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贵客到

(周一了,走过路过的把票票留下好咩~~~星星眼求!★~★)

欧阳家。

已经忙完了午饭,下人们都到前院去领过年的新衣新鞋,顺便躲懒八卦了,厨房里难得有片刻的清静。只见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独自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四五个炉灶的火出神。

这位,认得的人便知是沐家娘子的女儿,沐姐儿。可那些人却统统不知,这具身子里的灵魂已经不是原装货了。

为什么?不解释。

反正地球人都知道。既然她来了,她就得顶着沐姐儿的名头活下去。从此以后,她就是沐念福,沐念福就是她。

擦!

她能庆幸自己不叫穆念慈么?念福,念父。蕙娘是有多直白,才会给女儿起了这么苦逼的名字啊。

在若干年网络小说的荼毒下,女孩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有机会重新投胎,她希望爹是官二代,妈是商二代,嫁个老公是高富帅,从此就能过上无需奋斗,也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幸福生活。

只可惜,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果。

眼下她那个便宜老爹虽说是官二代,却是前朝的,职权已过期不说,还被列为失踪人口。老妈是商二代,却是卖豆腐的,经营本不善,目前还已破产,本人重病在床,有一家老小要养。

至于未来的老公,似乎跟富沾了点边,否则也不会让那位便宜舅妈妒忌得跑来杀人放火了,只是高不高帅不帅的暂不明朗,是爱软妹子还是好男风也不明朗。

别怪念福多思,实在是穿越文风太多样,她不得不多考虑一层。

眼下这走的到底是种田流、宅斗流还是耽美非主流,她究竟是女猪、女配还是坑爹的炮灰NPC,谁能给她个准话啊啊啊?

女孩心中有个涛哥在咆哮,只能祈祷穿越大神正常一点。沐念福已经很悲催了,千万千万不要再弄出个杨康来祸害自己。如果实在要弄的话,咱还是要完颜康吧。起码是个小王爷,跟着他起码还能过上几天富贵日子不是?

“厨房还有人没有?赶紧都预备起来,有贵客要来!”

猛然有人闯进厨房吼了这么一嗓子,吓得沐念福一个激灵,赶紧在小板凳上坐直了,假意专心看火。

这一看可不得了了!给家里各位主子煲着老火汤的那眼灶里,小小的火苗已经成了火星。得罪谁也不能得罪BOSS,女孩手忙脚乱的赶紧塞了两根木柴进去。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那几点小小的火星呼地一下就将木柴点着,不紧不慢的烧着,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女孩这才淡定的转过头去,还露出一个欲盖弥彰的微笑,“厨房里的人都到前院去领新衣了,不在。”

“吓!”闯进来的黑小子显然也被那满脸烟灰中露出八颗牙的妖怪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个面生的小丫头,这才放了心,“你谁呀?厨房的人呢?”

念福只好又解释一遍,“我是来帮工的,厨房都去领新衣了。”

那小厮一听就急了,“那可怎么办?舅老爷好不容易给大少爷把先生请了来,人就快进门了……”

念福听得大少爷三字,决定指点下这个没头苍蝇般的小厮了,简短的打断他道,“若是急等着置办酒菜,你赶紧到前院把人喊回来不就完了?”跟她在这里废的什么话。

“也是哦!”小厮一拍大腿,跑了。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念福老气横秋的腹诽,转头扫一眼手腕上的疤,继续烧火。

那日,重伤昏迷的时候,她隐约曾听得有个声音在耳边说,“……念尔一片孝心,特赐火神祝福一枚……”

如果真是什么神祝福,就不能来个厉害点的吗?眼下除了生火方便点,念福真不知还有啥用途。如果这是个修真的世界,搞不好自己这点异能还能算做异火。唔……难道是穿越大神要她走修真流,往战天斗地方面发展?

可念福很快就没时间瞎琢磨了,厨房的人全都匆匆赶了回来。

有贵客到!三太太可说了,要拿出全部看家本领招呼。一时间,厨房里忙的是鸡飞狗跳,用火需求大增,念福也忙得不亦乐乎。

当然,因为有作弊神器,丫是装的。所以,丫还能分出心神,各种偷瞄。

管厨房的差使油水都厚,欧阳家也不例外。

余大娘能够掌管这家厨房,仗的正是自己是三太太的陪房,人又圆滑晓事。所以今儿听说是大房那边的舅老爷领着贵客前来,三太太又当着众人的面格外强调了要拿出看家本领,她稍加琢磨,就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樟茶鸭子、酱烧肘子、秘制卤鸡、干烤鳜鱼,这鸡鸭鱼肉就都齐了,再来两道当地极富盛名,也是待客最为隆重的红烧果子狸和火腿炖甲鱼,再配上林林总总十几个菜,任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等到预备齐全,热火朝天的把菜送上去了,余大娘撇撇嘴角,得意一笑,觉得自己又立一大功。

可一回头,却无意间瞧见那个新来的沐姐儿正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瞧着她,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

余大娘微觉不快,又有几分讪然,谁知这丫头咽咽口水,直言道,“好家伙,这样丰盛的酒席,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呢!”

余大娘顿时心安,顺着她的话就显摆道,“你这年纪,能见识多少?若是到了三太太娘家,只怕下巴都要掉了。不过我们也算是尽力准备了,贵客要瞧不上眼,那也是没法子了。”

事关厨房整体,众人听了这话,当然无不附合。

独邹嫂站出来道,“若是三太太家的舅老爷带了客来,只怕还会瞧不上眼。可大房那边的舅老爷,只怕这客人也贵得有限了。”

一时之间,她那又尖又细的笑声竟是把众人都盖了去。做白案的刘嫂忍不住低声道,“再怎样,那也是亲戚,况且今儿请的是教书先生,也算是清贵人了。”

邹嫂拉长了下嘴唇讥讽道,“是呀,要不是亲戚,能三天两头上门来打秋风?这也是咱们三太太好说话,要是我家,早赶出去了!你倒是忠心,怎么不跟回原主子家去?”

刘嫂本是老实人,不惯言语的,听得这样抢白,涨得脸通红也说不出话来。倒是同做白案的陈嫂仗义道,“她虽是跟大太太陪嫁来的,但也嫁了咱们家的下人,自然算做咱家的人了。便是忠心,也是没错的,难道非要做个没良心的,才算是好人?”

邹嫂还待争辩,余大娘却清咳一声,“行啦,都少磨些牙吧。有这工夫,不如歇歇,今儿过小年,晚上的家宴可又要好一通忙碌哩。”

管事的都开了口,大家便没了言语。

关于欧阳家的事情,念福也曾听蕙娘说过一些。

知道他家大老爷在京城做官,元配亡故,只余一子在老家教养,便是府上的大少爷了。而二爷早逝,眼下家里独大的便是三爷一房。

只是蕙娘于这些事上并不留心,略知道个大概而已。今日听她们磨牙,似乎这大太太娘家已然没落,而三太太娘家正盛。

眼下已过了午饭时候,客人定是用过饭才来,三太太却故意让人整治这样一桌浓油赤酱的大鱼大肉送去,足见是想坏了大少爷的好事。可偏还挑不出来她的错来,毕竟这真的是很丰盛呀!

沐念福心中叹息,宅斗神马的,果然不是那么好玩的。自己那个家虽穷,可一家人却和睦相亲,便是过得苦些,心里也甜。要是跟这位大少爷似的,有爹生没娘爱,还得被人各种穿小鞋,真也没啥意思。

不过这位大少爷昨儿毕竟帮了蕙娘一把,念福也希望那位贵客跟自己一样,是个肚里没油水的货,对着那桌子大鱼大肉还能吃得下去就好。

可把菜端上去不久,就有一个十八九岁,身段苗条,穿着蓝绸袄子的体面丫鬟不悦的过来传话,“老太太叫赶紧准备几个小菜给前头送去,客人都不动筷子,这传出去咱们府上还有面子么?”

余大娘故作惶恐,“牡丹姑娘,这可不是咱们不尽力,不信你可以去那桌上看看,咱们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用尽了。要是还入不了客人的眼,又让我们怎么办?要不,姑娘再去问问老太太,看是要做什么,吩咐下来,我们照做就是。”

叫牡丹的丫鬟一哽,急道,“这会子人家都要走了,哪里还等得了去请示老太太?将你们拿手的点心准备几样,这总可以吧?”

“行啊!”余大娘爽快的应下,立即回身吩咐众人,“大家都赶紧的打起精神来,好好做一炉咱家最拿手的四色酥,可别让人小瞧了咱们家!”转脸又赔笑道,“姑娘你先去回老太太吧,咱们即刻就来。”

看她们确实在忙活了,牡丹这才转身离去。可她走没多久,最擅长做白案点心的刘嫂忽地惊呼一声,手被邹嫂突然提起来的铁壶烫到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越忙越添乱!还不快把刘嫂子送回去上药?”余大娘厉声斥责完邹嫂,眼看她把人拖走了,又道,“我去找宋大娘领一套摆酥的精致碟子来,陈平家的,你赶紧的把点心做了!”

陈平家的,就是那位陈嫂还没反应过来,余大娘已经脚不沾地的走了。剩下她跟一厨房的人大眼瞪小眼,怎么办?

设置
字号 18
颜色