱下来的是戒指,叔叔脱下来的是蝌蚪!只是,这蝌蚪比池塘里的蝌蚪大多了!”

看着小男孩天真无邪的模样,覃小津不自觉地笑了。

“小先生,”病房门被推开,老张的脑袋探进来,依旧是耐心的催促的语气,“大先生又打电话来了,桑教授非常想念你……”

覃小津没有回应老张,而是伸手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便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病房,就听见小男孩在身后喊他:“叔叔,我叫刘浪,我妹妹叫刘浪花,我妈叫白荷,叔叔,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覃小津回过头去,微微笑了笑,轻声说道:“覃小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