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什么人哪

(再冷也不能忘了求推荐,求收藏!挥着毛茸茸的爪子喊~~~)

二话不说,念福上前当着主人的面,在装彩头的铜钱盘里数了八十四文出来,笑道,“有您这样孝顺的儿孙,怪不得会有这样高寿的祖母。真是有福人家,让人羡慕。想来你们家往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红火的。”

那主人家很是欢喜的拿红绳把钱串起给她,“多谢姑娘美言。”

崔琦看得傻眼了,继而又怒了,“你这主人家好偏心,凭什么她说几句吉祥话就让她拿钱?既如此,我也要!”

那主人家有些不悦,“你这姑娘好生无礼,人家已经猜中了谜语,自然可以将彩头拿去。你自己猜不出,却怪谁来?”

“可她哪里猜出了?”崔琦更憋屈了。

主人家撇了撇嘴,出言解释,“我家祖母今年已经八十四了,所以在这灯笼上,我家小儿共画了六只八哥,四只斑鸠。六八四十八,四九三十六,可不正好是八十四么?这位姑娘方才过来取了八十四文,足见是猜出来了。我方才已经提示过你,说这谜语是我家祖母所出,又言明猜中即可上前取钱,你自己想不明白,还恼个什么劲?”

围观众人听得哈哈大笑,灯火明亮,更加映得崔琦一张脸又红又白,显然又羞又窘,气得不轻。

崔珩也讨厌这个堂姐尖酸刻薄,但毕竟是一家人,眼看她出丑,也觉没意思,便让小妹上前,把堂姐拉回来。

谁知崔琦好大气性,人家给她台阶下,她反而把崔琳拉着她的手一甩,差点把小姑娘摔到地上,她却连看也不看,自顾自的快步走开,还叫嚷着,“这里一点也没意思,我要回家!”

还是念福反应快,先一步扶住了小姑娘。可小崔琳受了惊吓,瘪着小嘴,那眼泪就在眼圈里开始打转了。

崔珩赶紧上前,“阿琳,你没事吧?”

崔琳委屈的把小脸埋进哥哥怀里,把眼泪偷偷藏了起来。

崔珩心疼坏了,一把将妹妹抱起,冲崔琦背影道,“自己没本事,就拿小妹子撒气,真是好威风啊!”

崔琦已经走开有十几步了,闻言转过头来又要跟他吵架,却冷不丁的跟个买包子的年轻人撞了一下,顿时气性更大了,“你长没长眼睛啊?走路不看人的吗?”

那人也恼了,他手上包子被这一撞,撒了一地,根本没法吃了,“明明是姑娘你突然撞过来,赖我做什么?”

崔琦更怒,“你个男人,撞了人还有理吗?道歉!”

那人也生气了,“凭什么?你以为你是女人就了不起,人人都要让着你?呸!”

崔琦还要跟人争吵,欧阳康看不下去了,“行啦!这么多人看着,这样吵吵闹闹很好看吗?”

他上前给那年轻人施了一礼,“不好意思,我家表妹心情不好,得罪之处,请多包涵。”

年轻人横崔琦一眼,算是勉强接受了,“算了,大过年的吵架也没意思。”

他不想再纠缠此事,转身要去付账,可是手往腰间一掏,脸色变了,“我的钱袋呢?呀,糟糕!”

他忽地想起,刚刚和崔琦撞到的时候,似乎旁边还有个人撞了他一下,应该是遭了偷儿吧?

看他倒霉,崔琦只觉心中痛快,故意嗤笑,“装什么呀?明明就没钱,还出来充什么公子哥?瞧你穿得也人模狗样,没想到却是个吃白食的!”

“你!”那年轻人气得不轻,一张略有些婴儿肥的圆脸涨得面红耳赤。忽地,只见一只素白的小手抓着一串红绳串着的铜钱递到了他的面前。

跟那光秃秃没有半点修饰的手一样,年轻女孩脸上也没有半点脂粉,却笑得善良可爱,“没事,我借你。”

年轻人正是尴尬之际,陡然看到这样的雪中送炭,不觉心中一热,看着念福顿时生出好感,“谢谢姑娘,这钱我一定会双倍还你!”

念福笑了,漂亮的丹凤眼忽闪忽闪,“好啊,那你记得要还钱就去找镇上的豆腐施家,可别忘了哦。”

那年轻人忽地呆了呆,旁边崔琦却更不高兴了,“哼,借给这样的登徒子,谁知道是不是骗子,还是看着人家衣裳好,就想着攀……”

“表妹,你够了!”欧阳康是真的生气了,一张俊脸绷得死紧,在崔琦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把她打断了,“你要回去,就赶紧上车去!”

崔琦从来没见表哥对她发这样大的脾气,着实吓了一跳,想想到底不敢得罪,乖乖走了。

而这边,年轻人已经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念福,“请问姑娘你,可是施老丈的什么人?”

念福听这人口气有礼,爽快笑道,“我是他外孙女。”

那年轻人的嘴巴不觉张大了,说话也开始结巴了,“那……那你可是姓沐?”

念福倒有些惊奇了,“你认识我姥爷?是啊,我就姓沐。”

年轻人似要确认一般,又追问了一句,“你叫念福?今年……”

他倏地又闭紧嘴巴,唇角却添了几分笑意。念福好奇的望着他,“你知道挺多的嘛,你谁呀?”

年轻人突然就涨红了脸,夜市的灯光照在他略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念福突然发现,这年轻人也长得挺帅的嘛。

当然,跟欧阳康那样的斯文俊秀的好看是另一种风格,这年轻人更加明朗而阳光,粗黑的眉下是爱笑的眼,一看就家境优渥,生活无缺。可念福想破头也想不出,她家怎么认得这样一个人?

“少爷?少爷!”

见有人找来了,那年轻人似是如梦初醒,忽地抓紧那串铜钱,抽出几枚付了账,望念福笑得温柔,“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还你钱的。对了,这块玉佩留给你当信物,你收好,等着我啊!”

等他消失在人潮里,念福还有点犯傻。

这什么人哪?那八十四文她也没说要全借他啊,他怎么就拿走了呢?还给她一块破玉佩,这到底值不值钱的呀?万一他要不回来,她不就亏了?她本来还指望拿这个抵那俩吃货饭钱的说!

少了一个崔琦,大家逛起来都舒心许多,慢慢的把小崔琳也重又哄开心了,大家看天色不早,也准备回去了。

只是走前,欧阳大少又趁黑走到念福身边,跟做贼似的塞她一锭银子,低低留下两个字,“饭钱。”

算他识相!沐姐儿心痛了一晚的菜钱终于有着落了,连那没捂热就飞走的铜钱也没那么伤感了。

只是女生只有一辆车,上去就又得面对崔琦这位大小姐。

因表哥不在,她顿时打开嘲讽模式,还拿刚才那事说事,“哼!见个姑娘就丢块破玉,这种浪荡公子哥只怕出手也没什么好东西吧?”

“才不是!”念福懒得理她,小崔琳出来打抱不平了。她虽然年幼,却单纯的知道谁对她好,谁对自己不好。提起念福手中那块如羊脂雪白,又带一抹艳红的玉佩,小姑娘气鼓鼓的道,“我看这个玉,比你的东西都好!”

连你个小丫头也敢造反?崔琦本要发火,可车外的灯火恰好照进来,映得那块玉明艳生辉,光华流转,一看就是上品。

崔琦忽地哑然,难道她刚刚得罪的,真是位有钱公子哥?

崔琦姑娘忐忑了,陷在可能得罪一个潜在贵婿人选的不安里,暂时没心思跟人斗嘴了。

表哥虽好,但如果有更好的大鱼出现,她为什么不能有更好的选择?哎呀呀,她刚才真是失策了!否则这块玉现在就是她的,眼下落到念福这个笨丫头手上,真是浪费,太浪费了!

念福不知她心中已出现若干传奇故事,只看她目光突然开始放绿,果断将玉收起了。

次日一早,继续去崔家上工时,崔琦姑娘有动作了。笑得无比亲切迎上前来,“沐姐儿来啦?一早就想着你呢!”

念福听出一身的鸡皮疙瘩,你最好还是别想了,姐一点也不想跟你百合。

接下来,崔琦姑娘很大方的取出两朵绢花,“昨儿过节也忘了给你封个红包,今天补也不好看了。看你头上素的,连朵花也没有,这两朵绢花是我极心爱的,就送你戴吧。”

念福看看那两朵明显旧了的绢花,假装认真的想了想,“既是大小姐心爱之物,我怎么能要?不如还是给红包吧。我们家穷,不讲究这个。”

崔琦姑娘噎得差点翻起了白眼,不过想想她的目的,还是重又打起了笑脸,“好好的小姑娘家,哪能没有几朵花戴?你快过来,让我把花给你戴上,包管你戴上就舍不得摘了。”

只怕戴上就赖不掉了吧?念福迅速撤退,“谢谢小姐的美意,可我真的不用。”

崔琦还要追上前去,可是忽地抽动两下鼻子,“什么味儿?”

念福有点意外,抬袖自闻,没什么味儿啊?她是穷了点,可还是很爱干净的。

崔琦再看看她那白中透粉,明显嫩滑不少的小脸蛋,轻咦了一声,“你也用的茉莉花脂?”

呃……念福差点把这个给忘了,有点小小心虚,面上却很淡定,“是啊。”

崔琦姑娘有点不高兴了,感觉自己的档次瞬间被拉低不少。一个丫头凭什么用跟表哥买给自己一样的东西?顾不得大事,崔大姑娘先黑着脸问,“从哪儿来的?”

***

PS:推荐一个新人的书:书号:3051706作者名:两个核桃书名:

简介:一户农家,几亩薄田,纷争不断,一双盲眼,指点贫家,愉悦农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